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097 2019.12.16 13:02

  “七殿下,你是来嘲笑我的?”

  徐显扬望着萧锐,有些意外,但语气是不怒不悲,似乎是看透了生死。

  萧锐摇了摇头,道:“我没有这么差劲,特地来羞辱一个已经受到正义制裁的罪犯。”

  “正义制裁?”徐显扬喃喃一品,自嘲笑了笑,随意道:“也许吧…”

  “难道不是吗?”萧锐问道。

  徐显扬似乎不想争辩,而是问道:“七殿下来找我这个将死之人干什么?”

  萧锐直接说明来意:“我对夜王很好奇,不知徐大人能否告诉我些什么?”

  “嗯?”徐显扬一挑眉,显然没料到这件事,出乎他的意料。

  “七殿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夫奉劝你一句,不要招惹和夜王有关系的任何事、任何人,就算你是陛下的亲儿子也不要。而且我就是知无不言的告诉你,你也查不到任何踪迹。”徐显扬告诫道。

  我也不想啊!

  萧锐在内心哀嚎,嘴上却只能逞强:“如果我执意想知道,徐大人愿意说吗?”

  徐显扬立即瞪着萧锐,双眼如鹰鸠,即便是沦落囚牢,也未影响徐显扬身居高位养成的威严。萧锐大胆的和他对视,没有退怯的神色。

  这种场面,必须要稳住!自己前世好歹是搞仕途的,封疆大吏又不是没见过!

  “好,既然你主动招惹,我自然言无不尽。”徐显扬突然闭合双目,沉声道:“你害我徐家家破人亡,你主动找麻烦,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萧锐给他一个白眼,真相给他一鞭子,让他知道是自己自作自受。

  “你想知道什么事情?”徐显扬问道。

  “夜王在哪里?”萧锐直接问了最关键的问题。

  “咳咳…”徐显扬还没淡定片刻,就被呛到了,怒道:“老夫若是知道他在哪里,就能戴罪立功,岂会在这里?”

  萧锐回以尴尬的笑容,又问道:“那么,你真的招揽逆臣,意图谋逆?”

  能看到徐显扬的眼角抽了抽,然后点点头,道:“招揽了。”

  “我始终想不明白,徐大人为何会招揽逆臣?没理由啊。”萧锐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徐显扬叹了一声,左右而言他,说了句:“穷善其身,达济天下。”

  萧锐挠挠头,真想啐他一脸,都贪赃枉法了,还达济天下。

  “那你招揽的逆贼,是自己投靠,还是你通过其他途径招揽?你招揽人,不调查底细的吗?”萧锐问道。

  徐显扬道:“你是想通过逆贼找到夜王,为何不直接去问那些逆贼?”

  “父皇都审讯不出来,我能审讯出来?更何况,听说那几名逆贼咬破牙齿中的毒药自杀了,连审讯的机会都没有。”萧锐无奈道。

  徐显扬反问道:“那你可知,你问过我的话,东厂问的更加仔细,不仅审问了我,我府中的人都未放过。而我如实相告,东厂也未查到夜王的丁点行踪。所以你再来问我,依旧是无用功。”

  萧锐却笑了:“我自然知道东厂会严格审讯,让你把知道的事全部吐出来。我也知道,我再问也是多此一举,但我却觉得,人这种生物,终究会把一些事藏在心底。徐大人会说自己所知道的,但你的推测呢?不见得会说…我不相信你没调查过你的门客!他们能替你杀王家人灭口,肯定是心腹。你肯定藏着小秘密,对东厂都没说。对不对?”

  徐显扬沉默了。

  萧锐加把劲,问道:“咱们来个交易,如何?你告诉我你的小秘密,我答应你的一件请求,公平吗?你儿子虽然死定了,但还有女儿和妻子,流放三千里,妇孺老幼可不好受。”

  这句话触动了徐显扬,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我的确不清楚这么逆贼的来历。但你也说的没错,这些门客的确是我的心腹。呆在这里的这些天,我也好好想了想逆贼们的来历,的确,我发现了一个蹊跷的共同点。”

  “什么共同点?”萧锐赶忙问道。

  徐显扬却道:“你需要保证,让我的家人能平安完成流放,并在边关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没问题,这个我还是能办到的。”萧锐答应道。

  徐显扬说道:“好,我相信殿下的一诺千金。那我便告诉你,我的那些逆贼门客都有一个共同点,似乎都喜欢吃扒鸡。”

  萧锐的额头上好几个问号。

  “喜欢吃扒鸡?我也爱吃。”萧锐说道,他前世是彭城人,距离鲁东不远,自然也喜欢那里的扒鸡。

  等等?鲁东?

  夜王好像是鲁东节度使吧!

  徐显扬接着说道:“五名逆贼中,老夫几乎都见过他们买扒鸡,本来这是饮食问题,并没有什么特殊。但这些天我细想,才越揣摩越觉得有问题。如果你真想查到夜王的行踪,可以从这上面调查一下。”

  不容易啊,终于有线索了。

  萧锐差点热泪盈眶。

  谁知,徐显扬在他临走时,突然叫住他,说道:“萧锐,你说的没错,人都喜欢藏小秘密在心底,但我是将死之人,就不奢望藏有小秘密了,而是想方设法的活着。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把这个共同点告诉东厂吗?”

  “为什么?”萧锐下意识问道。

  徐显扬高深莫测了笑了:“京城之大,老夫虽然贵为二品内阁阁老,但毕竟出身卑微,不是这偌大京城中最顶尖的世家、门阀。但我的门客为何会是逆贼?你不好奇这个吗?其他权贵呢?他们豢养的门客呢?你好自为之吧。哎…所以说,人之将死,其心也善啊!”

  萧锐一激灵,久久说不出话。

  回到宅子,萧锐将徐显扬的原话告诉了贾诩。

  贾诩却笑道:“殿下,你也不用杞人忧天,不管这京城权贵的水有多深,终究在夏皇的掌控之中。在下认为,夜王就算不死,也难成气候。”

  萧锐笑了笑,道:“是啊,是我多虑了。”

  “那殿下还要继续寻找夜王?”贾诩好奇问道。

  萧锐点点头:“找!”

  贾诩听候蹙起了眉,完全猜不透萧锐的用意,他阅人无数,这种情况还是极少发生。

  估计他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有系统这种东西。

  Ps:新的一周,求推荐票,看能不能在新书榜上露个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