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苦肉计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357 2019.12.10 16:22

  次日一大早。

  完成任务的萧炎屁颠颠去找萧锐领赏,萧锐答应以后有机会让他下海当男主角,才平静他的闹腾。

  “七哥,啥是下海男主角?”萧炎有个小疑问。

  “废话这么多,愿不愿意当?”萧锐不耐烦。

  “愿意愿意。”萧炎点头如捣蒜。

  随后,萧炎遣送走不情愿的萧炎,让他去上课,而萧锐继续旷课,去见贾诩,却没想到,贾诩不在府中,询问高全,才得知出去了。

  直到晌午,贾诩才回到府上。

  “先生回来了。”萧锐笑道。

  贾诩拱手,回道:“让殿下久等了,我去了刑部衙门,观看了三司会审的最终判决。”

  “哦?拖了这几天,终于有判决了。”萧锐问道:“秋后问斩?”

  贾诩点点头,道:“没错,秋后问斩。”

  顿了顿,贾诩接着道:“从刑部衙门出来,绕路顺便路过徐府,看到徐显扬乘着马车进宫了。”

  萧锐一愣,问道:“进宫?难不成去求情?”

  贾诩却笑道:“很有可能。”

  萧锐纳闷了,求情?这是夜里打灯笼上茅房,找死啊?

  贾诩却笑道:“殿下忘了,昨天让九殿下故意透露是主公假扮的阎王,却只字未提东厂参与其中,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徐显扬知道,陛下不知道此事!”

  “徐显扬认为陛下不知道此事,就是主公也欺瞒了夏皇,欺骗了天下人。所以他可以这样认为,是主公用欺骗的手段折磨了徐浩然,害他得了癔症,认为自己是凶手,才承认罪行。”

  萧锐点了点头,问道:“徐显扬会这样做?”

  “会的。”贾诩笑道:“我研究过徐显扬,他生了五个女儿,最终才得一个儿子,宠爱之心人尽皆知,所以才会约束徐浩然成长中的一切事情,他的学习,他的婚事。如今,这个备受期望的儿子要被秋后问斩,他必然会做最后挣扎。而能改变儿子命运的,只有夏皇。”

  萧锐这才明白贾诩的用意,说道:“徐显扬以为父皇不知道阎王夜审的事,所以他想以此为突破口,却不知父皇早已知晓。故而,等待的他的,不是夏皇的高抬贵手重审此案,而是夏皇的训斥。”

  说到这儿,萧锐又疑惑了:“先生,父皇就算训斥了徐显扬,他也不会痛恨他吧。之前你不是说,让陛下痛恨他吗?只有父皇痛恨他,才能真正的扳倒他!”

  贾诩笑道:“夏皇训斥了他,不管他知不知道夏皇也参与其中,他都明白了,自己儿子救不了了。所以,他会更加仇视殿下,甚至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所以我们第二步,苦肉计。不用等他动手,今晚就可以施展苦肉计。”

  萧锐一愣,突然感觉心脏漏了半拍。

  “怎么个苦肉计之法?”萧锐感觉一阵肉疼。

  贾诩道:“为了防止徐显扬报复,主公你先来苦肉计,让夏皇怀疑是徐显扬的报复,他死了儿子,也要让夏皇的儿子陪葬。”

  “徐显扬爱子心切,夏皇何妨不是?更何况,皇子遇刺,这是挑衅皇权,挑衅夏皇,刺客是谁派来的?夏皇会联想到谁?”

  萧锐一哆嗦,终于见识到毒士贾诩的厉害,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之后的计谋,陆续展开。现在就劳累殿下受些皮肉之苦了。”贾诩说道。

  “好!能扳倒他,皮肉之苦算什么!”萧锐立即赞同。

  果不出贾诩所料。

  徐显扬走投无路急病乱投医,状告皇子萧锐以鬼神之骗恐吓徐浩然,形成癔症,才造成徐浩然精神失调误认罪行。只要能推翻儿子口供这唯一的证据,就能翻案,因为曹管事已死,那三名门客到现在,都未承认自己杀人。

  他恳请夏皇派人去天安县调查,证明徐浩然和王家人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怎么可能杀人。徐显扬相信,凭之前的遮掩,去调查的人也查不多有用的信息。

  可惜。

  等待他的不是夏皇的怜悯,而是训斥。

  夏皇没有顾及他内阁大学士的脸面,直接骂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此案已经审结,三司会审的结果,斩立决!你儿如此禽兽行径,判处一个秋后问斩已经给你脸面了,滚出去。”

  徐显扬失魂落魄的离开皇宫。

  路上,匆匆得知八十岁的老母得知孙子秋后处斩,伤心地昏迷过去。

  ……

  夜晚。

  萧锐的房间中静坐,手里拿着一把匕首。

  高全和贾诩也在。

  “先生,捅哪里?不会捅到五脏六腑,苦肉计没成,自己嗝屁了。”萧锐苦笑道。

  贾诩上前,指着萧锐肩上一个位置,笑道:“这里,匕首刺进去只伤皮肉,不会伤到骨头和关节,凭殿下的健壮,半月就能恢复。”

  萧锐拿起匕首顶在这个位置,看向高全:“高全,你来吧,我自己下不去手。”

  “打死下人也不敢啊。”高全哭丧着脸。

  萧锐看向贾诩。

  贾诩笑而摇头:“属下手无缚鸡之力,拿不动匕首。”

  萧锐苦笑一声,看来啊,还得自己动手。

  既然如此…

  “噗…”

  萧锐认真起来,是很专注和坚韧的。

  他直接捅自己一刀,匕首插入小半部分,瞬间血流不止。

  高全心疼的要命,这才反应过来,对着外面大声喊道:“来人啊,有刺客,有刺客。殿下被刺客伤到了,好多血啊。”

  刹那间,小小的宅子中鸡飞狗跳。

  很快,边防营来人了。

  今晚也巧,竟然是忠勇侯张劲夫亲自考察京城治安,看手下的人是否尽职尽责,突然听说七殿下在府中遇刺,连忙赶去。

  “七殿下,你没事吧。”张劲夫进了屋。

  萧锐已经躺在床上,匕首还没拔掉,怕失血过多。但此时血迹染红了白衫。

  “没事,竟让侯爷亲自前来。”萧锐脸色略微苍白。

  “郎中呢?”张劲夫吼道。

  高全道:“已经派人去叫了,但现在已经宵禁,怕一时半会找不到。”

  “我现在就入宫,给你找御医!此事还得禀告陛下!”张劲夫咋呼道,这将来很可能成为自己女婿的人,竟然被人刺杀,是可忍孰不可忍。

  萧锐刚想阻拦,却被贾诩的眼神制止,任凭这位军侯入宫。

  忠勇侯张劲夫来到皇城北门,就被大内禁军拦住。

  “本军侯有要事禀告陛下,速去通报。”张劲夫一瞪眼。

  大内禁军不敢耽误,直接找到宫内当值的御林军将军冯赐。

  冯赐是大内禁军御林军的将军,忠勇侯张劲夫是边防营,一个守卫皇城,一个守卫京城,井水不犯河水,但忠勇侯张劲夫可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侯爵,所以冯赐也不敢耽搁,直接禀告了司礼监的掌印太监海大富。

  海公公亲自入后宫,找到了在庆妃寝殿休息的夏皇。

  得知张劲夫深夜求见,夏皇必须召见。

  便移步奉先殿。

  张劲夫入宫,便说明情况。

  “陛下,七殿下被刺客刺杀,身受重伤,末将深夜入宫,恳请御医前去医治。”张劲夫也会吹嘘。

  “嗯?”

  夏皇陡然起身,一脸怒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