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3章:请夏皇入局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3776 2020.01.21 17:36

  刺客袭击,萧锐和杜鹃中刀落水,生死难料。刺客得逞后也跳入水中潜逃,只剩下燕玲珑四人。

  白云山匆匆上了二层,立即单膝跪在燕玲珑身边,叫道:“公主,你没事吧!”

  燕玲珑摇摇头,道:“我没事,但咸王和杜鹃受伤落水,这下子麻烦了。”

  此时落水的地方一片平静,两人被砍中一刀,那一刀力量很大,绝对是重伤,以至于在水里连挣扎的机会都失去了!

  一旁的萧峰立即目瞪口呆,目光从湖面转移到燕玲珑身上,然后指着她一脸错愕和意外。

  燕玲珑看他不像伪装,说道:“抱歉,其实我才是玲珑公主,刚刚落水的才是杜鹃!来贵国时为了安全,特意让她假扮的我。贵国陛下和咸王都知晓此事,未告知端王殿下,也是为了隐秘,隐瞒之处还请殿下莫要介意。”

  萧峰一拍额头,道:“怪不得七弟说什么雀是凤,我本来一头雾水,如今才算明白,刚刚是我孟浪了。但现在怎么办?七弟和杜鹃姑娘生死未卜,我们该怎么办?我也不熟水性,没法下去捞他啊!”

  他急得团团转。

  燕玲珑道:“此事到了现在的局面,已经非同小可!白统领,你身法敏捷,还请你立即乘坐刺客的小船上岸,去通知京城巡防营和忠勇侯,让他们派人来搜寻咸王和杜鹃!”

  “不可,殿下!万一刺客去而复还呢?”白云山立即拒绝道。

  燕玲珑吼道:“按照命令去办!刺客以为我已死,已经逃匿,再回来的可能性不大,当务之急是救咸王!按照本殿下的命令去做,速去!”

  白云山一咬牙,立即跳下游船,驾驶小船迅速离去。

  燕玲珑看向萧峰,又道:“我们在此等候,以游船做标记,好方面人员来到下水寻找他俩。”

  芍药望着平静地湖水,有些悲伤,说道:“只怕等到来人,殿下他也凶多吉少了,他也不熟悉水性啊。”

  萧峰点点头,萧锐早些年住在他的府上,的确不通水性,此时落水,只冒几个泡,只怕已经沉底了。

  “哎…”燕玲珑叹了一声,轻轻拍了拍芍药的肩膀,让她不要太伤心。

  话说贾诩,在萧锐一行人离开别院后,故意通知看守禁军,以搜查为由,禁止任何人外出,足足耽搁了半个时辰才放行。

  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计划的进行衔接提供时间差。而他留在别院也没闲着,正派人暗中监视萧峰的仆人和萧烈。

  如果说萧峰有问题,是真的深藏不漏,那他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定会派人去通知曹路,而他的心腹仆人就是最好的通风报信的人。

  至于萧烈,也在怀疑的人选之中。

  果不出贾诩所料,萧峰的仆人偷偷离开了别院,只是让贾诩没想到的是,萧峰的仆人没去找曹路,而是偷偷摸摸进了明王府!

  明亲王萧远,皇五子!

  竟然是他收买了萧峰的心腹仆人!

  有些出乎贾诩的意料,但仔细想想,也算合理,因为萧峰全程参加结盟会谈,他的仆人便能摸清禁军换班的时间空隙,和大燕使团居住的位置,能为刺客提供情报。那萧峰突然找萧锐做媒,也有可能是这个仆人指点的。

  这么说,萧峰没有问题,是萧锐和贾诩多疑,猜错了?

  萧峰的仆人进入明王府不久,便偷偷回了别院,至于明王府内什么动静,贾诩就不知了。

  不得不说刺客藏进王府是这个好主意,基本上万无一失,东厂和巡防营不敢进亲王府搜查。

  说起这个明王萧远,他和萧锐的恩怨可不少,上次内廷司之事,就是萧远暗中下刀子,幸好萧锐聪明,反将他一军,被夏皇罚跪两个时辰,最后昏倒,丢尽了脸。

  如今再加上勾结大赵国刺客,这恩怨小不了了。

  贾诩无法监控明王府,不知道曹路在得知萧锐和燕玲珑外出游船,会不会去刺杀,但按照时间推算,咸王殿下的表演已经开始了。

  那此时的萧锐在哪里?

  他真的被砍中一刀?

  当然没有!

  此时的他,已经潜游到一片芦苇丛中,露出了脸。

  曾经的萧锐是不会游泳,但穿越的萧锐会啊,这个秘密萧峰也不知道,还以为萧锐是旱鸭子。

  在他身边,还有同样熟悉水性的杜鹃,她也露出了头。两人虽然中了刀,但衣服内藏有硬甲,故意做做样子。

  更精彩的是不远处,那些刺客竟然也冒出了脑袋,为首的五品高手竟然是诸葛元霸。

  “萧锐,你欠我两个人情了,而且这次是特大人情。”诸葛元霸笑道,在他身后的四个人,赫然是铁龙骑的士兵。

  萧锐这次是真的下了血本,人情往外洒。

  萧锐道:“多谢诸葛前辈,以后有事尽管知会。”

  诸葛元霸这才满意笑道:“这还差不多。不过那位白统领武艺的确不俗,我差点没忍住,就用了七成功力。”

  “咳咳…”萧锐被呛到了,尼玛,不吹牛逼能死啊。但看着那四名铁龙骑士兵一脸崇拜的目光,萧锐忍住了不敢吐槽。

  入秋了,湖水已经变得寒冷,萧锐不想久待,便对诸葛元霸说道:“诸葛前辈,还得麻烦你守在这里,一旦曹路出现,格杀勿论,定要保护燕玲珑的安全。”

  “你赶紧带人走吧,别把人家小姑娘冻坏了。”诸葛元霸挥挥手,让萧锐先走。

  萧锐这才和杜鹃穿过芦苇丛并上了岸。

  他带着杜鹃找到了在岸边等候多时的魏广,两人分别在马车里换了衣服,然后由魏广驾车,离开了月亮湖。

  哒哒哒…

  魏广驾车,来到一处僻静的房子。

  萧锐和杜鹃下了马车,进去后就看到贾诩在门前等候。

  萧锐看贾诩面带笑容,看来是查到了什么,于是对杜鹃说道:“你先去休息一下,有事我会叫你。”

  “是!”杜鹃不敢拒绝,恭敬地去隔壁房间休息。

  萧锐请贾诩进了屋,问道:“先生,查到了什么?”

  贾诩将跟踪萧峰仆人,并看他进了明王府的事说了出来,萧锐听后,面露惊愕:“这么说,萧峰没问题,是萧远收买了他的仆人?”

  贾诩道:“现在看来是这样的,不过萧峰有没有问题,就看殿下和杜鹃落水后,曹路会不会动手。”

  “我们故意演这出戏,让诸葛元霸假装曹路刺杀,而且故意刺杀殿下和杜鹃后逃离,就是让萧峰知道刺客不是曹路,因为曹路知道谁是真正的公主。如果他有问题,会想尽办法联系曹路,毕竟此时的机会难得!白云山走了,只剩下一个芍药,而且前面设好了那么多的铺垫,暗示他如果再不刺杀,接下来五日就会完成结盟,再也没有机会了。”贾诩笑道。

  萧锐点点头,道:“而如果萧峰真的没有问题,他不认识曹路,那等曹路想要刺杀时,巡防营已经包围了月亮湖,而魏广也将我和玲珑公主遇刺的事传了出去,他便更不会冒险了。那就说明萧峰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他的仆人,还有萧远!”

  贾诩却眉头一皱,却道:“其实,还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萧锐问道。

  贾诩道:“那就是萧峰有问题,但他知道自己的心腹被萧远收买,故意为之,让萧远和曹路勾结,借刀杀人!”

  “这…”萧锐一愣,忍不住的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这位四哥比想象中还要狡猾和聪明!哦,对了,他的仆人是个关键,如果擒到他,应该可以问出些什么!”

  贾诩抚须笑道:“我已经安排魏广,等他四散消息后,便去控制此人。”

  萧锐拱手道:“先生料事如神,尽在掌握。接下来,随着我父皇加入,相信会更精彩!”

  为何贾诩说要玩场精彩的游戏,没有夏皇参与,如何能精彩?

  贾诩推测,东厂或者锦衣卫早就有刺客的重要线索,为何不抓捕,就是为了测试,不管是测试萧锐,还是测试其他皇子,都是夏皇的局。

  那么,让看戏的夏皇也入局玩玩,岂不是大乐子?

  不管他能不能猜出真相,一旦他入局,作为大夏之主,他就得作出表率。

  没办法啊,谁叫萧锐人手不够,想要杀死曹路,只能借助外力,而夏皇就是最大的外力。

  相信随着自己重伤落水,生死不明,应该会让夏皇暴怒而彻查吧。

  当然,为了玩这一出大戏,萧锐可是欠了诸葛元霸一个特大人情,他帮忙欺骗夏皇,一旦泄露,他也难逃干系,萧锐昨晚去找他帮忙时,内心可是经历了无数斗争,才支支吾吾开口,只是没想到诸葛元霸立即答应。

  吓得萧锐裹了裹衣服,真的担心诸葛元霸是不是另有所图,贪恋萧锐的少年意气。

  自然这是玩笑话,但诸葛元霸的企图让萧锐追摸不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话说白统领闯入巡防营,通报身份表明情况。

  得知咸王殿下被刺客袭击落水,生死不明,巡防营上下大惊,一位副统领立即带人亲自去搜救,并派人去通知了忠勇侯张劲夫。

  说也巧合,张劲夫刚从宫中出来,听到此事,面色大变,立即掉头入宫面圣。

  看着匆匆回来的忠勇侯,夏皇好奇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张劲夫拱手道:“陛下,微臣刚刚出宫,便收到巡防营来报,说咸王陪同玲珑公主游船,遭遇大赵刺客曹路刺杀,咸王和玲珑公主中刀齐齐落水,至今下落不明!”

  “嗯?”夏皇猛然起身,一脸凝色,只听他问道:“所言可是真?”

  “微臣不敢欺骗陛下!”张劲夫说道。

  夏皇立即喝道:“速速派人去找!不惜代价!”

  “是!”张劲夫领旨下去。

  等张劲夫一走,夏皇突然侧头看了一眼,吓得海大富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小人罪该万死,小人罪该万死!”海大富浑身颤栗,冷汗直冒。

  夏皇的脸上面无表情,瞳孔如狱,恐怖的威势森严狰狞,海大富已经很少见到夏皇生气了,他深知这个后果,所以他用力磕头,咚咚咚…额头上片刻间擦出血痕。

  “朕把东厂交给你,东厂所履行的职责,你这个掌印总管都忘了吗?”夏皇问道。

  海大富一哆嗦,忙道:“小人不敢忘,不敢忘,东厂的探子一直盯着明王府,自从昨日刺杀失败,曹路一直躲在明王府中未曾出去,小人千吩咐万嘱咐,时刻盯着他,一旦他有异样,立即放警示信号,盯他的也是五品高手,而且还是刺探高手,不可能被他逃了。”

  海大富接着道:“大齐国的刺客也在监视当中,除非…除非是其他刺客,东厂未接到任何消息!小人罪该万死……”

  “拿下曹路!问问就知道了!”夏皇喝道。

  “是是…小人这就去。”海大富跪着退走,紧绷的心才稍微松一口气。

  空旷的大殿之中寂静无声,秉笔太监也退下,只剩下夏皇一人。

  谁知片刻后,夏皇似乎想明白了,突然笑了。

  “这小东西,竟然利用起朕了,还真被你骗到了。”夏皇拿起笔继续批阅奏折,脸上没有一点暴怒的痕迹。

  至于他是如何猜到的,无人知晓。

  如果让海大富看到这一幕,又会作何感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