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7章:守株待兔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095 2019.12.26 18:00

  简单的四道小菜,虽然谈不上色香味俱在,但对于赶路饥饿的人而言是最美味的。

  不过吃之前,萧锐直接抛给酒馆伙计一块碎银子,伙计千恩万谢,立即变得殷勤。

  “有件事想问问你,回答的让我满意,瞧见了吗?这银子也是你的。”萧锐又在桌子上放下一枚碎银子。

  伙计点头哈腰,问道:“客官你请说,但凡我知道,绝对不隐瞒,这钱是能让小鬼放手的通神宝贝嘞。”

  萧锐问道:“听说秋阳县外有一伙土匪,干剪径的勾当?你们县令联络地方团结兵,多次围剿都没有剿灭他们?”

  “客官,你们是从外地?”伙计犹豫了一下,问道。

  萧锐笑道:“是啊,怎么了,不方便说吗?我们途经此地,担心别碰上了。”

  伙计道:“是有这么一群土匪,在官道上抢劫过往商贩、行人,甚至俘虏富商勒索钱财,致使百姓怨声哀道,但他们藏匿在县城以西的密林中,在加上一些其他原因,迟迟围剿不了。”

  萧锐夹菜的筷子停顿了下来,他和诸葛流萤对视一眼,看来这土匪之事还有猫腻啊。

  “其他原因是什么原因?”萧锐问道。

  伙计讪讪笑道:“我身份卑微,哪里知道其中密辛。”

  萧锐又取出一块碎银子,放在了桌子上。

  伙计依然迟疑。

  萧锐二话不说,再放一块碎银子,然后说道:“再不说,我就问其他人了,相信其他人会告诉我。”

  伙计连忙用手刮走碎银子,低声道:“三位客官,不是小人不说,而是怕说错惹了灾狱,既然贵客是外地人,这话哪说哪了,过我的嘴,只入你们的耳。”

  说到这里,伙计低声道:“县里人都谣传,说那伙剪径的土匪背后有人,是县里的老爷撑腰,若真是这样,你说土匪谁能剿灭掉?是吧,三位贵客。”

  “的确,那是肯定剿灭不了的。”萧锐眯着眼睛,又问道:“可听说是哪位老爷撑腰?”

  “这这是真的不知道。”伙计看到萧锐又晃着银子,还是摆手道:“小人想要银子,但不能胡乱污蔑了,是真的不知道。”

  萧锐便将银子抛给了他,知道他是真不知道。

  伙计千恩万谢退下,三人细聊。

  “若真有衙门人撑腰通风报信,这伙土匪的确就有恃无恐,咱们再想剿灭他们,就需好好谋划。”萧锐笑道:“甚至于,还得把衙门大毒瘤拔下来。”

  诸葛流萤气愤道:“拿着朝廷俸禄还敢同流合污,该死。萧锐,你鬼主意多,你说我们先怎么办?”

  萧锐给他一个白眼,什么叫鬼主意多,我们很熟吗?又没一起洗过澡,你那么了解我吗?

  “明天查查,看能不能找到土匪的幕后之人,能查出来最好,查不到就灭了土匪。”萧锐说道:“咱俩出手,应该能灭掉一只小土匪团伙吧,从他们口中,应该能问出谁是幕后之人。”

  “没问题,我替你压阵。”诸葛流萤信心百倍。

  吃过饭,三人找了一家客栈休息。

  次日,三人在县城闲逛,打听衙门和土匪的底细,但正如昨天的酒馆伙计所说,只是传闻,没有人敢乱说是衙门哪位老爷勾结土匪。至于这个传闻是不是真的,都有待确认。

  更让萧锐没想到的是,秋阳县的县令、县丞、主薄、县尉竟然都不和,呵,小小的县城弹丸之地,县令竟然掌控不了,白瞎了身份。不过在得知县令马上六十岁,即将致仕,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就有原因了。

  夏皇规定,文官六十致仕,武官可推迟至六十五,若有重用,另外启用。

  土匪的幕后黑手查不出,但秋阳县的拉帮结派一问就知道。

  县令年老,已经是光杆司令了,县丞开始独大,主薄和县尉一伙,和他分庭竞争,按照大夏国的升迁制度,像秋阳县这样的中县,县令退下来时只要不碰到补充新鲜官员的科举大事,只要运作一下,基本上都是县丞或者主薄升调。

  萧锐和诸葛流萤调查无果,也就没有耽误,下午就出了城寻找土匪的贼窝。

  秋阳县以西是一片起伏的山脉,大约有十几里范围,虽然山势没有北方的险峻,多为土山,但植被茂盛,非常适合藏匿。官道恰好从山脉中穿过,为土匪的剪径提供了便利。

  萧锐和诸葛流萤、伍战法来到山脉外围,摆在眼前的有两个办法,一是进山搜查,虽然山脉范围不大,但想要查到土匪的窝点还是很困难的。

  第二个就是守株待兔,听秋阳县的百姓们说,这条官道连通南北,是唯一的官道,所以往来客商比较多,所以土匪剪径的频率很频繁,几乎三五日就会干一趟。

  现如今,很多商贩联合一起,雇佣护卫,才敢过道。即便是如此,还是有很多不熟悉此地情况的过客被擒,被擒住勒索钱财。

  上一次土匪剪径,大约还是三天前。

  所以萧锐推测,这次土匪剪径等不了多久,所以萧锐准备守株待兔。

  果不其然,次日临近晌午,有一行人缓缓进入官道,当他们走到山脉中心位置时,官道外的密林小道中,突然窜出十几人的土匪,直接拦住了这行人。

  萧锐和诸葛流萤躲在暗处,自然目睹着一切。

  十几个土匪都是青壮年,带头的是一位独眼的中年男子,穿着绿色汗衫,一脸络腮胡,穷凶极恶,此时正拽下马车上的旅客,让他们跪在地上。

  这行人是旅客,看样子是探亲的,一对老夫妇带着一位少女,还有赶马车的老仆人,架着运载行李马车的中年车夫,一共五个人。

  五个人跪在地上哀求,三个土匪看着他们,其他人翻找马车上的行李箱。

  “殿下,除了那个独眼的中年汉子是一品武者,其他土匪都是普通人,粗通些武艺。”伍战法眼界高,向萧锐禀告道。

  诸葛流萤道:“我没说错吧,最高也就一品,最适合你练刀,而且杀他们还没有恻隐之心。咱们是现在动手,还是跟他们回老巢?”

  萧锐正准备说话,却看到那群土匪似乎没搜到金银,心生恼火,那名独眼中年汉子更是提着刀,走向了跪在地上的旅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