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9章:雨幕杀机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599 2020.01.19 11:34

  大雨倾盆,狂打娇花,毫无怜惜。

  相比较大雨的无情,两国之间的谈判却进入了比较和谐的阶段。

  对于贸易往来条约的内容,大燕国等人的第一念头就是不行!矿石卖给大夏国岂不是养虎为患?但是后来才反应过来,人家已经是猛虎了,已经不用大燕来养。

  那么就是锦上添花喽?

  换个思路,瞬间春暖花开!

  大燕缺粮食、缺繁花似锦的丝绸,缺做工精美的刺绣,缺精致的瓷器,缺精良的兵器,什么都可以缺点,就是不缺矿石,多到随便几锄头下去估计都能挖到铁矿。

  而大夏正好和大燕相反,啥都不缺,就是矿石贫瘠。

  哎呀,这简直是鳏夫碰到了寡女,不用摸手就知道对方的需求。

  用一个歇后语最贴切,下雨天忘带伞---湿了。

  萧锐意料之中的情况发生了,大燕开始了讨论,这一讨论的结果就是大半时辰,最后的结论是意料之中,大燕赞同!举双手赞同!

  那么,接下来就是关于购买量的问题,不过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确定的,需要工部、户部等诸多衙门一同确认,萧锐还要向夏皇禀报,虽说他让萧锐行决策之权,但自己如果不去禀报,就是不懂事的表现了。而且燕玲珑一方也要好好确认。

  一转眼过了申时,天色昏暗更甚,大雨还是不停歇,所以萧锐让众人回府,今天的谈判到此为止。

  于是乎,大夏的官员趁着大雨回去,萧锐送走了大皇子萧烈,萧峰却没急着走,说有重要的事找萧锐帮忙。

  萧锐纳闷了,这位四哥又变得热情,不知有何阴谋。

  “四哥,今天大雨倾泻,还是早些回家陪陪嫂嫂,有事明天说。”萧锐说道。

  萧峰却道:“七弟,四哥这可是大事,必须由你出马,我是一点时间都等不及了!”

  萧锐没办法,只能问道:“四哥有什么事?”

  萧峰道:“你是结盟正使,大燕公主一定要照顾你的颜面,所以我想请你找她说说,能不能把她身边那个漂亮的女官介绍给我,嘿嘿...”

  我去!

  萧锐立即瞪大眼睛,问道:“你想干什么?”

  “纳妾啊!我堂堂端亲王,难道还娶不了一个大燕的女官吗?”萧峰说道,但随即脸上露出狐疑表情,问道:“莫非七弟也看上她了?”

  萧锐赶紧摇头,道:“我可不敢,既然四哥凤鸾心动,那我就帮你介绍,走!”

  “好嘞!”萧峰兴奋极了。

  两人求见了杜鹃假扮的燕玲珑,而真的燕玲珑也在旁边坐着。

  萧锐直接开门见山,道:“公主殿下,打扰你休息了,有件急事需要当面说一下,十分紧急。”

  杜鹃稍顿,隐晦地瞥了一眼身旁的真公主,看她面无表情,便问道:“不知咸王和端王殿下亲自来说,是何大事?”

  萧锐指着萧峰,道:“我四哥初见公主身边的女官,惊为天人,这几日茶饭无思,甚是爱慕,但我四哥为人谦逊,这种事更加害羞,所以他找我来做媒,向公主来表达。”

  萧锐说完,嘴角就忍不住地扬起来。

  他的目光越过杜鹃看向燕玲珑,只见她眉头一皱,瞪了萧锐一眼,那凶恶的小眼神,就像一只小野猫。

  喵~

  杜鹃也有些傻眼,她可是假扮的,又是丫鬟,何曾经历过这种大事,但她还算机灵,愣了半晌,忙道:“不好意思,端王殿下,我身边的女官已有婚配。”

  萧锐隐晦地竖起一个大拇指,赞赏杜鹃的随机应变,让刚刚松口气的杜鹃忍不住地翻个白眼。

  萧峰急切了,问道:“有婚配了?真的?谁啊?”

  杜鹃道:“是我大燕国的青年才俊,颇有名气。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殿下垂爱,是她的福气,但她没有这个福命。”

  “这样啊。”萧峰惋惜不止,啧啧咂嘴,眼睛还不忘瞄向燕玲珑,而燕玲珑目光直视,仿佛没有焦点,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仿佛说的不是她,和她没有关系。

  萧锐看时机差不多了,拍了拍萧峰的肩膀,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四哥,看开点,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萧峰细细品味,大为赞同,但张了张嘴,也想用诗词表达一下,但无任何头绪,只能道:“七弟说得对。”

  呦,沙僧的名言都学会了。

  反观燕玲珑,她的呼吸急促了几声,怒视萧锐。什么叫朝朝暮暮?什么叫相濡以沫?会不会用词?不会用就别乱说。

  不过这词真香啊。

  “那是本王唐突了。”萧峰抱拳,向杜鹃和燕玲珑表达歉意,一脸失落惆怅,似乎丢失了爱情,人生何等的凄凉。

  萧锐对燕玲珑眨眨眼,今日又恶心了她一次,心情颇为愉悦,正想说话时。

  窗外突然传来一声爆喝:“敌袭!敌袭!”

  声音是伍战法发出来的,他就守在门外。

  原本相安无事只有大雨作陪,谁知,一群黑衣人诡异冒出来,穿过密集的大雨,突然冲了过来。

  每个黑衣人都携带着弓弩,对准房间方向就是齐射。

  嗖嗖…

  伍战法也不敢硬扛高手射出的弩箭,只能找柱子作掩护,以黑色打伞做武器,撑开来抵挡射来的弩箭。

  而房间中,随着伍战法的提醒,萧锐四人立即有所反应,纷纷找掩体。而就在四人刚刚躲藏后的瞬间,弩箭刺破窗户飞射进来。

  哒哒哒…

  密集的弩箭射在屋内,钉在木桌上直接穿透,幸好伍战法提醒及时,单凭门外的侍卫,根本就来不及提醒就被黑衣人高手射杀!

  两轮弩箭射完,十五名黑衣人已经穿过雨幕来到房间门前。门前的守卫死伤惨重,剩下的人立即反抗,伍战法也提刀挡在房门前,阻拦黑衣人。

  也因为大雨,限制了声音的传播,导致其他地方的侍卫一时没有察觉到,而白云山也不在此地。

  一名黑衣人找向了伍战法,两人对拼一招,伍战法便面露骇然,急促后退,顿感胸口一窒,气血翻涌,忍不住地吼道:“五品?”

  “死!”那名黑衣人冷喝一声,再次提刀劈向伍战法。

  伍战法也够忠勇,悍不畏死守在门前,继续反击。

  至于其他禁军侍卫,则被黑衣人屠戮,这群黑衣人竟然都是三品高手,寻常禁军岂是对手?

  萧锐听到了伍战法的吼声,脸色一沉。

  五品,刺客竟然是五品!伍战法根本不是对手!

  他和燕玲珑对视一眼,却看燕玲珑眼中没有慌乱,并且燕玲珑轻微点头,似乎是让萧锐安心。

  五品刺客再次进攻伍战法,几招下来,他的身体上就身中数刀,而这时间才过去几个呼吸。

  五品和四品的差距太大。

  眼看伍战法凶险在即,白云山终于出现,奔跑时脚勾起地上的一杆长枪,挑起、握住,然后猛然抛向那名五品刺客。

  长枪如毒龙,直接穿透密集雨幕,射向刺客的后背。

  白云山也是五品境,刺客自然不敢大意,只能放弃诛杀伍战法,而是转身一刀,劈中了刺来的长枪。

  伍战法终于缓口气。

  白云山身影如鬼魅,几个箭步冲杀过来,杀气蒸腾间,仿佛大雨都不敢近身。扑杀过来时,抽出腰间利刀,一刀斩杀拦路的三名黑衣人,和五品刺客厮杀一起。

  刹那间,两人从门前狭小的门廊转移到院中,在大雨中开始较量。

  与此同时,白云山出现之后,四周房屋上突然出现大燕禁军,他们手持弓弩,开始射杀黑衣刺客。

  嗖嗖嗖…

  原本以为稳超胜券的黑衣人突然被打得错不及防,数人被射死。并且,大夏的禁军也迅速赶来,将此处团团围住,开始围杀黑衣人。

  但还是有黑衣人冲破窗户,杀进了房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