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大家一起来懵圈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036 2019.12.08 12:15

  萧锐正在为如何弄到金龙锦鲤而发愁,徐显扬一家也没闲着,闹腾了一夜。

  徐浩然不见了,徐显扬派人满京城的搜查,直到清晨才听路人说在白沙桥看到了昏迷的徐浩然。

  找到他时,额头上血肉模糊,不知道在地板上摩擦了多少次。保护他的护卫也不知所踪。

  徐显扬唤了许久,才唤醒徐浩然。

  徐浩然睁开眼,看到徐显扬,鼻子一酸,随即嚎啕大哭,不知是为了王轻音,还是再次见到父亲,哭声中的千言万语只有他自己清楚。

  闹心的不仅仅是徐显扬一家。

  应天府尹魏泰也很苦逼。

  一大早,就有人敲响衙门前的鸣冤鼓,衙役出去,鸣冤者竟然跑了,只留下一份口供挂在鼓上。

  口供交到魏泰手中,还是睡眼惺忪的他打开一看,立即精神了,内容简直是提神醒脑的神药。

  然后魏泰就懵逼了。

  苦恼多日的灭门案,竟然有人自首?我艹,怎么是大学士徐显扬的公子?

  瞬间,他感觉口供滚烫,灼烧手心。

  “为什么不送去刑部衙门?”魏泰悲愤道。

  他不敢得罪徐显扬,又不敢私藏口供,万一鸣冤者还有口供呢,那岂不是把自己给卖了,徐显扬还不记自己的好?

  思来想去,魏泰没法了,把口供往上送,交到了刑部。

  先是由刑部侍郎看后,吓得懵圈,赶紧递给了刑部尚书康有成。

  康有成看后,也懵逼了。

  艹!我刑部虽然负责主管全国刑罚政令及审核刑名,你应天府连案子都没开审,就把口供递到我这了?还牵扯内阁大学士徐显扬,怪不得要拖我下水!

  这是重大案件!

  嗯,大理寺也别想跑。

  谁叫你掌刑狱案件审理!

  康有成连忙命人送去大理寺,交给了大理寺少卿,又呈给了大理寺卿岳冲。

  要懵逼一起懵逼,所以岳冲挠头了。

  这肯定是要三司会审的节奏了,没办法,这是大案。

  所以口供又到都察院。

  都察院的左都御史杜少年更加蒙圈。

  自己都察院的经历官,竟然指使恶奴杀人?

  再看口供上各部门转交的印章,应天府!刑部!大理寺!

  艹,杜少年忍不住咒骂。

  为何不直接递交内阁,申请三司会审!看来,都是因为牵扯徐显扬啊。

  最后杜少年没办法,直接去找内阁首辅李明冲。

  李明冲手腕一转,连口供都没落桌,就命人送入宫内,呈给陛下。那效率让杜少年眼前一亮,学到了丰富的经验。

  这就是内阁首辅的手段啊,撇的贼溜。

  至于夏皇,终于等到阎王审案后的口供啊。

  戏等了这么久,不容易啊。

  所以…陛下震怒,命三司会同新成立的锦衣卫审理。

  随后,锦衣卫开张第一炮生意,就是去徐府拿人。

  等徐显扬知道后,已经来不及运作,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抓走,而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谁搞的鬼?

  萧锐么?

  他还在宗人府关着呢。

  “是谁,是谁在玩我?”徐显扬发出咆哮,立即入宫面圣。

  至于夏皇见没见他,萧锐不知道,但听说从皇宫出来时,脸色臭的要命。

  不过,此时的萧锐管不了他的表情,他着魔般寻思,如何弄到金龙锦鲤啊?

  已经过去一天了,还是苦无头绪。

  那鱼可是夏皇的宠爱之物,说成命根子都不为过,萧锐实在没勇气抓一条炖了。真炖了,接下来是不是要炖自己?

  而在三司忙着审理徐浩然时,宗人府也放出了萧锐,经证实,巫蛊人偶是诬陷,并非七皇子所有。如今京城百姓都在议论徐家大少爷,自然不注意萧锐了。

  萧炎亲自来接萧锐。

  “七哥,怎么闷闷不乐的?你没见到啊,这几日徐显扬的头发白了不少,哈哈,他儿子一个秋后问斩是跑不了了。活该。”萧炎骂道。

  “九弟,你是不是我兄弟?”萧锐问道。

  “自然是!咱俩虽然同父异母,但比亲兄弟还亲,两肋插刀。”萧炎拍着胸脯叫嚷。

  萧锐大为感动,紧握萧炎的手,说道:“好弟弟,那就请弟弟帮我抓一条父皇的金龙锦鲤,我准备炖汤。”

  萧炎挣脱开他的拉扯,立即一抱拳,喝道:“告辞!”

  “滚回来。”萧锐一瞪眼,问道:“不是说两肋插刀吗?”

  萧炎郁闷道:“两肋插刀可能插不死,但抓父皇的金龙锦鲤肯定死翘翘,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五哥巴结金龙锦鲤,多喂了点食物,导致金龙锦鲤吃撑,被父皇训斥责罚关禁闭一个整月。七哥,你不想活,也别选择这个死法。”

  萧锐一听,脑袋更大。

  “七哥,你为啥突发奇想的要喝锦鲤鱼汤?”萧炎问道。

  “这是一个测试。”萧锐回道。

  “测试?什么测试,这么狠毒,简直在玩你。”萧炎气愤道。

  萧锐点点头,是啊,毒士的测试,自然要狠毒一点,不然怎么看出自己的诚意,怎么获得他的忠诚。

  “回府吧。”萧锐悠悠道。

  萧炎只能让马夫驱车回府。

  快到家门口,萧炎突然想起一事,连忙说道:“对了,快到父皇寿辰了,你准备送什么寿礼?”

  “寿辰?”萧锐一拍额头,倒是把这事忘了,再过十天,就是夏皇五十二岁生辰。

  按理说,国君寿辰乃是大事,举国庆贺,百官入朝上寿,甚至有的被名为“万寿节”。还有令海内断屠,全天下禁止杀生,以吃素来报答双亲的养育之恩。

  可见重视程度。

  但夏皇速来勤俭,不喜欢这些铺张浪费。

  每年寿辰,他连百官的贺礼都拒收,只是在宫中设宴,和皇后、众妃嫔、皇子、亲王用餐,只接受皇子的寿礼,让皇子们可以表达孝顺之心。

  也因为不重视,萧锐差点给忘了。

  “真快啊,父皇马上五十三岁了。”萧锐感慨道,他前世是彭城人,人到五十三,就是一个坎,有道劫,需要度过去。

  等等?

  萧锐灵机一闪,猛然有了想法。

  “好像,我这世的姥爷一家就在徐州府吧,巧合的妙啊!”萧锐立即喜上眉梢。

  看来,是真有主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