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夏皇的震惊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501 2019.11.28 16:25

  香燃烧到一半,犹豫的萧锐提笔,在宣纸上刷刷写下自己的谋略。提笔迅猛,落笔快速,收笔潇洒,似乎只写了三十几个字就结束了。

  萧锐,你的名字叫快男吗?

  不,请叫我射手,因为我一击命中。

  而他的举动,也让一旁奋笔疾书又时刻关注两侧的萧景一顿,墨汁直接在白纸上摊开一块黑迹,气得他暗骂一声晦气。微微侧头,就看到萧锐放下笔。

  “这么快能写多少字?看来是自怨自艾了,父皇最厌烦这种行为,看来这位七哥啊,是朝着自暴自弃的方向一往无前了。七哥真好,总是衬托我的才华。”萧景鄙夷道,随即继续提笔,愉悦的心情让他下笔更快了一分。

  萧炎则望着气定神闲的萧锐,内心就像猫挠一样,太好奇他写的什么了。

  七哥?能让我瞄一眼么?不算作弊吧。

  七哥,你在鄙视我吗?为啥要翻白眼?

  三人的表现都被夏皇看在眼中,他喝了一杯茶,瞥向海公公。

  海公公伺候夏皇多年,一个举动一个眼神都能猜到圣意,他来到身后,低声道:“陛下,七殿下进殿后,就一直再看地图,想必猜到了陛下的提示。”

  夏皇面无表情地吹了吹碗中叶子,又饮一口茶。

  海公公退后,站起身来。

  而这时,香燃尽。

  萧景脸色稍霁,终于在灰烬掉落时,写完了策略。

  萧炎委屈地噘嘴,很显然他没能写完。

  海公公亲自走来收集答卷,当拿起萧锐的答卷,看到那寥寥三十几个字时,稳如老狗的表情也忍不住皱了一下眉。

  萧锐给他一个微笑,不知他皱眉是因为字少,还是策略的内容。

  海公公又收起萧景和萧炎的答卷,并顺势将两人的答卷放在最上面,然后呈给了夏皇。

  夏皇先看的是萧炎的答卷,扫了全文,问道:“小九,按照你所写的策略,我们大夏国和大齐国分而治之牧野牧场?”

  “没错,打仗又得死人,到时候将士百战死,生者何时归?不如按照边界,将牧场一分为二,咱们大夏国负责南面,他们负责北面,各养各的马匹,谁也不招惹谁,何乐而不为。”萧炎偷瞄夏皇,但还是说出真实想法。

  夏皇点点头,笑了:“小九仁慈,心系百姓,很好。你们两位兄长觉得他的主意如何?”

  萧景看向萧锐,让兄长先答。

  萧锐笑道:“九弟的主意非常好,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真的?”萧炎大喜,能被自己的七哥认可,他感觉非常高兴。

  “自然是真的,就是说服大齐国不太容易吧。”萧锐笑道。

  “何止是不容易!”萧景直接怼道:“按照边界划分,大齐国只占牧野牧场的十分之三面积,能满足他的胃口?更主要的是,牧野牧场是几百里连亘山脉间唯一的缺口,这么重要军事要地,大齐国更不可能同意分而治之。”

  萧炎一脸沮丧。

  夏皇拿起了萧景的答卷,说道:“所以景儿的策略是战!”

  “是的,父皇!”萧景的策略中围绕战的三个必要原因,一是大夏国多平原、丘陵,缺少马匹。而骑兵又是所有兵种中机动性最强的存在,必须拿下牧野牧场。二是牧野牧场的军事要地。一旦控制这里,屯兵十万,便可控制四五百里的边境线,杀进大齐国如入无人之境。其三,打压大齐新国主气焰,影响其新政变法,扬大夏国威。

  夏皇放下答卷,问向萧景,“关于战的意图和重要性都说的很详细,但战争并非纸上写来,大夏国就一定会赢?”

  萧景被愣住了。

  “纸上得来终觉浅…”夏皇笑了笑。

  下面还有一句,自然是告诫他的。

  萧景脸色一沉,抿着嘴抱拳:“儿臣明白。”

  最后,夏皇拿起了萧锐的答卷。

  洁白的答卷上,只有寥寥三十几个字,却让夏皇的眉头一蹙,罕见的露出深思,一时间竟然忘了询问。

  萧景暗喜,有胡闹的七哥做对比,自己的答卷就算有瑕疵,也是三人中最出色的吧,这次能被父皇定个“上”品吗?

  夏皇看着答卷,在心中默念这三十二个字:

  “售野于齐,沿脉掘道。”

  “连接昆仑,引水东来。”

  “推石筑堤,积水成河。”

  “引军入瓮,水淹齐军。”

  这份答卷让夏皇心生异色,因为他发现,萧锐的主意竟和今日送来的加急军报有异曲同工之妙。

  加急军报来自牧野牧场,乃是收集地势地形后,多人研究定下的计谋,所以提出此计谋有理可言,但自己这位七子呢?

  单凭一张地图上的山脉、河流走势么?

  夏皇放下答卷,问道:“锐儿,你写下这些谋略,依据是什么?”

  萧锐回道:“父皇,儿臣是依据殿内墙上挂着的地形图,请父皇责罚,儿臣只根据地形图便胡乱编写策略,未经考察,有失严谨,儿臣知罪。”

  果然!

  夏皇心中震惊。

  “详细说一下的你的策略想法。”夏皇说道。

  “是!”萧锐恭敬道:“租野于齐,沿脉掘道。儿臣建议和大齐国洽谈,把我们大夏国占领的牧野牧场租借给大齐国,不要钱,让他们用马匹做租金,先赚一笔,并以此换来两国和平相处的假象。”

  “然后暗中派士兵沿着山脉间峡谷往西北开凿,连通百里外昆山山脉。每年春季昆仑山脉冰雪融化,汇聚成波涛汹涌的波澜江南下。等到今年底冰雪皑皑,波澜江河道变小,水流变缓,便可将开凿的峡谷河道和波澜江打通,引水东来。”

  “最后,在牧野牧场西侧峡谷中,筑造河堤,等明天开春冰雪融化,河水暴涨,便有汹涌河水充斥河堤。然后我大夏国派兵佯攻,试图占领牧野牧场。那时牧场中新生的马匹茁长成长,大齐国肯定会举兵南下,保护牧场防备我军。”

  “到时,我们掘开河道,水淹牧场。牧场在山脉之间的盆地,地势低矮,里面的人马在劫难逃。”

  萧锐的声音很平缓,却让萧炎、萧景两兄弟脸色大变。

  “父皇,此计谋是否可行,还需实地考察,毕竟纸上谈兵是空想。”萧锐回答道。

  这是他所能想到的办法,不是十天半个月,也不是三五个月的事,有可能需要一两年,甚至更长的功夫。

  虽然耗费的时间较长,但效果却是长久的。

  一旦河堤铸成,便是永久利器,牧野牧场便永远在大夏国手中,大齐国再也不敢从这里进犯,因为他们的人马挡不住决堤的汹涌河流。

  夏皇没有询问萧锐,而是看向萧景、萧炎,问道:“你两人觉得此计谋如何?”

  “太残忍了吧。”萧炎嘟囔一句。

  萧景却道:“沿峡谷往西北开凿河道,那得多少人力物力,就算地形允许,难保不被大齐国知道。一旦知道,功亏一篑。”

  萧锐笑道:“具体如何操作,还得看地形,至于会不会被大齐国发现,那就看隐蔽性了。”

  萧景争执道:“我感觉此计异想天开,还请父皇定夺。”

  夏皇抿了一口茶,悠悠说道:“领兵作战,都知天时地利人和,占其中两点,无往而不胜。和大齐国争夺牧野牧场,我们大夏国三点不占。所以,战并非是最佳选择。”

  “但同样的,和,对大夏国而言,会有更大的潜在危险。”

  “必须另出奇招。”

  顿了顿,夏皇对海公公道:“去把冠军侯的奏折取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