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逆贼夜王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068 2019.12.15 16:51

  相信不仅是徐显扬自己懵逼,听到他罪名的其他人也都懵圈。

  萧锐得知后,半晌没说话。

  最后竖起大拇指,还是自家的父皇高明,贪赃枉法最多判处流放,这招揽逆贼,意图谋逆的大罪铁定死刑难逃,怪不得夏皇迟迟不动手,原来是手里握着刀,心里不发慌。

  但同样的,萧锐好奇了,徐显扬招揽的是何方逆贼?

  不用专门打听,出门转一圈,就什么都听说了。

  据说锦衣卫中传来可靠消息,徐显扬收揽的门客中,有曾经逆贼夜王的部下,并在徐府中搜查到逆贼准备潜入皇宫刺杀夏皇的路线图和计划。

  逆贼夜王,这个名字蹦到萧锐眼中。

  但是,一说到夜王,年龄稍长的避而不谈,似乎是个忌讳,更让萧锐好奇地如猫在心中挠。于是他让高全去打听打听。

  很快就查到了内容。

  夜王,孝文帝第二子,也就是当今夏皇的二哥。

  当年,孝文帝到处开花结果,子嗣众多,导致年龄悬殊较大。而孝文帝把持皇位到六十有六,太子都将近五十,做太子都做了三十年,几乎放弃了皇位,他怕自己活不过自己的老爹。

  当年的太子不争了,年芳四十的夜王要争。

  他担任鲁东节度使,统领天下十万大军,而且是当时大夏最精锐的军团,他如果不努力争一争,也怕死在老爹前头。

  就这样,夜王谋反了。

  一路势如破竹,杀到京城之下。

  而得知情况的孝文帝被吓得昏迷不醒,竟然忘了拿出虎符指派大将。太子也无掌权能力,其他皇子也乱了阵脚。就在这时,当今的夏皇还是皇子的萧英出马,以口舌之力说服巡防营戍卫京城,并定下坚持两天的约定,而他一人孤身出城,前往京城西北外五十里外的西北大营,那里有四万大军戍卫京畿之地,在没有虎符的情况下说服统帅入京勤王,从背后偷袭夜王,解救了京城。

  夜王逃回鲁东,孝文帝苏醒后,命夏皇统领西北大营,剿灭夜王。

  而这个过程,竟然长达数年之久,直到夏皇登基称帝,逆贼夜王才销声匿迹。

  但毕竟是皇子谋权篡位,所以夏皇下过命令,禁止民间私自议论,故而都不敢擅自讨论。

  只是没想到,过去了这么多年,逆贼夜王还有人在活动,真是…好假啊!

  萧锐高度怀疑,是不是夏皇下的套,故意找个理由整徐显扬的,夜王的部下怎么可能坚持这么久还想着谋逆?

  脑袋秀逗了。

  估计徐显扬会更加懵逼。

  而让萧锐意外的是,懵逼后的徐显扬竟然真的认罪了,认下了意图谋逆的大罪,判处秋后斩立决,和他儿子共赴黄泉也不寂寞了。夏皇仁慈,并未连坐他的家人,而是流放三千里。

  “艹…”

  萧锐有些蒙,已经顾不得脑海中那悦耳的叮咚提示音,提示他任务完成,降临值+80。

  徐显扬为何要认下这等大罪?萧锐想不明白。

  而贾诩告诉萧锐,他怀疑逆贼的事是真的,夜王的部下死灰复燃。并且,贾诩还调查得知,当年的夜王只是失踪,没有人知道他是死,还是活,所以他继续谋划皇位,招揽逆贼部下,也不是不可能。

  “七十多岁的人了,还想着皇位?”萧锐忍不住地想吐槽。

  贾诩叹道:“这也许就是一种执念吧。”

  很快,萧锐就被系统页面的提示喜的合不拢嘴。

  “降临值:90/100”

  “哈哈…系统,再给我一个任务吧,让我凑够满分。”萧锐兴奋叫嚷道。

  “叮咚…”

  谁知,系统竟然真的发出了提示音。

  萧锐眨眨眼,第一次见到如此贴心的系统,么么哒。

  他迅速浏览脑海中的系统,只见:

  “姓名:萧锐

  身份:大夏国七皇子

  天赋:穿越者身份算不算?不算那就没有

  降临值:90/100

  新增任务发布:寻找到夜王萧合鼎,完成任务降临值+10,任务失败,宿主可以尝试一下心脏离体还能活多久的实验!时间:20天。”

  萧锐一翻白眼,差点昏过去。

  亲早了,这狗日的系统,一如曾经的欺负人。

  寻找夜王?这是逼着自己往逆贼的道路上猛磕吗?

  但是任务已经下达,萧锐不想死,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

  他找到贾诩。

  “殿下,看你脸色不太好,有什么大事吗?”贾诩关切道。

  萧锐弱弱道:“先生,我想找到夜王,你觉得如何?”

  “……”

  贾诩眨眨眼睛,半晌才问道:“殿下,你在梦游吗?”

  “哎,一言难尽啊。”萧锐拱手说道:“麻烦先生帮我出主意,我是一点思路都没有。”

  贾诩沉吟后,说道:“想要找到夜王,难度之大不亚于火中取栗。毕竟他隐藏了这么久都没有被发现,岂能被我们轻而易举找到?不过…”

  顿了顿,贾诩想到一人,继续道:“不过徐显扬认罪了,他为何要认罪?这可是千古骂名,他肯定知道些什么,才心如死灰。可以把他当成突破口,问一问。”

  “好!”萧锐也没主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高全打听后,得知徐显扬还被关押在东厂死牢,还未移交给刑部。正好萧锐和韦公公有些交情,准备一些“薄礼”拜访了他。

  “殿下想见徐显扬?”韦公公热情招待了萧锐,但听到他的请求,明显愣了一下。

  萧锐刚想找个借口解释解释,没想到韦公公已经替他脑补好了理由:“殿下是想痛打落水狗?殿下果然正义凌然,让徐家父子俩都接受了律法的制裁。”

  萧锐赶紧点头。

  韦公公道:“此事交给我,我现在就送殿下进死牢。殿下还要鞭子吗?”

  鞭你妹啊!

  我又不是来虐人的。

  “不用不用,言语上的鞭打,更能敲击他的灵魂。”萧锐笑道。

  韦公公佩服的竖起大拇指,“殿下就是殿下,档次就不是小人能比的。”

  就这样,萧锐进入了东厂死牢,见到了徐显扬,韦公公带走了牢中的守卫。

  看着牢中草堆中盘膝而坐的徐显扬,他花白的头发凌乱,身穿一身很脏的白色囚服,和往日的权势滔滔如同两个极端。

  “七殿下,你是来嘲笑我的?”徐显扬抬起头,脸上不怒不悲,询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