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反击第二步:孟夫子驾临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514 2019.12.31 13:32

  孟夫子接过贾诩呈递的卷轴,心中甚是好奇文章内容,于是连忙打开观赏。

  卷轴缓缓打开,映入眼帘是两个字的题名:《师说》。

  孟夫子一喜,莫非此文章是描写老师的?正和他的胃口。

  随后,文章第一句就让他无比激动和动容。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好,说得妙!一笔点出师者之价值!”孟夫子雀跃道:“老夫为何谢绝陛下恩典,开创书院?传道、受业、解惑,此乃吾之心愿也,亦是天下所有夫子的初衷!”

  他继续浏览,瞬间陶醉于文章之中。

  “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

  “圣人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为了结合历史,萧锐将文章进行了稍许改动,但未改的是韩愈大家的文章精髓。

  孟夫子喃喃念叨:“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读到感慨之处,撩动心弦,情难自抑间情绪奔流,他竟然热泪盈眶,道:“世人皆耻学于师,这是糟粕陋习,老夫治学,最大初衷便是改变这个态度!师道立,则善人多,师道传,则礼仪扬!在学习的层次,就该无贵无贱,无少无长,圣人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啊!为何世人看不透呢?看不透呢?”

  “留一手,断了传承。”

  “怕后浪推前浪,这才是糟粕啊!”

  孟夫子愤慨后,赞道:“没想到咸王小小年纪,便有如此见地,难能可贵。”

  说完,他小心翼翼卷好轴卷,如获至宝,并对贾诩道:“此文章,老夫会好好珍藏。”

  贾诩高兴道:“殿下若是知道夫子如此喜爱,他定然欢欣鼓舞,可惜,他尚在禁闭期间,陛下并未收回成命,又担心影响夫子名誉,不能和夫子当面论述,此遗憾也。”

  孟夫子点点头,他现在也对萧锐万分好奇,想见见这样一位才俊,于是道:“老夫做事,何必管其他人揣摩?既然殿下不能来书院,老夫明日登门拜访,如何?”

  贾诩大喜,起身躬身,道:“在下先替殿下感谢夫子的重视,明日等候大驾!”

  “好,明日定到!”孟夫子哈哈大笑。

  随后,贾诩和孟夫子约定好时间,便告辞离开。

  出了阅文书院,贾诩上了马车。

  驾车的伍战法连忙问道:“贾先生,事情进展的如何?”

  “殿下的师说简直是利器,自然水到渠成。”贾诩笑道:“明日孟夫子就会亲自登门拜访。按照之前的计划行动,我们迅速回府,我要向殿下回禀。”

  伍战法立即驾车回去。

  萧锐在府中静候佳音,看到贾诩回来时面带笑容,便知事情搞定了。

  “殿下,明日巳时,孟夫子会登门拜访。”贾诩说道。

  萧锐笑道:“那明天就看内廷司的表现了。”

  “是啊,他们本色出演,连演都不用演了。”贾诩打趣道。

  一夜无话。

  次日巳时,孟夫子果然如约而至。

  萧锐亲自走到车马前,搀扶孟夫子下了车。

  看着萧锐一表人才,并且尊老爱幼,那份儒雅气度,让孟夫子对他的认可更加肯定。

  “学生萧锐拜见夫子。”萧锐深深一鞠躬,恭敬道。

  孟夫子连忙扶起萧锐,笑道:“折煞老夫也,殿下贵为皇子,岂能对一介草民行此大礼?”

  萧锐摇摇头,道:“非也,我尊敬夫子,乃是以晚辈学生的礼数,和身份无关,今天这里只有达者为师。”

  “好一个达者为师!那老夫就仗着岁数,托大了。”孟夫子抚须大笑,看起来很开心。

  萧锐请孟夫子入了宅子,孟夫子打量这座简单质朴的宅子,认可地点头,道:“殿下未开府前,居于陋室,这份坚守质朴的品行,乃诸位皇子之冠!”

  萧锐有些尴尬,总不能说自己没钱买大宅子吧,但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而是笑了笑,所以还得继续装逼:“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此品行,是学生像夫子学到的,想当年阅文书院初成,您居于草屋授学,郎朗读书声装饰陋室,何陋之有呢?”

  这马屁拍的,让孟夫子爽朗大笑,道:“好一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殿下有此胸襟,的确无陋室可言。不过嘛,毕竟是皇子身份,想来内廷司正在准备亲王府,那是代表皇家颜面的官邸。”

  萧锐的脸上瞬间难看。

  这次是彻彻底底的表现出来,就是为了让孟夫子看到。

  孟夫子察觉到萧锐的难堪,问道:“殿下,怎么了?老夫说错了什么吗?”

  萧锐脸色恢复正常,笑道:“和夫子无关,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夫子,请厅内歇息。”

  孟夫子心中好奇,但看萧锐不愿说,便没有追问。

  萧锐请孟夫子上座,孟夫子推辞不掉,只能坐上首,萧锐坐在东侧主位。

  “七殿下,刚刚你吟诵的那段古文,可有全文?细细品味起来,竟然妙不可言,丝毫不逊色于《师说》!”孟夫子急切道:“可否让老夫一观?”

  萧锐一愣,没想到孟夫子果然是文痴,又看上了《陋室铭》!

  “自然有全文,今日学生斗胆在夫子面前卖弄了。”萧锐笑道。

  孟夫子道:“不不不,事业有专攻,你可能不擅长注经释文,但却擅长文章,故而没有卖弄之说,像老夫,不擅长诗文,却又最爱诗文,总有人因此事而嘲笑老夫,但老夫就是这么爱好了,没办法呀,哈哈…”

  萧锐也笑了,觉得这个耄耋老人真可爱,性格爽朗洒脱。

  于是,他让高全送来笔墨纸砚,以及夏皇赏赐的浣花笺纸。

  刚提笔,贾诩进来了,是来续茶水的。

  但萧锐的手一顿,因为他明白贾诩进来还有其他用意,是来提示的,因为伍战法求的人已经快要来到了。

  所以,萧锐迅速提笔,以行书写下《陋室铭》的题名,然后写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孟夫子站在一旁,看得如痴如醉。

  果不其然,伍战法来到门前,禀告道:“禀告殿下,内廷司派人求见!”

  萧锐停笔,说道:“本王在招待贵客,让贾先生替我接待一下吧。”

  “这…”伍战法有些迟疑。

  孟夫子连忙阻止,道:“不可不可,内廷司来人,想必是掌印总管赵高高,他来向殿下交接亲王府邸的,这是大事。先见见他,我们过后再交流!”

  “好!”萧锐说道:“那就请内廷司的人进来吧。”

  说罢,转头看向孟夫子,并道:“夫子,你看你还需要回避吗?学生怕会影响夫子的立场。”

  孟夫子看了看客厅两侧,并没有回避之处,便道:“内廷司的人并不认识老夫,我在书桌前赏句,你们聊你们的,自然就算回避了。至于老夫的立场,也不是外人随口几句就能影响的,不必担心。”

  “那就麻烦夫子稍等了。”萧锐笑眯眯道,静等下面的表演开始。

  ps:求收藏啊~~~成绩不如其他同推荐的,是自己写的不好啊,哎...

  晚上6点还有一章,送给昨晚那个辛苦盖楼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