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请开始你的表演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318 2019.12.10 10:18

  萧锐把任务交给了萧炎,只需要他本色出演,无需考验演技。

  萧炎倒是不这么想,他耿耿于怀阎王审案的最佳男配角竟然给了马面,你让我牛头有何颜面?他的戏份有我出彩么?

  不行,这次出演,必须发挥一流演技。

  当天,他就邀请张连川、田伯光,前往观舞楼。

  京城有一阁一楼,阁是听音阁,可听天下音曲,三殿下是里面的常客,比较雅静。楼则是观舞楼,可观天下舞姿,并非市井烟花地可比。夏皇禁止官员狎.妓,但观舞楼却是很正经的娱乐场所。

  观舞楼中的消费极其昂贵,主要的对象就是达官贵人和皇亲国戚。

  萧炎、张连川和田伯光的出现很正常,三人经常来这里观舞,少年嘛,哪个不是红烛昏罗帐的年纪,舞者,舞美,人也美。

  萧炎被观舞楼的管事请入楼中,萧炎问道:“听说工部侍郎的公子来了,他在哪个房间?”

  管事笑道:“杜公子今天来得早,邀请了三位公子喝小酒,在三楼的甲字房。”

  “我就要三楼的甲字房!”萧炎笑道。

  管事一僵,委婉道:“殿下不是喜欢四楼的甲字房吗?居高临下观舞,于世而独立。这个房间是一直为殿下留着的。”

  “不了,今天特别想在三楼甲字房欣赏。算了,不为难你,我亲自去。”萧炎笑呵呵,随即上了楼梯。

  管事擦了擦额头汗水,心知九殿下是故意闹事啊,但他又不敢反抗和声张,只能老实跟着。

  三楼甲字房,杜佳明正和三个朋友喝酒,其中恰有丁建。

  父亲同为侍郎,所以他们的孩子也喜欢平等结交,这样既能保证颜面,还能谁也不自卑。真的整天和大学士的公子呆在一起,身份低了一等,时间长了对这些青年而言会很压抑的。

  丁建三人正在听杜佳明吹皮,说昨晚宠爱了一名金发碧眼的异人,那滋味美翻了,正在他想着细细炫耀时。

  轰…

  房门被踹开了。

  杜佳明大怒,站起身就要摔茶杯,看到进来的是皇子萧炎,抬起的手才赶忙放下来。

  四人赶紧起身,拱手道:“九殿下。”

  杜佳明顺势说道:“殿下今天有空来此陶冶情操,还请上座。”

  “上座是肯定的。”张连川一脸牛逼哄哄:“就是你们几个赶紧滚蛋,别在这里妨碍我们谈大事,要是被你们听去,岂不是完蛋了。”

  “连川!”田伯光立即呵斥他:“少说能死。”

  “哦哦。”张连川反应过来,连忙闭嘴。

  杜佳明四人有些吃瘪,但是他们不敢反驳,萧炎是皇子,张连川和田伯光是二品军侯之子,手握军权,不是这些侍郎之子能对抗的。

  但被这样驱走,也太丢脸了。

  “张连川,你客气一点。”杜佳明喝道。

  “呦?信不信我叫我姐来?”张连川瞪眼喝道。

  杜佳明和丁建脸色一白,他们都是被张若曦收拾过的,经历过黑暗。

  “赶紧滚粗去。”萧炎蔑视道:“别妨碍我们谈正事。管事,把隔壁房间给他们,别让人说我萧炎欺负人,他们的费用由我出,今天高兴。”

  杜佳明咬着牙,最后强忍下去,和丁建三人挪到乙字房。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进入乙字房,杜佳明气愤道,又不敢声音太大,怕被隔壁的萧炎听到。

  “谁叫人家是皇子,那两个还是二品军侯的公子,人家位高权重。”丁建叹道。

  就在这时,隔壁传来张连川的惊呼。

  “什么?阎王审案是假的…呜呜…”

  听声音,没说完就被人捂住嘴了。

  杜佳明四人面面相觑,赶紧起身来到墙边,侧耳倾听。

  可惜,对方说话声音变小,隔着墙壁很难听到。

  杜佳明心里痒痒,他爹是工部侍郎,自然是跟着工部尚书徐显扬混的,如今徐浩然之案闹得沸沸扬扬,三司会同锦衣卫审讯,徐浩然对口供内容供认不讳,一个秋后问斩逃不了。而徐浩然被阎王夜审的故事,也流传京城,成为当下最为惊悚的故事。

  竟然真有阎王!

  为死去的冤魂伸冤!

  徐显扬不信,但是他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有人玩他,甚至现在都不知道幕后之人是谁。

  “丁建,你个子矮,去,躲他们窗户外偷听,我们替你把风。”杜佳明说道。

  丁建指着自己有些懵,这要被抓住,还不被张连川和田伯光踹死。

  “没事,抓到了我们一起承担。”杜佳明安慰道。

  丁建叹了一声,只能为朋友两肋插刀,希望真被抓到了,他们不要逃的太快。

  杜佳明三人在楼梯口把风,丁建摸到甲字房的窗户下偷听。

  只听屋内正在谈论:

  “炎哥,你说是七殿下假扮的阎王,夜审的徐浩然,把他吓得快尿了?”这是田伯光的惊呼。

  “我姐夫好厉害啊,你们太不仗义了,竟然不喊我加入。”张连川幽怨道。

  萧炎的眼光紧盯着窗户,他刻意的打开窗户,就是为了让偷听的人能偷听清楚。本来还担心对方胆小不敢偷听,如今看,嘿嘿,小鱼上钩了。

  萧炎故意道:“我都是半路上车,才混个牛头,连最佳男配角都没捞到。我建议七哥,抓来徐显扬一起审问,他不敢,说徐显扬老奸巨猾,怕骗不了。哎…”

  “今天高兴,我才告诉你们这些,你们可记住了,谁也不能说,说出去,我和七哥死定了。”萧炎告诫道。

  田伯光和张连川连连点头,很感动萧炎的信任,浑然不知是计划的棋子。

  就这样被他们信任的炎哥欺骗了。

  丁建吓得匍匐逃离窗户,回到乙字房吓得心脏猛跳。

  “偷听到什么了?”杜佳明连忙问道。

  “走走,出去说。”丁建还有些惊慌失措。

  四人逃离观舞楼,丁建才详细说出偷听的内容。

  听完后,四人懵逼了。

  “我艹,萧锐这么猛,竟然扮阎王?”

  “那时他不是在宗人府吗?”

  “所以说他猛啊!他那是掩耳盗铃!”

  “竟然连徐大人都蒙骗在鼓里。”

  …….

  四人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发誓以后不招惹萧锐。

  杜佳明突然叫道:“我要立即回府告诉我爹,今日之事多亏丁兄,下次我好好请客。”

  说完,杜佳明飞奔跑走。

  丁建三人看了看,也立即朝家里赶去。

  一个多时辰后。

  工部右侍郎杜叶进入徐府,见到了徐显扬。

  一炷香后。

  徐显扬憔悴的脸上布满狰狞。

  很显然,他知道了前因后果。

  “多谢杜大人不辞辛苦前来,徐某感激不尽。”徐显扬作为上司,竟然拱手感谢。

  杜叶惶恐,恭维了几句,看徐显扬脸色不善,便告辞离去。

  徐显扬呆在房中静静坐着,猛然间他起身,将桌上茶壶摔成粉末。

  “萧锐,好!休怪老夫狠辣。”徐显扬吼道。

  Ps:啦啦啦,我是快乐的小作者,继续不要脸的求推荐票。打伤(赏)脸(点)更完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