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寒意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300 2019.12.11 11:56

  萧锐不仅等来了御医,还等来了夏皇!

  夏皇竟然亲至。

  萧锐想下床行礼,却被夏皇拦住,免了他的礼数。

  御医看过伤势后,禀告道:“陛下,殿下有圣恩眷顾,乃不幸中的万幸,匕首只刺伤了殿下的皮肉,并未伤到经络、骨骼,拔出匕首敷上秘制金疮药,一个月便能完全恢复。如果匕首再往旁边走走,必然割断经络,伤及筋骨,那后果就极其严重。”

  夏皇这才松口气。

  萧锐瞄了一眼御医,真是配合他的马屁功夫,但脸上是心有余悸的表情,嘴上却道:“儿臣只是受了点轻伤,就让父皇深夜亲临,儿臣深感惶恐。”

  “你好好休息。”夏皇站在床边,面目慈爱的替他掖了掖被子,道:“你放心,父皇会为你做主,好好休息。”

  “是,父皇。”萧锐乖巧点头。

  夏皇看向张劲夫,便离开了房间,张劲夫对萧锐说了句“好好休息”,便连忙跟着出去。

  御医继续替萧锐疗伤,直到凌晨才悠悠睡下。

  话说夏皇走出宅子,对张劲夫道:“派人保护小七,其他几位皇子的府邸也要派人暗中保护。”

  “末将领命。”张劲夫抱拳道。

  “可查到刺客的行踪?”夏皇问道。

  张劲夫摇摇头:“没有,末将派人搜查时,刺客消失的无影无踪。其他城区巡视的队伍也未发现刺客,看来刺客藏匿在了南城区。”

  南城区,居住的可都是达官贵人皇亲贵族。

  “京城安静的太久,让有些人忘记了这是京师重地。”夏皇很生气,喝道:“明天开始,加大巡逻力度,严查!”

  “末将遵旨。”张劲夫领旨退下。

  而夏皇则在禁军的护送下回宫。

  “海伴伴。”夏皇在马车中假寐,突然唤道。

  伴车而行的海大富上前,恭敬道:“奴才在。”

  “通知东厂、锦衣卫,准备收网。”夏皇说道。

  海大富回道:“奴才明白。”

  突然,夏皇睁开眼,问道:“小七府中那名中年男子是谁?”

  海大富一愣,额头微微冒汗:“奴才调查不细,还未调查此人来历。应该是最近才进入七殿下府中,以前并无此人。”

  “查一下。”夏皇沉声道。

  “是。”海大富更加恭敬。

  “你说,今晚的刺客是不是来得太巧合?现在细细想来,感觉值得推敲。”夏皇敲击着身边靠塌,突然说道。

  海大富感觉额头上的汗珠更多,谨慎道:“奴才不知。”

  夏皇轻笑一声:“如果小七有这样的心眼,朕也甚感欣慰了。”

  看到夏皇不再追究,海大富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伴君如伴虎,他深刻知道夏皇的可怕,能爬到这个位置,海公公早就如履薄冰。

  次日。

  京城的百姓发现,街上巡视的巡防营变得勤快了,一旦发现泼皮无赖,上去就是一顿教训,然后抓走。皇亲国戚和官员们知道内幕,都让自己的家人老老实实,别去触犯巡防营的霉头。

  萧锐的小府宅热闹了,听闻夏皇昨天亲至,这如同一个信号,让所有皇亲国戚达官权贵都去看望萧锐。

  往日不受待见的萧锐成了香馍馍,礼物收满了一屋子,竟然是意外之喜。

  而此时的徐显扬,脸色阴沉的难看。

  当他得知萧锐遇刺时,心里那叫一个舒坦,被杀死才好。但后来得知只是受了轻伤,并且夏皇夜晚亲至时,徐显扬突然瘫坐椅子上。

  他意识到,自己掉进了一个可怕漩涡,很可能绞死自己。

  因为谁会刺杀低调的萧锐?

  昨天自己才状告的萧锐,自己被训斥,萧锐晚上就被刺杀。巧吗?巧,但夏皇会怎么想!

  徐显扬有些懵,竟然无法申诉自己的冤枉!

  更何况…

  他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身上还有其他事,虽然做的很隐晦,但能保证万无一失?

  王家灭门案,死的只是儿子。但如果自己的其他事败露,那覆灭的就是整个徐家,而不是一条性命了。

  “备车,速速备车。”徐显扬吼道。

  萧锐正在府中修养,高全在身旁伺候,而贾诩一大早就外出未归,直到傍晚才回来。

  可用的人太少,还得贾诩亲自去办,萧锐感慨无人可用的尴尬。决定以后要好好培养心腹。

  “先生,可有收获?”萧锐赶忙问道。

  今天一早,贾诩说徐显扬已经是受惊的老鼠,而受惊的老鼠喜欢逃回老窝,查看自己的口粮丢没丢,所以贾诩推测,徐显扬会离开徐府,像老鼠一样查看自己的罪恶,去想办法收敛遮掩。

  若不是受伤,萧锐都想和他一同跟踪,真刺激。

  贾诩点点头,道:“徐显扬很谨慎,让下人坐上他的马车外出,而他则从后门上了一辆简陋马车。我跟踪他,在京城绕了很久,直到临近傍晚,才看他进了一处官营工坊,那是将作监的工坊,我询问了一下,是生产士兵铠甲的。”

  萧锐惊喜道:“平白无故,他堂堂工部尚书为何要偷偷摸摸进入官营工坊,看来,他的马脚终于漏出来了。”

  “先生,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萧锐问道。

  贾诩却突然摇摇头:“暂且不用我们动手。”

  “额?”萧锐眨眨眼,没反应过来。

  贾诩道“我在官营工坊外,也发现了同道中人,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锦衣卫和东厂的人。看来陛下早就想动徐显扬,只是时间未到。而昨晚的刺杀,就敲响了徐显扬的丧钟。”

  “父皇…”萧锐一惊。

  贾诩赞叹道:“昨晚有幸近距离看到夏皇,果然名不虚传。夏皇能从一无所有到夺下大夏天下,本就不是寻常人物啊。徐显扬是一颗毒瘤,按照夏皇的性格,应该早就扫除,但为何拖这么久?我在想,夏皇之所以留着徐显明,是不是也是一场测试?”

  萧锐汗毛颤栗,不敢置信:“不太可能吧。”

  “也可能是我多想。”贾诩笑了笑。

  萧锐将此事记在心里,决定明日好好问一下萧炎。

  “那我们静等父皇拿下徐显扬?”萧锐问道。

  贾诩笑道:“暂且静观其变吧,我揣摩不出夏皇的心思。”

  萧锐点点头。

  次日,萧锐让高全去请萧炎。

  萧炎逃课前来。

  “七哥,你找我啥事?”萧炎看他如此着急,连忙问道。

  萧锐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为何会和田伯光、张连川去狩猎场狩猎?”

  萧炎一愣,挠了挠头,道:“连川的主意啊,是听他爹忠勇侯提起的,说是父皇召见几位开府的皇子和忠勇侯时,无意提到狩猎场有大虫出没,正好他御书房的虎皮陈旧了。咱们狩猎前,二哥、四哥、五哥、八哥都去过一趟了。没想到被咱们射杀了大虫,还发现了王家人的尸体。你不知道吗?看来四哥没告诉你。”

  萧锐瞬间陷入死寂,感觉一股寒意袭来。

  ps:求推荐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