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系统让我来查案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098 2019.12.01 08:00

  应天府知府魏泰匆匆赶来。

  “微臣拜见两位殿下,两位小侯爷。”魏泰来到,先向四人行礼。

  “魏大人。”萧锐四人回礼。

  作为京城重地的父母官,魏泰是三品大员,品阶不比六部尚书低,但处境却是一个容易得罪人的差事。听闻两个殿下亲自报案,魏泰亲自前来。

  “魏大人,还是先处理命案吧。”萧锐率先说道。

  魏泰扫了一眼现场,也被惨烈的死状吓到,五条人命,还有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这可是大案!京城有多少年没发生这样的惨案了?

  他连忙命令衙役封锁四周,并搜查四周,并让仵作开始验尸。

  很快,搜查的衙役在树林外西边发现一辆马车,拉扯的马匹已经不见,只剩下空荡荡的马车,没有找到能证明身份的物品。

  小半时辰,仵作也验尸完毕。

  “禀告大人,死者共有五人,其中女性十八岁到二十二岁之间,青年二十岁到二十四岁之间,老夫妇年纪在四十五岁到五十岁之间,死因都是被…”说到这里,仵作顿了顿。

  “没有外人,明说就是。”魏泰随口道。

  仵作继续道:“死因都是被勒死,时间大约在五天前。”

  “勒死?”魏泰一愣,随即明白仵作的犹豫。一旦涉及他杀,这就是大案,解决不了,会引起京城上下恐慌,自己还得惹一身麻烦。如果是野兽咬死,那……

  魏泰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还验出什么?”魏泰脸色不变,继续问道。

  仵作道:“青年死者指甲中有皮肉血痕,估计是被勒死前抓伤了行凶者,四人身上其他部位,并没有明显的伤势。至于那名婴儿,则是被襁褓闷死。”

  一旁的捕快也道:“四人身上也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物件,马车上也没有,看来是被行凶者拿走了。”

  魏泰点点头,道:“收殓尸体,带回衙门。根据死者和马车的样貌,在京城展开排查!”

  “是!”捕快抱拳接令。

  交代完,魏泰看向萧锐四人,道:“两位殿下、小侯爷,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萧锐笑道:“大人是应天府的父母官,我们岂能越俎代庖。只希望能尽快破案,还死者一个清白。”

  “七殿下放心,微臣一定紧盯此案,抓紧时间破案。不过京城内人流量大,排查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一旦有进展,微臣会派人向殿下汇报。”魏泰说话点滴不漏。

  萧锐笑着点点头,随即四人告辞,也没有心情狩猎。

  路上,四人放慢步伐。

  “七哥,你觉得行凶者是谁?太残忍了,活活勒死一家人,还把小孩闷死。”萧炎气愤道。

  “这得是什么仇恨?”田伯光也叹息道。

  张连川愤怒道:“该死的凶手,要被我碰到,拧掉他的脑袋。”

  萧锐正想说话。

  “叮咚…”

  “新增任务!”

  萧锐一怔,系统又出任务了,他闭目查阅:

  “姓名:萧锐

  身份:大夏国七皇子

  天赋:穿越者身份算不算?不算那就没有

  降临值:80/100

  新增任务:查清死者身份和被杀原因,降临值+10,时间:20天。未完成,降临值扣除60分!”

  如今萧锐对降临值越加好奇,分数集齐,能召唤神龙么?

  宿主,你只能许一个心愿!——系统说。

  我许的愿是再要十个心愿!

  不过,按照系统的尿性,看来这场命案不简单,毕竟简单的话,应天府就能查清楚,自己轻松接收渔人之利。

  萧锐也是看出来了,系统就是坑宿主的,一步一步让自己得罪人,往深渊里推。

  那么,这次是谁?

  萧锐充满了恶趣味。

  晚上,四人在翠云楼用过餐。

  高全回来了,用了三万两,在城南买了一座两进宅子,距离萧炎的宅子不远。城南区域生活着达官贵人,房价本来就高,这下子花费了萧锐八成财产。

  萧锐到了宅子,对地段和环境很满意。

  当晚就住了进入。

  次日,高全又招聘几个仆人、丫鬟、护卫,这个家,才算是正式有了生气。

  一晃过了几日。

  距离发现命案已有四天,应天府排查了京城,并未有报案说人口缺失的,所以怀疑五人是外乡人,又调查所有客栈、驿站、民宿,包括租赁的宅子等等,也未接到任何报案的信息。

  这五人就像是神神秘秘出现在京城,又偷偷摸摸离开。

  魏泰有点急,如今京城闹得沸沸扬扬,夏皇都因为是两位皇子、小侯爷报案,也关注此事。虽然还没有发言,但魏泰却知道,若是迟迟不能破案,夏皇就会训斥了。

  如今魏泰后悔了,若是仵作验出死因是大虫咬死,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自己那张臭嘴。

  这几天,萧锐也没闲着。

  干什么呢?上课。

  总不能一直请假,不然又被靳博士狠怼。

  课上,萧锐都在思考着命案。

  首先,基本上断定死者不是京城人。能全家出动来京城,还带着这么小的婴儿,很可能是探亲,所以他们进了城,就住在亲戚家,才没有住客栈、或者租住宅子。

  那么,杀他们的人,很可能就是来寻找的亲人,而非仇杀、山贼、匪患之类。

  当务之急,必须确认五人身份。

  可是,他们身上除了衣服,没有任何东西啊。

  等等,衣服?

  萧锐立即向靳博士请假,说肚子疼。

  靳博士是肚子不疼头疼,你丫的每次跑路都是肚子疼,十月怀胎也该生了。

  “去吧去吧。”靳博士懒得问他。

  一旁的萧炎眼珠子转的贼溜,“夫子,我也肚子痛。”

  靳博士深吸一口气,语重心长道:“九殿下,你还小,千万不要跟着某些人误入歧途,陛下都看在眼中的。”

  萧锐不爽了,关我啥事,关我啥事!

  “真是肚子疼。”萧炎揉着肚子,一脸苦大仇深。

  “去吧!”靳博士无奈,只能同意。

  萧炎跑出课堂,去追萧锐:“七哥,等等我,等等我。”

  靳博士揉着额头,努力不让自己生气。

  出了集文殿,萧锐瞪向萧炎,喝道:“你跟着我干什么?肚子疼去看郎中。”

  “七哥,你去哪?我陪你去呗?”萧炎笑道。

  萧锐无奈,知道甩不开他,只能道:“走,去应天府衙,查案!”

  “真的?好兴奋啊!”萧炎低吼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