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谁叫谁爷爷?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165 2019.11.25 17:02

  萧锐和张若曦进了翠云楼,被揍的四人威胁萧锐是男人就别走,然后跑去找救兵了。

  找救兵?哈!萧锐还真不怕他们找,自己虽然低调做人,但毕竟身份在这里摆着,有时就得高调做事。不然人人都以为他七皇子好欺负,有损皇家颜面,就是父皇也会看不起他。

  “咱们进去吧。”萧锐问道。

  张若曦还在偷瞄萧锐,连忙错开目光,点点头。

  我这么帅吗?帅的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女人,你的优点是眼光好!

  萧锐心中那个得意。

  两人上了二楼,没要包间,靠近窗户要了一个位。

  “客官吃什么?”酒楼伙计问道。

  萧锐接过菜单,说道:“清炒茭白,烤鸭,枸杞红枣鱼头汤,绘南北。若曦,我不知道你的口味,你还有其他想吃的吗?”

  “就这些吧。”张若曦笑道。

  “好嘞。”伙计迅速下去。

  萧锐道:“清炒茭白比较清淡,绘南北是来自北方口蘑和南方火腿制作,口味鲜香,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烤鸭是这家的特色,必点的,你可要尝尝。而用枸杞和红枣炖出的鱼汤,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能滋阴补气,对女性颇有食疗效果。”

  只是简单的解释,却让张若曦感到满满的心意。

  没办法啊,谁叫自己是好男人!萧锐骄傲地想着。

  菜很快上齐,两人边吃边交流。

  可惜,刚动了几筷子,之前打跑的四个人领着一群侍卫冲上了二楼。

  “哈哈,小子,你竟然没逃,那接下来小爷我就得让你自己滚下楼!”一名少年桀骜叫嚷。

  其他三人也摩拳擦掌,准备报仇。

  “就由我解决吧。”张若曦说道。

  萧锐立即拒绝,说道:“不行,打人的是我,自然由我处理。”

  说完,看向桀骜少年,问道:“你爹是谁?”

  骄傲少年自豪道:“我爹兵部侍郎丁大全,我叫丁建,怕了吧。赶紧跪下磕头叫爷爷,我也许心情好,还能饶你一命。”

  萧锐的动作一顿,随即放下筷子,说道:“本来我还想息事宁人,看来是不行了。你不该叫丁建,应该叫嘴贱。”

  “小子,你找死!”丁建怒道,抢过身后侍卫的木棒,就想抡起来给他几棍子。

  谁知,萧锐直接扔出一块令牌,摔在丁建脸上。令牌落地,雕刻着龙纹的一面朝在上面。

  丁建捂着脸瞥了一眼令牌,浑身猛然一哆嗦。

  “知道我是谁吗?”萧锐冷冷问道。

  嘭…

  丁建猛然跪下,双手捧起令牌,当看到背面的金纹“夏”字,他直接瘫坐地上。身后众人也看清令牌模样,吓得汗如雨下,纷纷跪在地上。

  这是皇子令,没有人敢冒充。

  萧锐对着酒楼伙计挥挥手,让他送来一些笔墨纸砚,摆在丁建面前,说道:“写吧,把你的所说所为写下来,不是让我叫你爷爷吗?不是想让我滚下楼,还要打我吗?都老老实实写清楚。不然,我保准你今天回不了家,你爹会恨不得活剐了你这个龟儿子。有错别字,我就让张二小姐给你一刀,刀刀避过要害哦。”

  张若曦脸颊微红。

  丁建拿起毛笔,双手发颤。

  “写!”萧锐声音一提,大声呵斥。

  丁建一哆嗦,连忙写下自己的所做作为,然后签字画押,身后三人和一众侍卫也照办。

  萧锐收起纸张,喝道:“滚下去吧。”

  “是是…”丁建吓得带头滚下去。

  是真的滚哦。

  心情被打扰,萧锐也不想吃饭了,“咱们走吧,我送你回去。”

  张若曦起身,还不忘问道:“为什么让他们写下口供?”

  萧锐笑道:“丁建的父亲好歹是四品兵部侍郎,儿子出言不逊辱骂皇子,就算闹到父皇那,也就责罚闭门思过,最多呵斥丁大全教子无方。事后一了,也就没啥影响了,丁建还会狗改不了吃屎。但如今有了口供,就仿佛有个枷锁,套着他。他爹丁大全也会惊恐,万一哪天犯事了,这个口供有可能就是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他担心之余,也会严加看管丁建的。”

  张若曦明白后,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道道。

  “你真聪明。”张若曦说道。

  萧锐笑道:“并非我聪明,只是想的多一些,就有了不一样的方式。相比下来,要不是我拦着,那几个人岂是女侠的对手?”

  张若曦闻之,立即笑容扑面。

  送张若曦回了府,萧锐就没进去叨扰,他怕见到盼婿心切的张劲夫,于是坐着马车回去。

  张劲夫得知自家闺女回来了,连忙来问:“怎么样?看对眼了吗?”

  张若曦气恼,哼道:“爹,我俩又不是王八看绿豆,啥对眼不对眼。”

  张劲夫嘿嘿一笑,道:“你爹大老粗,你明白我的意思的!你要是不愿意说,那我就让你娘来问。”

  张若曦叹了一声,道:“不烦他,行了吧。”

  才不告诉你们我的真实想法呢。

  “不烦就好,不烦就好。这说明事情可成。”张劲夫眉飞色舞,问道:“你俩去哪里了?”

  张若曦想了想,便把翠云楼发生的事简单说了说。

  张劲夫听完,笑容逐渐消失。

  “怎么了爹?”张若曦说完,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劲。

  张劲夫回过神,继续笑容满面,道:“没事,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真奇怪。”张若曦嘟囔了一句,便没有多想。

  而萧锐回府,自然也是被萧峰盘问。

  萧锐说带着张若曦外出用餐,相处甚欢,他才放过萧锐,没有继续盘问。

  “七弟,好好相处哦。”萧峰挤眉弄眼:“张家二小姐身材很火辣的,把握住。”

  萧锐翻个白眼,没有再理会他,回了房间。

  刚坐下,贴身服侍他的高全走来,递来几张纸,恭敬道:“殿下,课业都写完了,您过目。”

  萧锐接过后查阅,点点头,笑道:“高全,辛苦你了,写的非常不错。”

  高全二十岁,浓眉大眼很有精神,听到萧锐的刮奖,他高兴道:“能为殿下服务,是奴才的荣幸。”

  萧锐放下纸张,沉声道:“我告诉过你,没有外人的时候,不用自称奴才。你又不是卖身给我。”

  “是!”高全心生感动,他知道萧锐不是客气,是真心,但他却不想逾越。因为他的命是萧锐所救,他发过誓,为奴为婢的效忠。

  萧锐懒得再劝他,因为一想到明天就得去集文殿上课,他的脑仁又疼了。

  要不,再请病假?

  那用什么借口呢?

  好难想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