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打草惊蛇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145 2019.12.19 12:15

  白天被三女怼了一顿,萧锐感觉人生除了诗和远方,还有苟且。

  所以和贾诩一商量,晚上让伍战法走一趟五香脱骨扒鸡店,不是为了买扒鸡,而是要打草惊蛇。

  伍战法一身黑衣打扮,直接冲进店内,扒鸡店夫妇大惊,一看来者是高手,也不敢隐瞒身手,立即抽出兵器严阵以待。

  “朋友,大驾光临所为何事?”扒鸡店店主对外介绍叫魏广,而他的妻子叫芍药。

  伍战法沉声道:“某为了夜王而来!”

  魏广和芍药握刀的手指微颤,但并未被伍战法注意到,魏广说道:“朋友,什么夜王?我们并不认识。”

  伍战法按照贾诩的指示,继续发问:“某为了夜王而来!”

  “朋友,我夫妻二人得罪权贵在此隐姓埋名,从不认识什么夜王,还请朋友自重。”魏广再次告诫。

  伍战法继续发问:“某为了夜王而来!”

  我是伍战法,我为复读机代言!这是来之前七皇子的玩笑话,伍战法始终没明白其中的高深含义。

  “和他废话什么,杀了再说。”芍药比较狠辣,扬起刀就劈向伍战法,寒刀拉成一条银线,斩向他的头颅。

  魏广没有法子,也只能出刀攻击。

  刹那间,二楼上刀光凛冽。

  伍战法以一敌二,刀光闪烁如同寒月,虽然魏广两人联合进攻,丝毫奈何不了他,甚至逐渐处于下风。不过,伍战法的刀没有杀意,好几次都能伤到芍药,都用刀背拍中她,适合而止。

  “某为了夜王而来!”

  对战中,伍战法又大声喝道。

  “芍药!”魏广呼喊道,两人同时撤招,跳开战场。

  两人看出伍战法手下留情,便心生疑虑,如果是来找夜王麻烦的,就不会手下留情,直接擒住他两人询问就是了,他俩不是此人的对手。

  但是,也可能是敌人的故布疑阵。

  魏广抱拳道:“朋友,多谢手下留情,但我们真的不知道你口中所说的夜王是谁!”

  伍战法突然用腋下夹住刀,双手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口中念道:“黑莲降世,肃清邪恶,人间清白,极乐净土。”

  魏广和芍药一听,连忙撤下刀,双手也结出词印,念道这番誓言。

  随后,魏广笑道:“原来是拥有共同信仰的使者!”

  伍战法点点头,道:“愿为圣者,燃烧荣光。”

  这些话,是这几日贾诩暗查黑莲教后,收买一位虔诚的信奉者,从他那里得知的信息。所有信奉黑莲教的信徒,有人念出誓言时,必须有所回应。

  伍战法又道:“信奉者,明人不说暗话,我混入禁军之中数年,近日起便可在养心殿外护卫,有机会距离夏皇咫尺之遥。夜王曾有令,当我靠近夏皇时,便可显露身份,并将此消息传递给他。按照夜王曾经的指示,我来到你们这里。”

  说着,伍战法丢出一块禁军腰牌,乃是御林军的腰牌——自然是真的,萧锐好歹是皇子,借一个真腰牌还是能办到。

  魏广接过腰牌,和芍药面面相觑。

  他们不敢确信伍战法的话,他们在南城区开扒鸡店,乃是有着任务在身,知道他们身份的人不多,知道底细的就更少了。

  前不久徐家倒台,四位信奉者服毒自尽,他俩就更加小心,担心行踪败露,已经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但是他也相信,那些信奉者都是经过信仰训练的,他们不会透露出任何信息。

  如今伍战法突然来临,还说要找夜王,他们自然怀疑,怕是朝廷的奸细。

  但是,他们又不敢不信。

  夜王的大任是什么?如今刺杀夏皇的机会近在眼前,若是被他们耽误,谁能承担怒火?另外,魏广盘算了一下,觉得眼前男子是奸细的可能性很小。

  其一,他们只负责联络几个重要官员府邸的死士信奉者,他们经过严格训练,确保宁死不会泄密,才派遣的任务。平日他们俩也小心,能身份暴露的可能性不大。

  其二,就算知道了他俩的身份,也只知道他们是普通的中间人,只负责联络,而知道他们底细的,就只有上一层的接头人!更不会知道他俩能直承夜王!

  所以,眼前的男人来到直接阐明来意,是否就是夜王的安排?

  夜王智慧如神人,非凡人可以揣摩。

  伍战法看着眼前两人眼神闪烁,心中更加钦佩贾诩的计谋。

  贾诩计划以刺杀夏皇为理由,不管魏广和芍药认不认识夜王,只要试探并确认他俩是黑莲教的信奉者,他们就不会置伍战法于事外,不管是夜王还是黑莲教,不都是想弄死夏皇吗?

  至于夜王和黑莲教是何种关系,贾诩掌握的信息很少,但按照他的推测,黑莲教应该是夜王用来控制人的手段。

  “信奉者,你俩若是不信,某告辞。”伍战法没有多言,上前两步拿走腰牌,转身要走。

  果断、直接,没有任何停顿,直接走出扒鸡店,迅速地离开。

  眼看着伍战法要消失在黑夜中,魏广终于忍耐不住,开口道:“朋友,稍等。”

  伍战法头也不回,却直接说道:“信息交给你们了,速速通报,过几日我还会再来。”

  说完,伍战法消失在黑夜中。

  不是不想留,是怕说漏嘴,所以伍战法走的很潇洒。

  魏广和芍药对视,立即回屋商议。

  他们检查了四周,确认没有监听者,才用极小的声音商议。

  “芍药,此人是否可信?”

  “我感觉,可信度七成。圣者高深莫测,派信奉者接近夏皇是理所当然。这么重要的内应,自然是由圣者亲自联络,而圣者为了安全,又不可能透露自己的行踪,所以才让此人得到时机后,来找我们。我还在想,让我们俩在城南开扒鸡店,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如今看来,自有圣者大人的深意。”

  “那余下三成的不可信呢?”

  “此人为何口口声声为夜王而来?夜王这个称呼,乃是圣者曾经背弃的恶名,深恶痛绝,他为何不知?”

  “其实也能理解,夜王是圣者,但圣者不一定是夜王。你忘了咱们黑莲教有两位圣者!一位是幕后的夜王大人,一位是明面上的黑莲圣者。我想此人用大人之前的名讳,是怕我们汇报错了人。”

  “其言有理,既然如此,那我们必须将此事汇报。”

  “好,以防万一,暂且等等,确保无人监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