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自扇嘴脸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099 2019.11.29 18:00

  萧锐在王府管事引领下,来到偏僻角落的一个院子,刚进去,就听到正厢房里传来讽刺声。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竟然把脏手伸到王府中了!”

  “是不是仗着七殿下撑腰,就手脚不干净?”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仆人!呦,你还不服!”

  “还敢用眼睛瞪我,找死!”

  轰轰…

  随后就是拳打脚踢的声音。

  萧锐大怒,直接踹开房门冲了进去。

  只见高全被五花大绑,龟缩在地上,浑身伤痕累累,脸上都是淤青。三个仆人还在殴打他,看到有人踹门进来,才停下动作。

  “七…七殿下…”

  三人吓得一哆嗦,差点跪下来,看到萧锐身后的管事,才强忍着恐慌。

  “你们放肆!”管事提前叫嚷道:“打狗还得看主人,我让你们把人关起来,让你们动手了吗?真是岂有起理。我定会禀告王妃,好好责罚你们。”

  说完,管事对萧锐赔笑道:“殿下放心,我一定禀告王爷和王妃,惩治这些狗奴才!想来,他们也是义愤填膺,高全辜负你的信任,败坏你的名声,一时愤怒,便稍微教训了一下!”

  “殿下,小人没有偷东西!”高全抬起头吼道,眼神是那么的坚决。

  “小人愿意以死明志,我没偷!”高全刚刚被打不曾哭,如今见到了萧锐,再也忍受不了被冤枉的委屈。

  萧锐握紧了拳头,心中的怒火让他咬紧牙关。

  “放人。”萧锐声音冰冷。

  “这…”管事犹豫了一下,问道:“殿下,要不要等…”

  啪!

  萧锐抡起手掌,直接扇在管事脸上,打得他一个踉跄,直接趴在地上。

  管事捂着红肿的脸,愣在那里。

  “最后一遍,放人!”

  萧锐咬牙切齿喝道。

  管事被萧锐的目光所摄,吓得吼道:“放人,放人…”

  那三名奴才连忙给高全松绑。

  萧锐上前扶住高全,问道:“能站起来吗?”

  高全泪流满面,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哽咽,然后用力点头回应,忍着身体上的疼痛颤巍巍站起来。

  “能走吗?”萧锐问道。

  “能。”高全应和道。

  萧锐转身就走,高全亦步亦趋跟着。

  萧锐先回了住所,将昨天夏皇赏赐的文房四宝和玉器砸碎,全部扔进了花园水中。

  “殿下,这…这是大不敬的行为啊!”高全惊恐道。

  望着碎片沉底翻上的水泡,萧锐喝道:“想整我?好啊…走!”

  说完,去萧峰平日住的院子,去见曹婉。

  来到月牙门前,就被护卫拦住。

  “殿下,我家王妃有命,她感染风寒,不宜见客。”护卫强硬道。

  萧锐的怒火未消。

  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能力而无法肆无忌惮的硬闯。

  “殿下,我没事,咱们回去吧。”高全连忙劝道。

  萧锐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对护卫喝道:“去通报一声,就说昨日陛下赏赐的宝物,在端王府丢失。本殿下的奴才四处寻找,还被说是偷窃。既然王妃染病,皇兄又不在府上,那本殿下就入宫面圣请罪。到时陛下责问,哼,偷窃御赐之物,看来端王府内也是蛇鼠一窝。”

  说罢,萧锐转身就走。

  拦路的护卫吓得大汗淋漓,这事要闹到夏皇那儿。妈呀,麻烦大了。

  几人连忙去找王妃曹婉。

  曹婉正在喝茶,早晨的事都是她安排的,他看不惯七殿下萧锐,包他吃住,不帮助自家夫君就算了,还偷偷摸摸的在夏皇面前显摆,真是可恶。

  “王妃,不好了,不好了…”护卫在门外求见。

  “喧闹什么?”曹婉皱眉问道,她身旁的丫鬟连忙开门,呵斥几名护卫。

  护卫进了屋,跪在客厅内,急切道:“王妃,七殿下声称,昨日陛下赏赐的宝物被盗,他命高全调查寻找,却被诬陷偷盗。如今他正准备进宫请罪,还说端王府蛇鼠一窝。”

  “什么?”曹婉一惊,连忙站起来。

  本来此事是端王府占理,“人赃并获”抓到高全偷窃,让萧锐丢了脸,根本没脸面再去闹事。但现在呢,他竟然以御赐宝物丢窃为借口,绝地反击,把脏水泼到了端王府。

  来啊来啊,互相伤害。

  是仆人高全偷窃王府宝物事大,还是御赐之物在端王府被盗事大,萧锐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来啊,好好玩。

  曹婉有些慌,擦了擦汗水。她担心此事一旦闹到夏皇那,虽然不是大事,也会引起他对萧峰的不满,甚至于…

  “快去,拦住萧锐!不,我亲自去!”

  曹婉吼着跑了出去。

  萧锐真要去皇宫告状?

  当然不可能。

  端王府不要脸,自己还要脸呢。

  他只是想出口心中恶气,所以速度故意放慢下来,让曹婉追了过来。

  “萧锐,七弟,七弟…”曹婉叫一声名字,感觉不亲切,连忙改变了称呼。

  萧锐停下来,看着气喘吁吁的曹婉。

  不愧是王妃,容貌秀美,一副大家闺秀模样。但就是这心歹毒了些。

  “七弟,你去哪里?”曹婉问道。

  萧锐冷笑道:“皇嫂感了风寒,我不便打扰,皇兄又不在家,我自然要进宫请罪,你也知道,丢失了父皇赏赐宝物,这是大不敬之罪。”

  “既然是大不敬之罪,何必闹得人尽皆知,万一惹怒陛下,岂不是更加不好。”曹婉开解道:“不如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别再打扰陛下了。”

  “那怎么行!”萧锐喝道:“我的这个贴身仆人趁着寻找御赐之物顺手盗窃王府,被王府护卫人赃并获,真是岂有此理!我定要如实禀告父皇,剁他双手,我用人不善,也要自请责罚。”

  曹婉嘴角抽了抽,笑道:“七弟,你别急。王府护卫看高全偷偷摸摸,便以为他是在偷东西,如今说明白,原来他是找东西。既然不是偷东西,何必闹得不愉快。闹到陛下那,你用人不善,就说明眼光有问题,陛下若是知道,也会失望。

  “那就不入宫了?”萧锐问道。

  “不入,不入。”曹婉笑道。

  萧锐眯着眼睛,突然道:“不入宫也行,既然冤枉了高全,那打他的人,抓他的人,都得给我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曹婉问道。

  “自扇巴掌,扇到出血为止。”萧锐冷冷道。

  曹婉一听,脸色难看的要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