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练刀还能英雄救美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607 2019.12.27 12:00

  土匪似乎是没搜到金银,那土匪头目的独眼男子心生恼火,拎着刀来到跪成一排的旅客面前,直接抓出那名老翁,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逼迫他。

  萧锐看到这一幕,立即忍不住了,道:“救人要紧!”

  “好!”诸葛流萤点头应道,她也是这个想法,不能让无辜百姓受到伤害,所以两人立即摸了过去。

  离得近了,就听清了独眼男子的威胁。

  “没有银子?你们入京探亲,千里迢迢没有银子?狗日的,想死了是不是?”独眼男子正在气头,手中的刀压在老翁的脖子上,已经割出一道血痕。

  “好汉饶命,饶命,我们真的没有过多的银子,仅剩下这十两,此去京城投奔亲人,是山穷水尽的无奈之举,若有银子,谁会背井离乡?”老翁哀求道。

  “哈,不说实话是吧。”独眼男子大怒,抬起刀柄砸中老翁的额头,瞬间鲜血横流。

  一旁的少女尖叫道:“放过我祖父,你们这群贼人!”

  老翁捂着头吃痛,但还是连忙向少女摆手,让她不要说话。少女身旁的老妇人抱住她,连忙捂住她的嘴。

  独眼男子瞥向少女,顿时独眼反光,忍不住叫道:“哎呦,好漂亮的丫头,看来还是个雏,正好带回去给大当家的享受一下,说不定还能赏给我们呢。”

  此话一出,其他土匪开怀大笑。

  “是啊,大当家吃头汤,咱们也能过过瘾。”

  “刚刚没注意到,这丫头真俏啊,比秋阳县万花楼的头牌都漂亮,十个,不,一百个都赶不上她。”

  “庸俗,这小家碧玉可比烟花女子要有味道哦。”

  …….

  一群人口无遮掩,吓得老妇人抱着自家孙女,将少女的头埋入自己的怀中。

  “好汉饶命,饶命,请放我们,我这里有钱,有钱。”老翁突然叫道。

  独眼男子踢了老翁一脚,骂道:“老家伙,耍我是不是?赶紧拿出来,说不定我高兴了,还会放你离去。”

  老翁无奈,只能让赶车的老仆人,去马车底下掏出一个包裹。

  与此同时,萧锐和诸葛流萤已经摸到官道旁的树丛中,小心翼翼并未引起土匪的注意,距离他们只有三四米。

  伍战法吊在身后,他要时刻保护萧锐的安全,但独眼男子是一品武者,非常适合萧锐练刀,故而萧锐告诫了他,不到危及生命,不准他动手,就算受了伤也没关系。

  独眼男子抢过包裹,打开后,里面竟然是一个木盒子,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块巴掌大的玉牌。

  玉牌乃是用珍贵的翡翠玉种雕刻而成,但独眼男子似乎眼力低,并不觉得玉牌值钱,反而觉得老翁戏耍他,怒道:“该死的老家伙,竟然敢耍我!”

  说罢,独眼男子提刀劈砍老翁。

  千钧一发之际,萧锐窜出,立即大喝一声吸引他:“看刀!”

  独眼男子闻声,下意识改变朴刀方向,转身面对身后袭来的攻击。

  轰…

  萧锐的刀重重砍在独眼男子的刀背上,致使独眼男子后退数步才站稳。而萧锐脚步只是一顿,立即提刀再战。

  “该死!”独眼男子大怒,立即回击。

  另一边,诸葛流萤追杀其他的土匪,那简直是猛虎下山,一个都别想逃。还有土匪想擒拿旅客做要挟,被诸葛流萤甩出短刀,射穿了胸口。

  几个呼吸,十三名土匪被杀的差不多,只剩下两个青年土匪躺地哀嚎。

  只剩下萧锐和独眼男子。

  独眼男子看到自己的手下全军覆没,知道自己也在劫难逃,于是使出吃奶得劲,拼死攻击萧锐,企图擒获萧锐换到自由。

  这种亡命徒的拼死进攻,瞬间让萧锐节节败退,左臂都被割伤,鲜血直流。

  萧锐咧着嘴,立即调整自己的节奏,开始反击。

  他发现,独眼男子的刀法很粗糙,没有好的章法,应该是学习的普通刀法,只是此时拼死攻击,显得凶猛。

  而自己可是跟随伍战法和魏广练刀,虽然只是初学一个多月,但已经登堂入室。所以他掌控好自己的节奏,反击立即开始。

  先是一刀架住独眼男子劈下的朴刀,萧锐上前贴近,一脚踹中他的胸口,使得他胸口吃痛,脚下踉跄。萧锐手中的刀立即横切,挑中独眼男子拿刀的右手,一个刀花,直接割断他的手筋。

  独眼男子哀嚎一声,手中的刀应声掉落,萧锐再次寸进,一个膝踢踹中他,将他踹飞出去,然后手中的刀扬起,直接削掉他的头颅,鲜血喷涌,洒在了萧锐胸口和面颊上。

  “呼呼…”

  萧锐喘着粗气,看着身前横陈的尸体,脚下的头颅瞪大双眼死不瞑目,萧锐感觉胸口泛着干呕,但精神却极其亢奋。

  原来,是这种感觉!

  萧锐突然明白了,那些连环杀人犯的精神瘾症来源于哪里,为什么会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的豪情,为什么会有杀万万人是为雄中雄了。

  “感觉如何?”诸葛流萤走来,兴奋问道。

  萧锐给他一个灿烂笑容,他是发现了,这位军侯家的大小姐喜欢为人师表,不辞辛苦带自己出来练刀,如今看模样比自己还兴奋。

  “多杀几个,刀法会更好。”萧锐用衣袖擦去刀上鲜血,刀光映射光斑射在萧锐脸上,青涩的脸上终于弥漫了一丝杀气。

  诸葛流萤笑容更浓,有些人天生就适合征战沙场。

  另一边,劫后余生的一家人抱在一起,然后千恩拜谢的叩拜。

  萧锐扶起老翁,让伍战法拿来干净的白布和金疮药,“赶紧处理一下伤口吧。”

  “多谢恩人救命之恩,老夫千言万语,表达不出对三位的感谢。”老翁又要拜谢。

  萧锐拦住他,笑道:“举手之劳,你还是处理伤口尽快离开这里吧。”

  “是是..”老翁这才被老妇人搀扶着,走到一旁处理伤口。

  萧锐和诸葛流萤对视一眼,开始询问还活着的两个土匪青年,从他们口中,得知了土匪窝的具体位置和里面的情况。

  不过,这两人身份低微,并不清楚他们的大当家和县衙的谁勾结。

  最后,萧锐两刀了结了他们。

  老翁一行人也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

  没想到的是,老翁的孙女来到萧锐面前,说道:“恩人,请收下这个。”

  萧锐看着少女,也微微惊讶。

  少女虽然只有十四五岁,但容貌极美,已经不能用美人胚子来形容了,已经有国色天香的味道,再过几年,不知长成什么样的倾国容貌。

  萧锐不是没见过美人,像诸葛流萤、萧青青、张若曦、李若雪都是美人,满分一百分,她们能达到95分,但眼前的少女,萧锐给她98分。

  此时,少女双手捧起那枚碧绿玉牌,十指柔夷在玉牌的映衬下,温润白皙。她眼神灼灼看着萧锐,道:“恩人,请务必收下。”

  萧锐笑着点点头,收下了这枚玉牌,心血来潮之下,从怀中取出一枚平日把玩的白玉雕琢的莲子,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个送你。”

  少女的俏脸浮现一抹笑容,点头接过莲子,郑重道:“多谢恩人。”

  然后转头对诸葛流萤道:“多谢姐姐!”

  写完,少女上了车,一家人迅速离开这里。

  眼看着他们即将消失在拐角,少女突然从马车中伸出头,叫道:“恩人,我叫颜…”

  距离有些远,萧锐并未清楚,只听到似乎是姓颜。

  “别看了,人家已经走远了。”诸葛流萤走过来,说道:“英雄救美的感觉如何?”

  萧锐转头看着她,故意问道:“你吃醋了?”

  诸葛流萤立即瞪大眼睛,没想到堂堂七殿下,竟然调戏自己。

  “滚。”诸葛流萤笑骂道。

  萧锐一耸肩,道:“走,继续练刀!”

  三人立即出发,杀向土匪老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