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2章:第二关考验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319 2020.01.06 11:55

  半柱香时间很快过去。

  夏皇对海大富示意一下,海大富心有灵犀的命人送来纸墨笔砚。

  “时间已到,请诸位殿下将所作楹联写在纸上。”海大富唱道,声音尖锐高亮,响彻整个大殿,绕梁不绝。

  侍卫搬来了案桌和铺垫,所有皇子跪坐下来,开始书写好不容易得来的绝句。

  萧锐犹豫了一下,决定低调一些,不能拿榜首却要得五分以上的分值,又不能让夏皇看出自己是故意,不然就落他口舌,又被他针对。所以这绝句必须有点含量,但又不会取胜。

  稳操胜券的赢,萧锐有的是绝对,毕竟看过那么多小说,装逼用的对联总得会几个。但想低调的稳赢,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于是萧锐思前想后写下:“画上荷花和尚画”!

  这属于回文对联又兼用谐音,字的读音反读正读完全相同,虽然很有难度,却不是绝句,相信凭借大赵国的儒学之风,还是有能人异士能对出来的。

  写完,交给了海大富。

  海大富呈给夏皇,夏皇逐一看过后,竟然没有打分,而是转给了内阁首辅李明冲,并道:“李首辅,此次楹联的点评打分,便交给你了。”

  李明冲愣了愣,出列拱手道:“微臣才学有限,远远逊色月陛下,不敢越俎代庖,还望陛下亲自点评,最显公正。”

  这可是大夏国有名的转折霹雳手,怎么会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这完全不符合他的人设嘛,当然要推辞掉。

  但是夏皇可是终结者,一击ko!

  “李首辅乃是朕的肱股之臣,你的意见,正是朕的意见,朕相信你的判断。”夏皇笑道。

  李明冲一脸菊花笑,心中不知是何感想,但表情很到位,感动不已说道:“陛下如此信任微臣,微臣感激涕零,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夏皇笑道:“李爱卿有心了。”

  但是李明冲乃是老奸巨猾,岂能就这样认输?既然非要揽责任,那就大家一起来。

  没错,老夫就是如此博爱。

  “陛下,不如让其他四位大学士与微臣一同点评,如何?”李明冲解释道:“既然是送给大赵国的回礼,那就由我们五人欣赏九位皇子的楹联,能对出下联的自然不能送给赵国,而能难住我们五人的,在让其他大臣一览,若也对不出,自然就是最佳的,陛下以为如何?”

  夏皇认可地点点头。

  萧锐很想对他竖起大拇指,这责任推得基本一干二净了,瞧其他四位大学士的脸色,似乎已经习惯了,但相信内心深处还是满腹吐槽。

  只是,这规矩也变了,竟然不打分了?萧锐有些失望。

  夏皇既然赞同了,那李明冲立即将楹联塞给了身旁的鹿远征,他是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捧着纸张,深深看了一眼李首辅,眼中情绪复杂,只能接招。

  他看过后,又传给其他三位其他大学士浏览,五人亲自为楹联作对,他们都是学识渊博的大学士,文化质量极高,就算碰到较难的楹联,五人一沟通就很快有了答案。

  最后,由李明冲整理九份楹联,拜向夏皇,禀告道:“陛下,微臣和四位同僚经过协商和讨论,评审了诸位皇子的楹联,已经得出了结论!”

  夏皇笑道:“有劳五位大学士了,不知谁的楹联取胜了?”

  徐明冲回道:“咸王殿下的楹联最佳!我们五人对不出下联!”

  此话一出,满殿惊愕。

  就连萧锐都猛烈地咳嗽起来,瞪大眼睛。

  我去?玩我呢。

  谁知,夏皇竟然点头应和,道:“没错!朕看过后,也觉得的确是最佳:画上荷花和尚画,其他爱卿,你们可有下联?”

  其他文武大臣们细品此楹联,纷纷摇头。连五位大学士都对不出,他们自然也想不到。

  夏皇看到这一幕,笑着对萧锐道:“咸王,此联甚是难得,可有来历?”

  萧锐顾不得回答他,甚至懒得理其他皇子那嫉妒的眼神,他请求道:“父皇,儿臣这联只算一般般,怎么可能取胜?能不能让儿臣看看其他人的绝句?”

  夏皇点点头,李明冲便将纸张递给了萧锐。

  萧锐连忙查看。

  大皇子萧烈所作的楹联是:踏破磊桥三块石。

  这楹联有难度,乃是拆字联,磊字拆分,便是三块石,并不逊色于萧锐所作,但是五位大学士给出的下联:劈开出路两重山。

  出字劈开,便是两个山,所以五位大学士对出来,萧烈的楹联便不算取胜。

  再往下看,二皇子萧一恒所作的楹联是:闲看门中木。

  也是拆字联,但水平稍差稍逊色于萧烈的,五位大学士给出了下联:思是心上田。

  三皇子萧泽写得更简单,是:落日平原策马。

  好吧,他纯属打酱油的,凑个数。萧锐都懒得去看大学士给出的下联了。

  至于四皇子萧峰的楹联,差点让萧锐喷饭。这就是他求外援做的绝句?竟然写的是:鼠无大小皆称老。

  看样子是故意做讽刺楹联,想恶心赵皇,不过这联太简单,讽刺不成却被反讽,会惹得一身骚。

  至于萧远、萧鸣、萧景和萧炎,他们所作楹联都不难。

  萧锐挠挠头,原来不是自己作的楹联难,还是敌军太弱鸡。

  我他么还没发挥就取胜了?萧锐感觉哭笑不得。

  看着萧锐丰富的表情,萧炎高兴道:“七哥,你好厉害!”

  萧泽也点点头,道:“画上荷花和尚画,的确极难。”

  其他皇子就很吃味了,萧一恒那么冷傲的人,此时也忍不住说道:“七弟,没想到你文采如此了得,佩服佩服,甘拜下风。”

  萧烈还在冥思苦想下联,最终摇摇头,道:“我不如也。”

  萧峰和萧鸣、萧远很吃味,这还比什么?萧锐直接两局全胜,直接锁定胜局了。不行,必须捣乱。

  “父皇,儿臣听说咸王课业屡屡旷课,这联作的有些蹊跷。”萧远立即讽刺。

  夏皇嗯了一声,看向了萧锐。

  萧锐直接承认:“父皇,这是儿臣听来的,自然不是儿臣所作,儿臣何德何能,能想出这样的好联。既然其他兄弟能请人做外援,我用他人的楹联为何不可?”

  萧远瞬间吃瘪,因为他的楹联也是找人所作。

  萧景则加入攻击阵营,叫道:“父皇,儿臣觉得,既然考验文采,请他人代作就失去了比试的意义。”

  还是八皇子一针见血,直接点到最关键的一点。

  考验才智,是灵活变通的。

  而文采,是自身的文化修养。

  “是啊,是啊,我们代作,自愿认输。”萧峰和萧远、萧鸣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自己不能赢,也不能让萧锐赢,他赢了这局就游戏结束了。

  夏皇闻之,极其认可:“所言有理,文采若是借与他人之手,就显不出文采来。咸王,既然有人质疑你,那你可有自作的楹联?”

  萧锐的内心正在剧烈活动,我该怎么回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