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反击第一步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084 2019.12.31 06:53

  贾诩去见孟老夫子了?

  感觉是八竿子打不到的关系,贾诩善权谋,儒学方面并不精通,他为何能见到极少见客的孟老夫子?

  孟老夫子是夏国儒学界的泰斗,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大儒名仕,甚至教导过少年时的夏皇,是夏皇的启蒙老师,后来入朝为官,做过翰林供奉,历任吏部尚书并进入内阁,儒名满天下。

  在他古稀的年纪,夏皇有意赐封他太师之位,却不想他突然致仕,谢绝了夏皇的恩典,而是开创了跃文书院,致力于教书育人为国家培养栋梁,并且积极提拔寒门弟子,乃当之无愧的儒家大士。

  贾诩是如何争取到见他的机会?

  此事需要倒退到昨日。

  内廷司的刁难,让萧锐等人一肚子火,贾诩自然要展开行动。这三个月来,贾诩都在了解京城的文武百官,熟悉他们的身份、关系网、价值,方便更好地辅佐萧锐。

  这次内廷司的刁难,肯定是有人指使,不然内廷司的掌印太监不敢擅作主张,而内廷司是皇宫二十四衙门之列,文武百官的力量都不方便介入,也不能介入,那么就能找朝廷外的人,而德高望重的孟老夫子就被贾诩联想到了。

  贾诩便问萧锐:“殿下,在下记得你精通诗词,曾在集文殿学习时出口成章,如今心中可有好诗能吸引阅文书院孟夫子的注意?”

  萧锐眨眨眼,对高全喝道:“高全,笔来!”

  随后,贾诩携带诗句前往阅文书院,并将诗句交给了阅文书院的一名讲师,请他转交给孟夫子,并希望明日能来拜会。

  就这样,才有了今日贾诩拜访孟夫子一事。

  贾诩见到了孟夫子,只见他鹤发童颜,虽是耄耋之龄,却也是朝枚之年,精气神很饱满,充满文儒之气。

  贾诩不敢托大,连忙拱手拜道:“贾某拜见孟夫子,失敬之处还望恕罪。”

  孟夫子起身走来,请贾诩入座,并笑道:“贾先生客气了,老夫普通之人,何谈恕罪一说?贾先生替咸王殿下前来,是老夫招呼不周才对。”

  贾诩笑道:“本来咸王殿下要亲自来拜访,但考虑到刚刚开府,满京城的目光都在注视着,突然前来拜会,恐影响夫子声誉,便只能委托在下前来,有事相求。”

  孟夫子请贾诩坐下,他回到上首主位,旁边案桌上摆放着昨日贾诩送来的诗句,他又扫了一眼,颇是喜欢诗中的豪迈。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喜欢虽喜欢,但若是别有用心,投机取巧,就让人心生不悦了,所以孟夫子怀疑,这七殿下也脱离不了俗套,想着拉拢自己?那这借用文学的手段就显得卑劣了,令他不齿。

  联想到这里,孟夫子就更加不悦了,他向来嫉恶如仇,最厌烦这种溜须拍马、趋炎附势的勾当,更何况还是堂堂皇子所为。

  贾诩将孟夫子的不悦看在眼中,他淡定地喝了一口茶水。

  论儒学,我不如你。

  论心思,你不如我。

  果不其然,孟夫子上钩了,问道:“不知七殿下所求何事?老夫年事已高,恐无力操办。”

  贾诩却道:“咸王殿下恳求夫子同意,让一名奴隶籍身份的男童入院读书!”

  “嗯?”孟夫子一愣,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贾先生,你说什么?”

  贾诩再次道:“咸王殿下恳求夫子同意,允许一名奴隶籍身份的男童入院读书!”

  顿了顿,贾诩留给他思考的时间,又解释道:“咸王殿下也深感惭愧,竟然恳求夫子这种事,但想要奴籍身份的人能入院读书,也只有夫子下令才能办到了。”

  孟夫子既纳闷又好奇,原来七殿下不是拉拢自己,只是求一个入学的名额,还是为了奴籍的男童,这其中有什么曲折?

  “咸王殿下贵为皇子,身份尊贵,为何会替奴籍男童忙碌?”孟夫子忍不住问道。

  贾诩叹息一声,反问道:“夫子,前些日子殿下在养心殿受罚下跪,并被夏皇训斥禁闭在家的事,你可听闻?”

  “有所耳闻,好像是七殿下擅自离京剿匪。”孟夫子自然不可能不闻窗外事,尤其是皇家的事,更是民间谈论的焦点。

  贾诩道:“没错,殿下受罚,的确是因为离京剿匪,但之所以跪这么久,还被夏皇训斥关了禁闭,却因为其他事。”

  说罢,贾诩将萧锐答应罪妇,照顾土匪之子,并拒绝夏皇的命令,没有将土匪之子交予东厂处置。

  孟夫子有些动容:“七殿下信守承诺,不卑不亢,难得,难得啊!”

  贾诩笑道:“虽然殿下跪了四个多时辰,被关禁闭十几天,但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殿下来求夫子名额,也是希望,能用儒学的培养,让他洗去匪气,树立正值品性。如此,也算对得起殿下的良苦用心。”

  孟夫子更加动容,道:“好,此事老夫赞同,明日便可将那名男童送来学习,老夫保证,不会让他受到欺凌。殿下如此胸怀,老夫岂能推辞?”

  贾诩立即起身深深鞠躬,道:“素问夫子乃天下良师,有教无类,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咸王殿下也果然料事如神,和夫子惺惺相惜。”

  “哦?你家殿下说了什么?”孟夫子被牵着走,立即好奇询问。

  贾诩眯着眼睛,闪烁精明,笑道:“咸王殿下说,孟夫子是一位真心教书育人的人,而不是为了追求利禄、世间虚名。殿下说夫子您一定会答应此事,不是看在他的面子,而是土匪之子也有读书的权利。”

  “哈哈…善哉,善哉…”孟夫子闻之,哈哈大笑而起:“咸王有如此想法,的确和老夫惺惺相惜,若有机会,定要拜会交流。”

  贾诩伸手入怀,取出一份卷轴,然后双手捧起献给孟夫子,说道:“咸王殿下万分感激夫子的帮助和信任,但赠送黄白之物太低俗,字画书法也入不得夫子的法眼,所以殿下亲自写了一篇文章,请夫子点墨指导。”

  “哦?我倒要好好欣赏。”孟夫子大喜,能写出龟虽寿,文章会差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