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妇人之仁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619 2019.12.27 16:55

  秋阳县外,十几里的山脉中有一座小山谷,这座山谷三面环山只有一个缺口,易守难攻,加上四周山脉起伏、植被茂盛,想找到这里,的确极难。

  而这里,正是土匪的聚集之地。

  此时萧锐、诸葛流萤和伍战法来到这里,站在山上打量下方山谷中的情况。

  从土匪那里得来的情报,现在山谷中应该还有不少人,其中十二个土匪和他们的大当家,还有被关押的路人,这些土匪的家人也在山谷中生存,所以人数多达三四十人。

  这一点就连诸葛流萤都没想到,这些土匪竟然举家在此。

  “怎么办?难不成连他们的家人都杀了?还有小孩呢。”萧锐陷入了犹豫。

  诸葛流萤一眯眼,道:“依我之见,全部杀了。”

  “啊?”萧锐有些惊愕,但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原因。

  自己是从未来世界穿越来此,被法律、制度约束,潜意思认为冤有头债有主,罪不至死自然不能滥杀无辜。但对诸葛流萤来言,既然这些家人知道自己男人是土匪,干的杀人越货勒索的勾当,他们就是同伙,必须受到惩处,朝廷对这些土匪、山贼,从来都是死刑,他们的直系亲属都要被削掉户籍贬为奴隶。

  如今是萧锐和诸葛流萤私自前来处理,最好的办法就是杀光所有和土匪有关系的人。

  “你觉得残忍?”诸葛流萤有些诧异,似乎没想到萧锐会有妇人之仁。

  萧锐苦笑一声,他也明白铲草除根的重要性,土匪的儿子将来很可能也会走上这条路,因为他父亲甚至母亲就是当土匪死的,他们仇视朝廷,自然会走上相悖的道路。他们贬为奴隶,也是被送去边关修筑城墙,或者当成军队的敢死队,和死了没啥区别。

  但让萧锐亲自动手,他还真有些下不去手。

  萧锐忍不住问道:“你能亲手杀死那些土匪的孩子?”

  “四岁之前的,可以饶一命,因为他还不懂道理,以后长大了会忘记这段血仇。但四岁之后,不能留!”诸葛流萤沉声道:“妇人之仁,将来会害死更多的人,这是血的教训,七殿下,你没有经历过这种教训,所以不明白其中的厉害。”

  萧锐皱着眉,并没有回应。

  诸葛流萤看出萧锐有恻隐之心,于是问道:“七殿下,此次陪你出来的目的就是练刀,同时也是为了帮助百姓肃清毒瘤,所以如何决策由你决定。”

  “我还是觉得土匪一个不留,但他们的家人,还是交给朝廷按照律法处理,如何?是流放还是杀头,或者削掉户籍,让秋阳县的衙门处置。”萧锐还是不忍心自己动手。

  诸葛流萤笑道:“行!”

  三人当即下了山,潜入山谷中。

  山谷中屋舍俨然,看起来如同世外桃源,但距离观察,会发现有的屋舍旁有铁笼,里面关押着勒索赎金的路人,一个个蓬头垢面,双眼无神。土匪的孩子垂髫顽皮,站在铁笼面前冷漠地嬉闹,似乎理所应当。

  “若是乱世,落草为寇劫富济贫,还情有可原。”诸葛流萤小声说道:“但如今昌隆盛世,百姓安居乐业,夏皇更是减赋税轻徭役,百姓们安居乐业,只要肯干,总有活下去的出路,而且会越来越好。”

  说到这里,诸葛流萤恨铁不成钢:“但总有人想走捷径,认为取巧的钱来得易,甚至不顾朝廷律法,杀人越货,他们手中都是累累白骨和无辜性命。”

  “看,这些孩子!他们从小就丧失人性,牢中无辜的百姓,在他们眼中就是换取钱财的战利品。”

  萧锐点了点头,此时也深有感触。

  这时,诸葛流萤指着所有屋舍中间那件高大房屋,继续说道:“那个就应该是土匪头目的房间,他也是一品武者,但却是一品武者中的佼佼者,我替你压阵,看你的了。”

  “没问题。”萧锐握紧手中的刀,两人立即潜行过去。

  此时进了村子,隐蔽性大大降低,很快就被发现。

  “敌袭,敌袭,来人啊,有外人进村了!”一名妇人看到萧锐三人,立即发出哀嚎,吓得落荒而逃。

  诸葛流萤目视她逃走,手中的匕首并未射出,她选择听从萧锐的建议。

  村子本来就不大,二十多户,刹那间剩存的土匪拿着兵器冲出来,看到萧锐三人,立即杀来。

  萧锐和诸葛流萤展开反击。

  萧锐的刀如同寒月,几刀就杀死一名土匪,诸葛流萤有意压阵,所以只是闪躲不下杀手,让土匪慢慢围攻萧锐。

  有了生死战的历练,萧锐更加得心应手,面对普通人的围攻,他小心戒备,刀法越发熟练。最终,萧锐杀死五名土匪,其余七人眼见不敌,立即后撤,逃向他们的头目身边。

  “你们是谁?”

  土匪头目是一位精壮汉子,此时光着上半身赶来,右手拎着一柄长枪。看着地上的尸体,他谨慎地盯着萧锐,当目光扫过诸葛流萤和伍战法后,大惊失色。

  “兄弟们,带着家人快逃,这三人都是高手!”头目怒喝一声,还算仗义,举起长枪刺向萧锐。

  萧锐还是第一次迎战长兵器,虽然一寸长一寸强,但刀乃杀人器,对战的技巧不同,但结果是殊途同归。所以他先防御,几个回合回来,就逐渐熟悉土匪头目的攻击,慢慢展开攻击。

  另一外,七名土匪四处逃窜,企图逃走,但诸葛流萤岂会手下留情?立即追上去,斩杀干净。暗处偷看的妇人、孩子,看到自家男人横死,也顾不得逃生,跑来搂住尸体嚎啕大哭。

  诸葛流萤冷眼看着这群土匪的家属,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土匪头目不愧是一品武者的高手,萧锐虽然慢慢张开反击,但依然被他压着打,甚至于胸口前的衣衫都被他的枪尖挑开,差点刺中胸膛,吓得萧锐一身冷汗。

  但手下人全数被杀的惨烈让他心神恍惚,萧锐抓住机会,一刀劈中他的胸口,然后一鼓作气,终于斩断土匪头目一条手臂。

  土匪头目单臂持枪,喝道:“朋友,你们可是来寻仇的?”

  萧锐喘着粗气,这一番战斗下来,他也汗流浃背。

  “不是,为了百姓。”萧锐喝道。

  土匪头目闻之,咧嘴笑了:“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杀!!”

  他单手提枪,拼死杀来,丝毫不惧,果然是亡命之徒。

  萧锐也不敢掉以轻心,持刀对抗,但他已经是强弩之末,萧锐故意一个破绽诱导他,然后刀光一闪,将他另一条手臂斩落。

  啪…土匪头目摔在地上,嘴里呕血。

  萧锐一脚踩中他的胸膛,问道:“你在秋阳县外剪径多年,县衙内是谁给你通风报信?”

  “我呸,要杀就杀!狗日的,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土匪头目喝道。

  就在这时,远处一个八九岁的孩童拎着一把长刀跑来,并叫道:“放开我爹爹,我要杀了你们!”

  “铁子,快逃!”土匪头目怒吼道,但他孩子气势汹汹,似乎要干死萧锐。

  来到身前,小孩勉强举起刀,劈向萧锐。萧锐心生感慨,果然如诸葛流萤所言,土匪的孩子也是视人命如草芥。

  他伸手抓住刀背,直接将小孩放倒,但他不停挣扎,甚至要张嘴咬萧锐的手腕,被萧锐抛在了土匪头目身上。

  “不说,我让你们父子俩同下地狱!”萧锐一瞪眼,眼中流露杀意。

  精壮汉子咬着牙,竟然还嘴硬,他儿子搂着他,不停地哭喊。

  萧锐看他嘴硬,正想通过他儿子逼迫他时,从远处跑来一位妇人,哀嚎道:“好汉饶命,我说,我说,我知道是谁,请饶了我家孩子…呜呜…”

  女子跑来扑倒在地,使劲搂着自己的孩子,然后不停地向萧锐磕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