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不可思议冒出来的线索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180 2019.12.02 20:09

  作为四大喜事之一的洞房花烛夜,应该是喜庆兴奋的日子,但萧锐却觉得,拜堂的新郎官徐浩然看起来脸色不对劲,甚至有点强颜欢笑。

  莫非是逼婚?

  萧锐忍不住地猜想狗血剧情。

  “小九,你说这位徐家公子一脸尬笑,是不是看不上咱们的表姐?一脸不情不愿。”萧锐问道。

  萧炎点点头,道:“还真是,看样子无精打采的。不过不应该啊,听说徐浩然和萧青青是看对眼后,双方长辈才开始讨论成亲大事的,为此,徐大人不惜向陛下请旨,将徐浩然从庐州府调回来,自降一品入职都察院。”

  “哦。”萧锐点点头。

  突然,他反应过来,问道:“你说他从哪里调回来的?”

  “庐州啊!怎么了?好像是任庐州通判,年纪轻轻就是从六品的官职了。”萧炎解释道。

  “这么巧?”萧锐喃喃自语。

  萧炎看他神神忽忽,问道:“七哥,怎么了?”

  “哦,没事。”萧锐回过神,应和了一声。然后他看着徐浩然,心中开始胡思乱想。

  没办法,谁叫他扯上庐州这个关键词。

  随着拜访仪式结束,喜宴正式开始。

  夏皇酒过三巡后,就回宫了。他在这里,谁都别想痛快吃饭。

  徐显扬亲自去送夏皇,徐浩然在徐显达的陪同下,先来正厅敬酒。

  他先向几位亲王和四位内阁长官敬酒,然后来到皇子这一桌。

  又是逐一敬酒,很快轮到了萧锐。

  萧锐心血来潮,接过徐浩然端起来的酒,小声道:“恭喜徐公子,差点就喝不成你的喜酒了,幸好应天府魏大人提及了你的亲事。”

  一旁的萧炎正吃菜,听到此话当场愣住,心中七哥睁眼说瞎话是在要搞事情,连忙侧着耳朵听来。

  徐浩然笑容一僵,下意识问道:“殿下去应天府…若有要处理的事,在下乐意帮忙。”

  萧锐道:“没啥大事,你也知道最近京城发生了命案,五条人命,还有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哎,我报的案,自然要关心…”

  说话时,萧锐盯着徐浩然,却惊讶的发现他的眼中闪烁恍惚,端酒的手一抖,差点洒出来,但很快就被绽放的笑容遮掩。

  “哦,我也听说了。”徐浩然说道:“殿下,我敬你。”

  说完,仰头喝下就要离开。

  萧锐猛然抓住他的手腕,笑道:“希望死者没有影响你的喜事。”

  徐浩然的目光和他对视,瞬间就错开,他笑道:“不影响,不影响,殿下请坐。”

  萧锐坐下,徐浩然向萧炎敬酒,便迅速离开正厅。

  萧炎看着七哥还要紧盯徐浩然离去的背影,立即低声问道:“怎么了,七哥?你怀疑他和命案有关系?”

  萧锐扫了一眼四周,低声道:“出去再说。”

  两人立即正襟危坐,该吃吃,该喝喝。

  喜宴结束,客人陆续离场。

  萧锐和萧炎向几位兄长告辞,坐车回去。

  马车上,萧炎早就迫不及待:“七哥,你怀疑徐浩然和命案有关系?怎么可能?八竿子打不到关系啊?”

  “你说他从庐州调来,我就胡思乱想的联想在一起,于是就试探一下。谁知,试探的结果却让我大惊。”萧锐沉声道:“徐浩然的表现你也看到了,若说他没鬼,你信吗?而且,这事透着古怪啊,线索来的不可思议。”

  萧锐怀疑是系统搞的鬼,但又觉得不像。直觉告诉他,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萧炎点点头,脑海中浮现刚刚徐浩然的表现,那像没有关系该有的表现吗?他心乱了,手都颤抖了,却强忍着镇定。

  “这事有些大发了。”萧炎忍不住说道。

  萧锐却笑了:“怎么了,你怕了吗?”

  “怕个球。”萧炎嘴硬道:“七哥,你说咋办?”

  “先查查看再说。”萧锐立即义正言辞道:“此事不准告诉任何人,你知我知,听到了吗?”

  “知道了。”萧炎连连点头。

  第二日,萧锐就让高全出马,去调查徐家上下的仆人、护卫。

  他足足去了一整天,才匆匆回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萧锐问道。

  高全道:“我怕打草惊蛇,所以托关系请了徐家的一名管事,把他灌醉,塞了不少银子,才打探消息。”

  “哦?可有有价值的线索?”萧锐忙问道。

  高全道:“通过询问这位管事,并未听他提及十天前有什么外人住在徐家。不过,殿下让我特意问的事有眉目,这段时间徐府中的确有人请了长假,不在府上。”

  “谁?”萧锐坐直身体,连忙问道。

  高全道:“徐显扬的心腹曹管事,听说十几天前突然请了病假,一直没见人影。”

  “嗯?”萧锐一惊,怎么又扯到了徐显扬。

  莫非,不仅仅是徐浩然有关系,他爹徐显扬,这位工部尚书兼文华殿大学士也参与了?

  “艹,大条了。”

  萧锐也突然感觉前面是洪水猛兽。

  狗日的系统,果然不坑死自己不罢休。

  “查!给我查出曹管事的住所,找到他的人!”萧锐一咬牙,狠狠道。

  “是,殿下。”高全立即行动。

  命案发现后的第十二天。

  高全千方百计的打听,终于查到了曹管事的蛛丝马迹。他回了老家,应天府六合县下的一个村庄。

  能查到踪迹,多亏了高全的机灵,直接找到了曹管事的青楼相好,从她那里得到的消息,不然光打听,肯定查不到。

  同时,萧锐也知道人手不够的缺点,单踹高全一人,也不是办法。

  得到曹管事的位置,萧锐坐不住,立即带着萧炎外出狩猎,悄悄到了曹管事的老家,并让高全进村查看。他在村中正好见到了溜达闲逛的曹管事。

  生病了?

  满面红光,生个屁病。

  就是脸、脖子上有被抓伤的痕迹,此时已经结疤。

  高全迅速离开村子,和萧锐和萧炎汇合。

  “怎么样,怎么样?”萧炎立即问道。

  高全看向萧锐。

  “见到了?”萧锐问道。

  高全道:“见到了,正在溜达,不像是生病的人,脸上和脖子上有抓痕。看时间,能和案件对上!”

  “果然是他!”萧炎震惊道。

  萧锐也深吸一口气吐了出来。

  “那么,动机呢?”萧锐目光灼灼。

  “咱们去庐州吧!”萧炎突然说道。

  “嗯?”萧炎心动了,但却摇了摇头,皇子不能擅自离京,跑出去被禁军抓回来就难看了。

  “高全,你去!”萧锐没有人,只能让高全跑一趟。

  “那这个曹管事呢?抓起来?”萧炎问道。

  萧锐却陷入犹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