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4章:以后离他远点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3257 2020.01.22 08:00

  咸王和玲珑公主遇刺时落水,生死不明的消息一经传开,瞬间传遍京城形成热议。

  大批巡防营赶到月亮湖时,燕玲珑、芍药和萧峰还在游船上,平安无事,曹路并未前来刺杀,士兵们也开始在湖中搜寻。

  魏广四散消息后,便火速擒拿了萧峰的心腹仆人,将他敲晕丢进马车,去见萧锐和贾诩。

  另一边,海大富出宫后,亲自率领东厂,锦衣卫协同,追捕京城内的所有刺客。

  而曹路是首场其冲的。

  在东厂开始动手时,曹路已经离开了明王府,看路线是去月亮湖,但半路听闻咸王和玲珑公主落水生死不明,便想着回去。

  不过他已经回不去了,海大富在宫内被陛下一个眼神吓得跪了,此时正在惶恐中,所以派了大批高手围捕曹路,就算他负隅顽抗,也难以逃脱,最后在失去一条手臂的反抗下,被东厂高手生擒。押入东厂监牢。

  相信当明王萧远得知时,第一个念头应该是深感万分幸运,因为曹路离开了他的府邸,所以海大富没有派人冲进王府抓人,而夏皇没让他动明王,他自然也不敢动,便没有去打扰他。

  但第二个念头就应该是恐惧了。毕竟曹路是在距离明王府邸三条街的地方被东厂生擒的,如果曹路晚走或者提前回来,正好被堵在明王府时,不知萧远会不会吓得尿裤子,就算不尿,也心神失守,夜不能寐吧。

  萧锐并不知道曹路被东厂擒拿,此时的他正在观察审问过程,而被审问的对象自然是萧峰的心腹仆人。

  他和贾诩已经从魏广那里得知,曹路没有再刺杀燕玲珑。

  那是否能说明萧峰就一定没有问题,他没有勾结曹路,只是他的心腹仆人投靠了萧远?

  为了知道更多的详细,贾诩让魏广擒来了此人。

  能做萧峰的心腹,还敢投靠萧远,此人的心理素质很强,被擒到这里丝毫不见慌张,高全和他比起来,差了好几条街,所以高全只适合当管事。

  审讯的事自然不用萧锐这个堂堂亲王亲自动手,交给魏广就行,他可是得到了芍药的真传,当年芍药审问夜不归宿的魏广时,手段多样,刺激又过瘾,比如鞭刑、灌水、刺绣、松皮、整骨,现在让他想想还毛骨悚然。

  而萧锐听说这些事后,忍不住的竖起大拇指,年纪大的人真会玩。

  所以,萧峰的心腹仆人虽然很坚强,但持久力不够,属于外强中干的角色,魏广的手段还没有上到三分之一,就昂昂的什么都说了。

  让一旁观看的萧锐更加敬佩魏广之余,更是决定以后自己找女人时必须嘱咐她离芍药远一些,尼玛自己可受不了这些招术,太阴险了。

  问出的结果也符合他们的猜测,是萧远收买了他,让他记下了禁军巡视换防的时间,以及大燕时臣居住房间的位置图。

  但也仅是如此。

  此人没有游说萧峰去找萧锐说媒,是萧峰自己的主意。

  这一点也应征了贾诩的另一个怀疑,萧峰的嫌疑并没有被排除,反而如果他是将计就计,那此人的心机和智商就更了不得了。

  其他就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情况了,便将此人关了起来,然后让魏广出去打探进展。这一打探才知道曹路已经被东厂擒拿!据说只用了短短半个时辰都不到!

  东厂出动了三名五品境武者,曹路负隅顽抗后丢失一条手臂被擒,也算是配得上他暗杀之王的称号。

  萧锐听后乐了,还是夏皇的厉害啊,想要抓谁,只需一道命令,换做自己累死累活,求爷爷拜奶奶都不一定有人愿意帮忙。所以啊,人人都想要做皇帝的权,不想干做皇帝的事。

  不过,东厂没有访问明王府,这是让萧锐惋惜的地方,如果能在萧远的府中拿下曹路,那萧远就百口莫辩了,也许会成为第一个被淘汰出去的皇子。既然没有责问到他,那就只能萧锐自己动手了,两人的恩怨不是一件两件事了,自己不出手,还以为自己是HelloKitty。

  而接下来萧锐要面对的有两件事,其一如何杀了曹路,毕竟任务是诛杀他,他如今被关在东厂,不太容易下手。其二,搞了这一出戏,自己也该收场了。

  他叫上杜鹃,魏广驾着马车再次来到月亮湖外,此时整个月亮湖被巡防营团团围住,正在湖中搜寻,沿湖也有搜查的,外人根本进不去。

  这次,又得萧锐出卖人情了。

  他让魏广去找张劲夫,张劲夫听闻是咸王的侍卫,立即接待了魏广,然后魏广告诉张劲夫已经找到了萧锐和大燕国公主,两人平安无事,为了防止刺客知晓,请张劲夫不要声张,然后他带着张劲夫见到了萧锐。

  “你没事吧。”张劲夫上下打量萧锐,皱眉问道:“不是说中了一刀吗?”

  萧锐笑道:“我和玲珑公主落水后,被水流冲到了岸边,醒来后不敢暴露身份,怕引起刺客注意,便找到魏广,换了身衣服才来这里。当时落水时,也的确中了一刀,但幸好有软甲保护,并没有受伤。”

  张劲夫盯着萧锐看,见他面不改色,于是问道:“你觉得这个说辞,能说服陛下吗?陛下可是雷霆大怒啊。”

  萧锐眨眨眼,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道:“侯爷,小王所言句句属实,不曾有半句谎言。至于我父皇信不信,能不能说服他,还得仰仗侯爷了。我现在身体极其虚弱,差点溺亡,现在想想还浑身难受,并受了风寒,呀,我的头好热,想必是起高热了,咳咳。”

  萧锐摸着冷冰冰的额头,吹起牛来丝毫不含糊。

  张劲夫顿时笑了,指着萧锐说道:“你啊,算了,我也不揭穿你。我现在就命巡防营护送你回府,至于如何说,我替你遮掩了。”

  “多谢侯爷!”萧锐连忙拱手谢道。

  萧锐料想张劲夫会帮忙,一是萧锐所言虽然很假,但他又没有证据说是假的,而且他也不会去证明。再加上他儿子、女儿和萧锐的关系,这个小忙他还是会帮的。

  张劲夫挥挥手,表示不客气,然后迅速离开。

  接下来的事情,是巡防营护送萧锐、杜鹃回去,咸王和玲珑公主得救的消息也传播出去,京城的议论这才消停。

  月亮湾的戒备撤除,张劲夫入宫面圣,闻讯的燕玲珑、萧峰、芍药也立即赶回别院。

  张劲夫入宫面见夏皇。

  “听说咸王和玲珑公主找到了?大难不死,只是受了风寒?”夏皇放下批阅奏疏的紫毫,笑着问道。

  张劲夫道:“回禀陛下,是的,殿下只是受了风寒,而且正在发高热,所以微臣便让人送他回去休息,没来向陛下请安。”

  夏皇点点头,道:“生病了自然要先休息,这是上天眷顾两个不熟悉水性,掉进河里还淹不死的人啊。”

  张劲夫眼角抽了抽,没敢多言,不过他也看出来了,夏皇没想追究咸王的勾当,只是海大富的表情有些幽怨,额…关本侯爷什么事,看我作甚。

  “既然没有别的事,微臣告退。”张劲夫不敢久呆,怕多说露馅,所以立即请退。

  夏皇让张劲夫退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又忍不住笑了:“小七这场戏查到了小五,肯定会有所行动,你命人把消息暗中透露给小五。”

  一旁的海大富万分恭敬:“是,陛下!”

  他明白夏皇的心思,他不是在偏向五殿下萧远,而是因为七殿下萧锐利用夏皇,夏皇便要给他越权的地方一些惩罚。所以才要把萧锐会对付萧远的事,暗中透露给萧远。

  这样,萧远能做防备,而且还能反击,两人又处于平等的层次。

  “至于…他有没有找到其他人的手脚…算了,就这样吧。”夏皇随口说道。

  ……

  燕玲珑、萧峰急匆匆赶到咸王府,就看到了床上一脸苍白的萧锐。

  做戏做全套,幸好有华佗这个神医在,装病是小菜一碟。

  看到萧锐平安无事,燕玲珑和萧峰终于松了一口气,几人简单聊了几句,便被华佗以病人身体状态不佳,把燕玲珑和萧峰赶了出去。

  这一出戏,这才告一段落。

  次日,萧锐继续装病,直到第三天才康复出门。

  虽然他“病”了,但两国的结盟大事未停,并且已经差不多拟定好了结盟条约,今日便能沟通完毕,让萧锐进行最后的确认。

  不过萧锐不关心这个,他在想办法弄死曹路,并对付萧远。

  绞尽脑汁,萧锐也苦无杀死曹路的办法,因为他现在被关押在东厂,总不能自己亲自动手吗?而且那里戒备森严,伍战法也摸不进去。

  除非能从内部攻克,找人动手。

  可惜,萧锐和东厂的人还没熟到那个层次。

  突然间,萧锐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他立即命魏广准备马车,然后前往别院,他准备立即完成结盟条约的洽谈,并于今天面圣汇报,彻底敲定。

  艹!不是说不关心结盟的?

  萧锐突然立地成圣了,以国家大事为己任了吗?

  当然不是。

  他来到别院,拿到了起草的结盟条约,然后看也没看,就提笔在首页加上一条:

  “大燕国玲珑公主强烈要求:为了保证两国结盟友谊长存,不被外方势力干扰,结盟条约达成的前提,请大夏国务必诛杀刺客曹路!以血为鉴!”

  “嘿嘿…完美!”

  萧锐有些得意,以两国结盟大事为条件诛杀曹路,何必用自己动手!

  一旁的燕玲珑连翻白眼,很想提出强烈抗议,但还是忍了,只能背锅。同时心中腹诽:这家伙真是睚眦必报,曹路也没伤到他,就这样紧追不放,置他于死地。

  以后离他远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