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年度大戏,阎王审案!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093 2019.12.06 17:06

  城南,白沙桥。

  徐浩然拎着酒壶闲逛于此,靠在桥栏杆上,灌下几口酒,味道辛辣而苦涩。

  夕阳西下,光辉洒在白沙桥上,此景此情,就如同自己初到天安县的时候,自己拾阶而上,在桥中间与王轻音初次相遇。

  人生只若如初见。

  徐浩然从未想过,自己会第一眼就爱上一名女子。

  为了能和她相识,他第一耽误公务,在天安县久留,甚至创造机会偶遇,和她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就如同天作之合赐下的姻缘,两人都彼此的爱上对方。

  那一刻,天长地久都嫌短,海枯石烂都难分。

  可是如今呢,物是人非,人鬼殊途。

  害死她的不是别人,是自己啊!

  “咳咳…”喝下一口酒,酒劲窜鼻,让他剧烈咳嗽。

  一旁跟随的护卫赶忙上前,想扶起他,并说道:“少爷,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回府了,老爷和夫人非常担心你。”

  “滚!滚远点。”徐浩然一甩袖,挣脱开,然后红着眼怒道。

  两名护卫退远一些,实在搞不明白,好好地少爷为何突然变成这样?从未见过他这样失落,就像丢掉了心似的。曾经的他何等意气风发。

  就在这时,两名卖货郎缓缓走来,路过两名护卫旁,骤然出手。

  两名护卫虽有武艺傍身,岂是东厂培养的高手的对手?直接被近身砍晕,然后架着迅速离开。

  徐浩然对此并不知。

  没人打扰,徐浩然靠在栏杆回忆,不知不觉,天色已深,街道上已无行人。

  刺啦刺啦…

  突然,诡异的声音从不远处的街道传来,就如同铁器划过地上青石板传来的声响,听起来阴森鬼魅。

  徐浩然抬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眼瞳猛收,吓得酒意顿时醒了三分。

  只见两尊身高一丈的人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

  他们披头散发下的面孔,竟然是牛头和马面!口中喷吐出白雾,发出嘶嘶的低吼。

  徐浩然吓得站起身来,就想逃走,谁知脖子一痛,一阵麻意传遍身子,竟让他挪不开步伐。只能瞪大眼睛,眼睁睁看着牛头马面走过来。

  他们是如此的真实,停在两三丈外,居高临下藐视徐浩然。

  “罪犯徐浩然,我等受阎王号令,抓你回阴遭地府,审理王家一口五条亡魂灭门惨案!”牛头嘴角喝道,声音阴沉。

  徐浩然吓得浑身颤栗。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叫喊声:“少爷,少爷!”

  徐浩然转头看去,就看到不远处黑暗中,两名护卫再对其呼喊,看谁衣服,恰是跟随自己的护卫。

  “放肆!”谁知,马面尖叫一声,手中的铁链骤然扬起飞出,直接扫过两名护卫。

  刺啦…

  两名护卫的身体瞬间撕裂,散落在黑暗中。

  徐浩然浑身颤栗,额头上冒出豆粒大汗珠。

  “桀桀…徐浩然,还不随我们回地府?”

  牛头伸手去抓他,徐浩然感觉天旋地转,直接昏迷过去。

  “卡!”

  萧锐躲在暗处,忍不住地叫了一声,颇有做大导演的姿态。

  韦公公带领一众东厂人员走出来,架走了昏迷的徐浩然。那牛头马面卸下脚下的高跷,脱去头上的头套。

  赫然是两名东厂太监假扮。

  至于那被铁链撕裂的尸体,竟是用徐家护卫衣衫伪装的假人,在腰间拽着绳子,铁链飞出时,暗中人拉扯绳索,造成了身体撕裂的假象。

  迅速打扫现场,众人前往下一次场景。

  萧炎竟然要来了牛头,这是用整颗真牛头剥下来的皮制作,套上去活灵活现,在黑暗中更像是隐藏的勾魂使者。

  “我来当牛头,谁也不准抢,打死我也不脱下来。”萧炎叫嚷道。

  萧锐没办法,只能随他性子。

  而他,则换上阎王服装,贴上络腮胡,一番打扮,瞬间化为地狱阎罗。

  “年度大戏《阎王审案》第二场,action!”

  ……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我死了吗?”雨水敲击下,徐浩然惊醒坐起,瞳孔聚焦后看清四周环境,瞬间吓得心脏停了半拍。

  自己竟然身处地狱衙门,上首坐的赫然是地狱阎王。

  只见他面孔漆黑如墨,眉心一道惨白月牙,怒目白牙,长着茂密络腮胡,威严如狱。身上漆黑官袍上,绣着十八重地狱,看一眼都让人心生寒意。

  阎王两侧,是丈高的牛头马面,披头散发下面孔狰狞可怖,身缠铁链,染红红色,似乎是刚刚撕裂自己护卫沾染的鲜血。

  公堂两侧,是鬼差,他们有的长舌、无头,有的无脚漂浮。

  他们都盯着徐浩然,看的他毛骨悚然。

  徐浩然虽然读的是圣贤书,但对鬼神之说也心存恐惧,更何况是做了亏心事。

  “啪!”

  突然间,上首阎王一敲惊堂木。

  没等阎王开口,一侧的牛头哀嚎叫道:“呜呜…堂下跪着的可是罪犯徐浩然!”

  阎王立即瞪了牛头一眼,要不是戏已经开演,这种抢戏的角色一脚就踢走,别以为是九皇子。

  “在下…在下是徐浩然。”徐浩然跪在地上,语气发颤。

  “你可知罪?”萧炎假扮的牛头低吼道:“来人…不,来鬼差,大刑伺候。”

  萧锐真想捂着额头,尼玛,这戏是这样演的吗?

  “啪!”

  萧锐再敲惊堂木,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然后迅速开口,喝道:“堂下徐浩然,你可知本王命牛头马面抓你入地府,所谓何事?”

  “知…道…”徐浩然不敢去看阎王,低头应道。

  “知道就好,来人,带亡魂!”萧锐喝道。

  徐浩然一听,立即抬起了头。

  在他注视下,王家五口亡魂缓缓登场。

  王轻音和他哥哥、父母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王轻音还抱着一个襁褓,他们像鬼魂般走进来,在压抑的氛围反衬下,脸色苍白无色,双眼赤红如血,尤其是脖子上,一道发紫的勒痕。

  徐浩然泪如雨下,他望着曾经美丽动人的王轻音变成了冤死女鬼,那曾经熟悉的模样却变得极其陌生,狰狞的脸上都是怨恨。

  “呜呜…”徐浩然再也坚持不住,嚎啕大哭。

  萧锐一听,乐了。

  韦公公这是从哪里找来的群演,表情真到位。尤其是女鬼,本来容貌和王轻音有六分相似,如今一扮鬼更加像了。

  这样的演员,戏后得加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