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名利宴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187 2020.01.10 12:19

  萧锐最终没有去找夏皇。

  也许是忌讳,也许是想自己先查,总而言之他不想惊动夏皇。既然系统敢下长线任务,就是向萧锐说明,想要探查出她母亲、外祖父的真实身份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急不得,必须从长计议。

  眼下萧锐还有更重要的事。

  首场其中,就是二皇子萧一恒的晚宴。

  当天晚上,萧锐身着淡青色长衫,头顶束着玉冠,腰间陪着琅嬛玉佩,装饰很随意,在伍战法的护送下前往楚王府。

  楚王府和皇宫只有一街之隔,仅靠皇城南门,位置是众皇子府邸最好的,也是规模最大的。这次宴请萧锐,萧一恒很正式,他亲自出府迎接,便可见一斑。

  “七弟,大驾光临,欢迎欢迎。”萧一恒看到走下马车的萧锐,冷傲的脸上浮现了爽朗笑容。

  萧锐拱手回礼:“二哥,弟弟前来叨扰了,怎劳你亲自出府迎接,这样弟弟情何以堪?”

  说罢,身后的伍战法托着一个大大的礼盒上前,萧锐示意一下:“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萧一恒摆了一下手指,身后的管事亲自接了过去,笑道:“七弟这话就见怪了,我来迎接我弟弟,过分吗?走走进入聊,酒宴已经准备好了。”

  “二哥,此次酒宴还有谁来?”萧锐随他进府,好奇问道。

  萧一恒道:“我宴请你,自然只请你一人才显礼貌,自家人就没有找陪酒的人,过会把你嫂嫂喊来,让她替我们斟酒,咱们兄弟二人好好喝一杯。”

  萧锐笑着说道:“那弟弟真是受宠若惊啊。”

  两个平日不往来,感情只是打照面的两兄弟虚以委蛇,也是醉了。

  萧锐在心中暗暗猜测,萧一恒独请自己有何用意?看来今天这酒宴不会平静了。

  “过会我定要自罚三杯,这么长时间,没有尽到一位皇兄的责任和义务。咱俩走动太少。”萧一恒叹了一声,语重心长说道。

  别看萧一恒性子冷傲,但人情世故却极其的熟络,冷傲是他身为皇子的性格,更突显身份,但他冷傲的下面是善于交际的圆滑。为何萧一恒是众皇子中最有可能继承大统的,投入他门下的文武百官最多,不是没有道理的。

  萧锐随萧一恒穿过大半王府,来到一处正厅。

  此时里面钟鼓齐奏,琴瑟和鸣,有美人起舞,风吹四周白纱,熏香四散,灯光摇曳,别有一番美意。

  正厅上首,东西摆放两个案桌,上面放着水果。

  萧一恒居于东侧主位,萧锐坐在西侧。

  “七弟,我们先欣赏歌舞,这是观舞阁最有名的舞娘新编的舞蹈,缥缈兮如天外飞仙,袅袅兮如凤鸣九霄。闲话家常酒过三巡再聊,如何?”萧一恒建议道。

  萧锐笑道:“好!”

  随即,两人欣赏歌舞,暂且无话。

  歌舞退下,宴起。

  丫鬟送来珍馐美酒,最面前翩翩而来的貌美女子,正是萧一恒的王妃李秀儿。

  “皇嫂,臣弟有礼。”萧锐起身拱手行礼。

  李秀儿做个万福,笑道:“咸王莫要行此大礼,折煞嫂嫂了。你二哥说了,今日是家宴,我来为你们斟酒,你们兄弟二人好好喝一杯。”

  说罢,李秀儿为萧锐续酒。

  萧锐伸出手表示感谢,待酒满,端起来敬道:“多谢二哥设宴,既是家宴,弟弟也不讲究什么规矩了,弟弟先借二哥的酒,祝福二哥和嫂嫂身体康健,心想事成。”

  萧一恒和李秀儿也端起酒杯,笑道:“多谢七弟吉言。”

  三人一饮而尽后,萧一恒似乎心有感触,叹了一声道:“七弟啊,你的祝词说的到位,人啊身体康健最重要,心想事成是其次,有了这两条,人生就达到圆满了。我们贵为皇家中人,第一条倒是不难,至于第二条,难上加难了。七弟,你觉得这个世界上,哪两种人之多?”

  萧锐笑道:“追求名,追求利的人最多。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萧一恒一愣,细细品来这两句,大为赞赏:“妙哉妙哉,七弟果然文采渊博,竟然能想起如此两句。没错!这天下为名为利的人最多,多如牛毛,数不胜数,看看这满朝上下,谁不是为了名利?”

  萧锐道:“名利,乃是催人奋斗的良药,若每个人都超然物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天下还有什么乐趣?”

  萧一恒再次鼓掌,笑道:“好一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你说的没错,没有人能拒绝名利,必然会在这个名利场上攀爬。那么七弟,你是喜欢名,还是喜欢利,还是希望名利兼收?”

  来了!

  萧锐早就知道,宴无好宴。

  萧一恒设宴招待自己,必然是试探。

  只是…尼玛刚刚不是说酒过三巡再聊的吗?

  这就安耐不住火辣辣的情绪了。

  萧锐考虑了一下的处境和战略,突然心念一转,有了主意。

  “二哥,名气好,因为名传天下,谁人不识君,这是何等的豪气。利也好,家缠万贯,金银无数,大权在握。弟弟是俗人,自然都喜欢。”萧锐说到这里,稍顿一下,忍不住地叹道:“但我却觉得,人贵在懂得取舍,名虽好,没有这个学识支撑,会身败名裂。利虽然诱人,但没有能力依托,迟早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二哥,你觉得弟弟是喜欢名,还是喜欢利?”

  萧一恒端酒的动作一僵,没想到被萧锐反将一军。

  “父皇给你名,你便喜欢名。父皇给你利,你便能享受利。我也一样啊。”萧一恒回道:“这些日子,七弟风光大露,甚得父皇宠信啊,如今就连接待大燕国使节的任务交予了你,前途无量啊,以后名和利,会缺吗?”

  萧锐却苦笑摇头,叹道:“二哥,原来你也不懂弟弟的用意。”

  “嗯?”萧一恒一挑眉,连忙问道:“莫非七弟另有谋划?”

  萧锐再次反问:“二哥,接下来的京城会是神马样子,你想过没有?”

  他抱拳敬天,继续道:“父皇为了挑选太子,而考验诸位皇子,挑选能继承大统的人选。所以从此以后,京城必将暗流汹涌,我什么处境,二哥不知道吗?母妃去世得早,平日闲散惯了,也没有什么朋友,仗着有些文采,又有什么作用。何不趁机讨父皇高兴,然后寻个差事,尽快离开京城?”

  “七弟想要离开京城?”萧一恒立即站起,似乎不敢相信。

  萧锐看他惊讶的表情,心中暗喜。

  既然你来试探,那就别怪弟弟坑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