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懵了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174 2019.12.03 16:00

  这些天,新婚燕尔的徐浩然睡眠不好,总是半夜惊醒。不是累的,而是做噩梦,被恶鬼纠缠。

  吃过早饭,他准备去都察院,却意外收到七殿下萧锐派人送来的书信。

  萧锐?

  一下子就让徐浩然联想到成亲当晚,这位从无往来的七皇子似乎无意,事后想想又有意的旁敲侧击。

  他莫非知道什么?

  徐浩然感觉心口一紧,忙让下人拿来书信,打开纸张,三个字映入眼帘。

  “王轻音”!

  徐浩然眼瞳猛缩,竟然后退一步,差点没站稳。

  半晌,他问道:“来人还说什么?”

  下人回道:“说请少爷去翠云楼喝杯水酒。”

  “备车。”徐浩然吐出一口气,喝道。

  下人立即去安排马车。

  来到翠云楼下,徐浩然走了进去。大早晨的,翠云楼还没开张,但酒楼老板热情地送徐浩然上了三楼,来到萧锐的包房。

  叩响房门,萧锐亲自打开,热情欢迎道:“徐大人,这么早请你来,没打扰你休息吧。”

  徐浩然拱手道:“早就想结交殿下了,迟迟没有机会,应该是下官邀请殿下才对,岂能让殿下破费?过会定要自罚三杯。”

  两人落座。

  徐浩然主动斟酒,萧锐端起酒杯,笑道:“徐大人如今就职都察院?久闻徐大人的清廉作风,在庐州任通判时,便被百姓们称赞,相信前程似锦。将来和令尊一起,定是大夏国的栋梁支柱。”

  徐浩然也端起酒杯,回道:“能为大夏国鞠躬尽瘁,是下官的光荣。没想到殿下忙于学习,还会关心下官在庐州任通判的政务,下官惶恐。”

  “我对徐大人充满了好奇,所以特意派人去了趟庐州府,哦,还有天安县。”萧锐一口饮下杯中酒。

  徐浩然端起酒杯的手愣在那里,随即放下酒杯,目光注视着萧锐,问道:“哦?是吗?不知派去的人,都查到了什么?”

  萧锐和他对视,发现他目光深沉。

  “徐大人可认识王轻音?他和家人来京见你,回家路中却惨遭杀害,如今京城闹得沸沸扬扬,徐大人为何不主动联系应天府,也能为尽早破案提供一些线索?”萧锐笑道。

  徐浩然眯着眼睛,问道:“殿下是怎么知道王轻音来京是寻找我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啊。我从没见过他们,更不知道命案的死者是他们一家子。哎,真可怜。”

  萧锐问:“徐大人,你是怎么认识王轻音的?”

  “怎么,殿下怀疑是我杀了他们一家子?”徐浩然反问道。

  萧锐叹一声,道:“没有怀疑你,只是觉得五条人命惨死,太可怜了,还有那尚在襁褓的婴儿。徐大人既然认识王轻音,是否能透露一些线索,也能帮助查案?”

  “一面之缘,我在庐州府任职时,去天安县公干结识的,所以并不熟悉。殿下来找我,是找错人了。”徐浩然笑道:“另外,没想到殿下如此仁爱,为了一桩命案不遗余力的亲力亲为。”

  “哈哈…我知道一些事情,自然想探究一下。”萧锐笑道,内心中却感到这个徐浩然真难缠,说话滴水不漏。

  萧锐决定加点猛料。

  “可是徐大人,我怎么听说王轻音抱的孩子是你的?”萧锐问道。

  “不可能!”徐浩然眉头一蹙,怒喝道:“鄙人洁身自好,岂会和王轻音这种残花败柳,人尽可欺的贱人有所牵连?”

  怒气的话说完,徐浩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深吸一口气,笑道:“殿下,我还忙着去都察院签到,还有很多公务要做,你若没其他的事,下官就告辞了。”

  说罢,徐浩然起身就要走。

  萧锐起身拦住他,郑重道:“且慢,我还有一事要告告诉徐大人。”

  “殿下请说!”徐浩然问道。

  “应天府的仵作验尸说,王轻音还是黄花大闺女,并非残花败柳,还请徐大人说话自重。”萧锐语气加重。

  “什么?”

  谁料,徐浩然突然一惊,一脸呆滞望着萧锐。

  萧锐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触动了重要线索。

  “你说什么?”徐浩然再次问道。

  萧锐道:“我说王轻音是清白女子,并非残花败柳,徐大人莫要诋毁死者,死者为大。”

  “怎么可能!她都生下孩子了。”徐浩然低吼道,双眼微微赤红。

  这次轮到萧锐懵逼了:“你不知道她怀中孩子是他一胎同生姐姐的吗?”

  徐浩然一个踉跄,单手抚门。

  “姐姐?她还有一个姐姐?”徐浩然喃喃自语。

  “是啊,两人容貌几乎一模一样。”萧锐说道。

  徐浩然神情古怪,突然哀嚎一声,冲了出去。

  萧锐想拦,都来不及。

  “莫非,徐浩然一直以为孩子是王轻音的,所以觉得她脏,是残花败柳,不知她有姐姐的事情?所以,这才是王轻音一家人惨死的根源?”萧锐寻思道。

  “叮咚…任务完成,降临值+10”。

  艹!

  萧锐更懵了。

  徐浩然没有回府,而是回了家。

  他冲进母亲住的宅子,推门而入。

  “浩然,你没去当值啊?怎么失魂落魄,冒冒失失的。”徐母问道。

  徐浩然红着脸,低吼道:“你和爹故意瞒着我,孩子根本不是王轻音的!我曾经见到的那个放.荡的女人,是她的姐姐,不是她!”

  徐母一愣,随即叹了一声,道:“浩然,你别生气,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你也知道,你父亲为了帮你娶汝阳王的爱女,费劲了口舌,而你却爱上一个民间女子。”

  徐浩然踉跄后退,双目含泪,怒道:“所以你让徐明勾搭王轻音的姐姐,故意让我看到他们缠绵,甚至还瞒着我,说孩子是王轻音的,让我认为她肮脏,不知是谁的野种,还不要脸的跑来说是我的孩子?”

  “哎,我和你爹是想让你死心。只是没想到你那么倔。”徐母唉声叹气。

  轰…

  徐浩然甩开门,立即跑了出去,任凭徐母在后叫喊,也不听劝。

  没办法,徐母只能派人去告知徐显扬。

  徐显扬正在内阁批阅奏折,忽闻家中来信,让他快速回家。

  若无大事,定然不会如此着急,所以他向内阁首辅李明冲请个假,便迅速回了家。

  到了家,徐母向他说明情况。

  徐显扬安抚夫人,道:“别担心,浩然他知道就知道了,他早晚得面对。我现在担心的是谁告诉他的。来人,去查查,今早他没去都察院,去见了谁。”

  “是,老爷。”跟随的仆人立即去查。

  很快,就查到萧锐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