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谁能继承大统?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072 2019.12.05 12:24

  萧锐上完骑射课,刚从校场走出来,就被宫里的内侍太监拦住。

  内侍太监身后还跟着两位御林军护卫,而不是带着随从。这一幕,让其他人都停顿驻足。

  “殿下,奴才奉陛下口谕,请殿下入宫。”内侍太监皮笑肉不笑。

  萧锐皱着眉,看他的阵势不简单,于是问道:“等我换身衣服再随你入宫。”

  谁知,内侍太监拦住去路,笑道:“陛下口谕,立即入宫,不可耽误。”

  “什么大事,让我换件衣服的时间都没有?”萧锐问道:“瞧我现在,浑身汗水,如此模样面见陛下可是大不敬。我能承受,你能吗?”

  萧炎跑了过来,喝道:“狗腿子,仗着我父皇的口谕耀武扬威,本殿下怀疑你们假传口谕。”

  内侍太监躬身道:“九殿下,奴才可没有这个胆子假传口谕,如今陛下和周王都在宫中等候,奴才是怕晚了,让陛下不悦,对殿下也不好。”

  “周王?”

  所有人面面相觑。

  萧景也走来,问道:“可是宗人府的宗令?”

  “是的,八殿下。”内侍太监更加恭敬道。

  萧景看向萧锐,虽然没问,眼神却充满了询问:七哥,你犯了什么事,竟然扯到宗人府?

  萧锐也郁闷了,但随即,他联想到徐显扬身上。

  “走,入宫。”萧锐也不换衣服,立即入宫。

  “七哥,我陪你去。”萧炎叫嚷道,却被萧锐制止了。

  萧锐笑道:“没事,父皇召我入宫,便说明情况不严重,不然的话,早就命宗人府带禁军抓人了,再说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咋咋呼呼,进宫更加添乱。”

  “那好吧。”萧炎这才罢休。

  随后,萧锐随同内侍太监入宫。

  入了宫,萧锐被内侍太监引入养心殿。

  “儿臣拜见父皇,拜见皇叔。”萧锐对夏皇和萧鸣英行礼。

  夏皇点点头,看他一身戎装,说道:“正在参加骑射课?”

  萧锐道:“是的父皇,儿臣正在练习骑射。儿臣请罪,接到父皇口谕,便匆忙赶来,一时疏忽未换穿整齐服饰,此乃不敬之罪还请父皇责罚。”

  主动请罪,避免被御史参奏。

  夏皇笑道:“事发突然,来不及换衣服还在情理之中,恕你无罪,朕召你来,是有件事需要你当面陈述。周王,你来说吧。”

  萧鸣英起身,然后看向萧锐,沉声道:“七殿下,本王今早接到检举,说你私藏巫蛊人偶,诅咒当今陛下。”

  “啥?”萧锐有些懵,随即笑道:“巫蛊人偶?皇叔,这纯属诬陷。”

  萧鸣英继续道:“所以本王面呈陛下后,派人去了端王府,果然从你住的宅子中搜到了人偶!你还有什么要说?”

  “让我说?这很显然是诬陷,在我房间里搜出来就是我做的,这根本算不了物证吧。”萧锐笑道。:“还请父皇明鉴。”

  巫蛊人偶,的确是诬陷皇子的一个手段,毕竟诅咒当今皇帝早死,势必会触怒皇帝。萧锐也怀疑,是徐显扬的手段,但他玩这一出阳谋,明摆着都能看出来是阴谋,夏皇又不傻,又为何还这样做呢?

  恶心自己?

  不,萧锐认为,这是一种警告。

  这时,夏皇点点头,道:“单凭一个搜刮的人偶,的确算不了证据。但是,为何不在其他皇子的房间内搜到?这是值得关注的。锐儿,你平日深居浅出,和外臣们少有往来,为何会遭人陷害呢?另外,你说是诬陷,可有自证清白的证据?”

  听到这些话,萧锐抬头看向夏皇,却发现他嘴角含笑,笑容古怪而又高深莫测。

  但却没有生气的意思。

  萧锐回道:“父皇,可否让儿臣看一下巫蛊人偶?”

  夏皇点点头,命海公公将巫蛊人偶呈给他。

  看着托盘上的人偶,巴掌大,布料制成的男性模样,穿着龙袍,身上贴着一张人长的黄纸,用朱砂写着夏皇的姓名和生辰,并且身体四肢和额头还插着银针。

  萧锐一看,顿时笑了。

  “锐儿,你找到自证的证据了?”夏皇笑着问道。

  萧锐微微眯起眼睛,思维活络,突然抱拳道:“儿臣无能,未找到证据。儿臣愿意回宗人府接受调查。”

  “嗯?”

  殿内所有人一惊。

  萧鸣英说道:“萧锐,你可想清楚,一旦入了宗人府,在想出来可不容易。就算是清白,也挡不住悠悠之口的猜测。”

  “儿臣说是诬陷,可惜无自证清白的理由。就如同父皇说的,若是诬陷,为何不诬陷别的皇子,反而诬陷我?所以儿臣甘愿回宗人府,接受任何调查。”萧锐坚决道。

  “你呀,糊涂…”萧鸣英气愤道。

  夏皇盯着萧锐,嘴角隐晦了微扬,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宗人府展开调查吧。”

  “是,陛下。”萧鸣英只能领旨。

  萧锐乖乖地随萧鸣英离开大殿。

  夏皇拿起一份奏折准备批阅,随即放了下来,抬头看着萧锐离去的背影,笑着摇摇头。

  “陛下,锦衣司那边来报,最近七殿下正在调查狩猎场命案。”海公公突然提及此事。

  夏皇喝了一杯茶,笑道:“竟然连朕都看走眼了,这小家伙深藏不露啊。”

  “陛下,巫蛊人偶之事,七殿下明明能自证清白,为何?”海公公语出惊人。

  夏皇笑道:“这也是我感觉有意思的地方,看来这小子想借题发挥,看他如何折腾。”

  “是。”海公公恭敬道。

  突然,夏皇捂住胸口,剧烈咳嗽。

  “陛下,可要唤御医?”海公公连忙搀扶,问道。

  夏皇摇摇手,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没事,萧锐、萧景、萧炎都不小了,也该开府了。”夏皇悠悠道。

  海公公不敢多说。

  夏皇继续发问:“九位皇子中,你说的谁能继承大统?”

  海公公保持沉默,不敢乱说。

  “朕已经无力开疆拓土,一统华夏,大齐国日渐繁华,大燕国也蒸蒸日上,大夏国不需要一位守成的国君,而是一位可携天下大势的皇!”夏皇喃喃自语。

  海公公很少见到夏皇如此模样。

  昔日的皇已老,岁月踌躇。

  与此同时,萧锐跟随萧鸣英进了宗人府。

  不到半天时间,消息传遍了京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