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自称诗王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377 2019.11.26 12:16

  不上课的时候,萧锐有鸡的活力,狗的动力,太阳未升便能起来看风景。可惜一旦碰到上课的日子,就想躲在被窝里,让被子把自己勒死算了。

  “高全,救我!我被被子缠住了。”

  “要不替我请个假?就说我和被子打架两败俱伤?”

  “谁能救救我!啊…”

  ……

  高全已经司空见惯,自家主子什么都好,就是不爱学习,培养自己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他写课业,集文殿的博士们若是知晓了,会不会被气死?

  “殿下,再不起床,上课就迟到了。今天是靳博士的课。”高全提醒道。

  萧锐噌的一声跳起来,一边穿衣,一边骂道:“靳老头的课?这下子死定了。上节课他留了什么任务嘞?哎呀,我太忙了,完全想不起来。”

  “以春为题,作诗一首。”高全提醒道。

  “作诗?”萧锐闻之,立即恢复淡定:“我还以为又是古文注解呢,作诗好啊,小爷我不敢自诩诗圣,但诗王还是敢当的!”

  “金毛狮王么?”高全问道。

  “滚!”萧锐笑骂道。

  用过餐,高全驾车缓缓驶向皇城。

  进入外皇城,来到东北角的集文殿前,萧锐下车步行。

  “七哥!七哥!”

  没走两步,萧锐就听到身后有人呼唤自己,声音轻挑愉悦,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七哥,你怎么不理我。”一位少年跑过来,面容清秀。

  萧锐瞥了他一眼,道:“是老九啊!你来的蛮早,今天没请假。”

  少年正是九位皇子中年纪最小的九皇子萧炎。

  “我嘴甜勤奋又好学,请过假吗?倒是七哥,你今天转性了?也来这么早。”萧炎笑嘻嘻道:“七哥,今日下课,我去四哥家找你玩好不好?”

  “不好,我没空。”萧锐拒绝道。

  萧炎继续道:“你忙什么?我陪你一起好不好?”

  “蹲大号,你也要陪?”萧锐无语道。

  萧炎想了想,郑重点头:“那我留着,下课陪你一起。”

  “…”萧锐加快了脚步。

  萧炎紧紧跟随,像个说不完话的喇叭。

  进入集文殿,萧锐见到了八皇子萧景。

  他的年纪比萧锐小半岁,只比萧炎大半岁,但性格比萧炎老成太多,如今又拜入大儒邱夫子门下,更是骄傲了几分。毕竟在大夏国的儒士中,邱夫子的名号能排进前二十。

  他也看到了萧锐和萧景,简单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萧炎纠缠萧锐,敢言语嬉闹,但面对萧景这位八哥,也不敢闹腾。

  毕竟,八哥的名号不是白叫的,嘴上功夫了得。

  在集文殿一同学习的,除了三位皇子,还有其他亲王、郡王的世子。夏皇并不禁女子学习,所以还有公主、郡主,一共二十三位。

  萧锐找了最后排的角落座位,懒散的趴在桌子上。和最头排正襟危坐的萧景相比,萧锐永远都是最低调的,如果能把身旁的萧炎带走,那就更完美了。

  靳博士来了。

  手持戒尺背着手,老态龙钟般晃悠悠进了屋,他扫视一圈,目光所过,所有人目不斜视。

  “呦!萧锐来了。”

  靳博士盯着最后排的萧锐,来了一句。

  萧锐的嘴角扯了扯,没办法,一年前初来宝地,就仗着皇子身份旷课,三天一大请假,两天一小请假,还顶撞靳博士,最终惹怒了夏皇,被责罚了一顿。

  要是能早知道自己的处境,哪还敢飘啊。

  “上课!”靳博士来到将台,说道:“上节课,老夫布置的课业准备的如何?以春为题,赋诗一首,不准抄录、代作!佳作者,老夫有奖励。而胡闹者,哼,老夫的戒尺也不留情。”

  “啪!”

  戒尺敲在桌子上,啪啪作响。

  “谁先来?”靳博士扫视众人。

  八皇子萧景站起来,躬身道:“博士,学生先来。”

  靳博士露出笑容,道:“好!”

  萧景念道:“杨柳徐徐细雨晴,残花落尽见流莺。春风一夜吹乡梦,又逐春风到梦城。”

  “此诗,是学生见母妃思念故乡有感,而作。”萧景笑道。

  靳博士点点头,点评道:“在整首诗中,春扮演了一个贯串始终的角色。它触发乡思,引动乡梦,吹送归梦,无往不在。写的不错,看出来是你课后认真思考的成果,我给你上品。”

  “谢博士。”萧景大喜,眼角扫视课堂。

  突然。

  他看到后门外站着一位中年男子,他吓得连忙将头转过来,虽然没看清面容,但那身杏黄色绣着龙纹的便服,还说明不了身份吗?

  夏皇在观课!

  萧景心中暗喜,自己作诗时,父皇肯定在门外,此诗既能表明自己的文采,还能侧面反映自己重孝道,想必父皇看看在心中。

  靳博士自然也看到了夏皇的身影。

  他不露声色,问道:“下面谁来?”

  睿亲王家的世子起身,老老实实作了一首诗。中规中矩,并不出众。靳博士给了一个下品。

  二十三人陆续作诗,最后只剩下萧锐和萧炎。

  靳博士心知肚明,故意问道:“还有谁没念?”

  萧炎微微侧头,问向萧锐:“七哥,你先上?”

  “你来吧,我的诗太好,压轴。”萧锐用手托着下巴,感觉无聊透顶。

  萧炎撇了撇嘴,然后起身,道:“博士,还有我。”

  “两只麻雀鸣青柳,一行白鹭飞青天。窗外山头都是雪,遥看河上一排船。”

  “噗…”萧锐忍不住笑出声,赶紧又捂住嘴。

  萧炎幽怨的瞥着他,这诗好笑么?

  靳博士瞪了萧锐一眼,说道:“虽是打油诗,却能看出来你的用心,因为你观察了身边的环境,这是值得表扬的。萧锐,你觉得好笑,莫非有上上品佳作?你若作不出,休怪我责罚你!”

  叮咚…

  萧锐脑海中突然想起提示音。

  闭目下,一行信息码跳出来。

  “新任务:接受靳博士挑战,完成上上品诗词,降临值+5。”

  萧锐挑了挑眉,他倒要看看当降临值收集满,到底有啥功能。

  站起身,萧锐躬身:“博士,学生文采欠缺,上上品的诗句,是不是太难了?”

  “难?那你还取笑他人?”靳博士喝道:“这样吧,你若能作出上上品诗句,以后你请假,老夫就批准绝不责问你。而如果你不能作出上上品诗句,亦或是有抄写、代作的嫌疑,我会罚你抄写《大学》五遍!亲自抄写,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离开集文殿。”

  呦,这老家伙逼自己露一手啊,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今天我就发发威。

  “好,博士言而有信,学生也自然同意。”萧锐傲气道:“那就请博士点评我的诗句。”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这是四字短诗,是有感而发。下面还有五字绝句,靳博士请听: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我还在七言绝句,不如也一并念来: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靳博士,这些诗否有能入你法眼的?不够,我还有词呢,唱歌也行哦。”

  萧锐得意洋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