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系统逼我做皇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水落石出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2682 2019.12.29 13:18

  伍战法擒拿着县尉,萧锐和诸葛流萤回到了秋阳县。

  进入县城,百姓瞬间哗然,因为他们看到了什么?

  县尉像一条狗,被绳子捆绑着,被一个黑大汉牵着,这是在遛狗吗?

  百姓们议论纷纷指指点点,脸色露出讽刺和讥笑,萧锐目睹在眼中,看来这位县尉的名声极其不好,百姓埋怨在心中。

  回来的路上,萧锐想了前后经过,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只等见到老县令再定论。

  来到县衙,闻讯赶出来的老县令看到灰头土脸的捕快和团结兵,虽然手持兵器,但如丧考妣,吊在后面。县尉被绳子捆绑,一脸苍白无色,而造成这些的,都是帮他剿匪的萧锐三人。

  “你们…这…”老县令指着萧锐,竟然有些蒙圈不知道说些什么。

  萧锐问道:“县令大人,我替贵县剿灭土匪,这才刚走,就被冤枉杀了县丞,大人,这种行径可不地道!”

  老县令道:“并非本官不地道,而是县尉命仵作调查过,王县丞被杀所受刀伤,皆出自你们的兵器,所以我命县尉追赶你们,尽量生擒,便是想带你们回来仔细调查。若不是你们所为,自然还你们清白。”

  萧锐瞥了一眼县尉,伍战法一脚踢中县尉后腰,让他跪了下来。

  这前后问题的节点,都出自县尉,自然他的问题最大。

  “县令大人,何不升堂审问,我们三人愿意自证清白。”萧锐笑道。

  老县令点点头,道:“好!”

  当即,老县令命令升堂开审。

  萧锐陪着老县令进入时,隐晦地亮了一块令牌给他,老县令吓得差点跪了,被伍战法扶住,这才没有表现出来。

  “查出真凶,暂且不要暴露我的身份。”萧锐低声道。

  老县令擦擦汗,认真地点头。

  众人来到衙门大堂,老县令上座,一派惊堂木,喝道:“升堂!”

  “威武…”两侧衙役发声。

  此时堂内,有萧锐三人,县尉、徐主薄、仵作以及王县丞家中的目击者。

  仵作和目击者随声下跪,县尉被捆绑走了一路,受尽羞辱,此时自然发难,对着萧锐喝道:“萧七锐,县令大人审案,你为何不跪?莫非藐视公堂?”

  没等萧锐开口,老县令猛敲惊堂木,喝道:“住嘴!跪什么跪!萧..七锐公子对本县有恩,允许不用行礼,堂下目击者,本官且问你,王县丞被害时是何时?”

  目击者是位中年仆人,他颤巍巍道:“回禀青天大老爷,大概是寅时末,天色初亮,他们三人潜入府中,杀害了我家老爷。”

  老县令又问道:“他们行凶时,你是亲眼所见?”

  “是的,大人。他们没有蒙面,我藏在暗处,亲眼所见!”目击者似乎很害怕,眼神不停地偷瞄县尉。

  萧锐却笑了,一抱拳,道:“县令大人,我们的兵器昨日就交给了衙门仵作,卯时三刻才送还回来,难不成我们寅时偷盗兵器,去杀的人?这是第一个疑点。”

  “第二个疑点,我们和县丞无仇无怨,为何要杀他?”

  “第三个疑点,我们杀人时,为何不蒙面?故意告诉别人,我就是杀人凶手?”

  王县令一寻思,果然发现这三处疑点可疑,立即训斥:“堂下证人,你可知道做伪证的代价?”

  目击者吓得浑身发抖。

  这时,县尉帮衬道:“回禀大人,萧七锐所说的三处疑点并不可疑,他明知兵器在仵作间,故意盗走杀人,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至于你们和王县丞是否有仇怨,我们并不清楚,至于不蒙面杀人,更是说明你们猖狂,以为杀人时万无一失,却不想有目击证人。”

  萧锐冷眼打量县尉,看他一脸匪气,越加明白有问题的是他,于是问县令道:“大人,我问几句目击者。”

  说着,走向目击者,问道:“你说我杀的王县丞,我是左手持刀,还是右手持刀?”

  “右手…”目击者说道。

  萧锐却笑了:“昨天剿匪我右手受了伤,而且我擅长左手,你在说谎!”

  目击者慌忙改口:“大人,当时我吓傻了,可能看的不清楚。”

  “看的不清楚,你就看清我的脸?更何况,杀一个普通人,值得我们三人同时出手?”萧锐讽刺道:“团结兵和捕快全副武装,也拿不下我们三人,我们用得着同时出手?县令大人,还请明鉴。”

  老县令不傻,他也看出了目击者有问题,立即下令衙役严刑逼供,兵道:“堂下证人,你可要想清楚,若是再不说实话,大刑伺候!”

  县尉又想参合,却被老县令喝道:“县尉,你退下!此人若是不招,直接杖毙!”

  衙役立即用水火棍压住目击者,吓得他浑六神无神,突然,一名衙役举起水火棍朝着屁股一击,啪…

  “大人,我招,我招!”只被打了一棍,目击者便承受不住,哀嚎招供。

  老县令抬头,止住了杖罚,问道:“从实招来!”

  目击者指向县尉,道:“是县尉大人让小人这么样说的,是他!”

  县尉脸色阴晴,他本来以为带人出马,就能以拘捕为由擒杀三人,却没想到功亏一篑,此时计划败露。

  但县尉脑子转的飞快,立即抱拳道:“大人,下官知罪,我们发现王县丞被害时,并未看到真凶,但证据表明他三人有嫌疑,所以为了不放过这三名真凶,才出此下策。”

  “哼,知法犯法,过会本官在治你的罪!”老县令瞪了县尉一眼,随即面容一变,笑着对萧锐说道:“三位,证据不足,你们无罪释放。”

  萧锐却笑道:“此事还没完!县令大人,县丞之死非同小可,不查清楚,如何对朝廷有个交代?不如严厉审讯土匪头目的妻子,也许能从她口中得到真相!我怀疑,和土匪勾结的,并非捕头马东!”

  “不可!”县尉立即喝道:“县丞之死,为何要审讯土匪头目的婆娘,这岂不是乱了套,大人,他三人虽然无罪释放,但依然有嫌疑。更何况,衙门办事岂容贩夫走卒参合,大人,下官申请驱除他们出去。”

  老县令也看出了县尉的声色内敛,于是一派惊堂木,喝道:“来人,带土匪头目的妻子!”

  很快,那名妇人被压入公堂。

  看到萧锐三人平安无事,妇人楚楚可怜的脸上出现怨毒。

  萧锐思来想去,觉得自己会被县尉冤枉,归根结底是土匪之事,如此看来,和土匪勾结之人,并非县尉的侄子那么简单,看来自己也被仁慈欺骗了。

  “堂下罪妇,从实招来,和尔等勾结的到底是衙门中的谁!”老县令吹胡子瞪眼喝道。

  妇人可怜兮兮,不停地磕头,还是指认是马东所为。

  老县令大怒,立即大刑伺候,杖责二十棍。

  二十水火棍下去,妇人的屁股已经血肉模糊,趴在地上痛得连呼吸都断续。

  “还不招?”老县令喝道。

  但妇人依然嘴硬。

  萧锐叹了一声,有些佩服此女的坚硬和毅力,说道:“罪妇,你以为不说,就什么都查不到吗?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今日之事你死罪难逃,我能答应你,将你儿子带入京城,虽是奴隶身份,却比其他人活得要好,你可愿意说出真相?”

  妇人转头,盯着萧锐,声音含糊道:“你是谁?”

  萧锐从怀中取出皇子令,喝道:“本殿下乃大夏七皇子,萧锐是也!”

  刹那间,公堂上下一片寂静。

  老县令慌忙下来行礼参见。

  县尉一个踉跄,瘫坐在地上,双目瞪大望着萧锐。

  片刻后,堂内所有人跪拜参见。

  萧锐看着地上的罪妇,她眼中一片死灰,但随即浮现惊喜,叫道:“殿下,罪妇愿意招,是县尉,他原名丁大凯,是我家汉子的结拜兄弟,当年他们杀了上任的县尉,便由他假冒县尉!”

  此话一出,堂内再次哗然。

  县尉,不,丁大凯闭上了眼,终于垂下来了头,他知道,自己完了。

  老县令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