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修仙从沙漠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纵鼠归巢

修仙从沙漠开始 中天紫薇大帝 4073 2019.11.30 18:19

  周阳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同辈族人的心理阴影。

  周宝的表现看在他眼中,也只以为对方是性格内向的原因,并没有太过在意。

  说到底,他和周宝并无多少交情,以后照顾对方,也是看在三爷爷周荃的面子上,两人打交道的情况注定不会太多。

  所以他也只是客气的说了几句客套话,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其实在整个周家的“元”字辈族人里面,周阳也是个异类。

  他因为前世记忆的原因,从小就早慧,不喜欢和那些同龄族人一起玩耍,而是喜欢一个人躲在僻静处安静修炼,经常一坐就是一天。

  他能够这么年轻就达到如今这份修为,除了灵根资质不错外,这方面的功劳占比也很大。

  小孩子都是贪玩好动的,小小年纪哪静得下心打坐修行,不是周阳这样身怀前世记忆的人,也就只有那些天性冷淡不知乐趣为何物的人,才能在孩童时期保持高强度修行。

  而这种特立独行的行为,自然也就让周阳和同辈族人们关系变得很淡,甚至一度被那些同辈族人们集体排挤孤立。

  等到那些同辈族人长大成年后,明白个中道理并向他道歉之时,这种疏离感已经形成,即使他并不在意,那些同辈族人们也会因为心中羞愧而不愿在他面前多待,关系也就得不到多少改善。

  这种情况随着他修为越来越高,名气越来越大,只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以致于到如今,他那些同辈族人们,只能抬头仰视他这个在修为上面一骑绝尘将他们远远甩开的天才族兄(弟),完全失去了和他平等论交的勇气。

  不论如何,周宝这位族兄的到来,确实帮了周阳一些忙。

  这位族兄虽然修为不咋样,好歹也是一位练气四层修仙者,有了他在,周阳就可以放心的把青萍山内十几亩灵田和一些矿上的杂事交给对方打理,安心和周荃老人前往矿洞蹲守等待那只【食金鼠】妖兽到来。

  这时候就显现出修仙界的残酷了。

  即使明知道【食金鼠】的再次到来,一定会造成矿洞内挖矿的矿工死亡,在周荃老人的坚持下,周阳关于让矿工们暂时停工撤出矿洞的提议,直接被老人无情的否决了。

  老人不单单是无情否决了他的提议,还严词厉色的给他上了一堂教育课。

  “小九你一定要记住,我辈修士,最忌心慈手软,不论是今天这些庸庸碌碌的凡人矿工,还是老夫这样的家族修士,只要舍弃我们能够换来家族的强大,能够让家族继续传承下去,那么你就该毫不犹豫的舍弃我们!”

  “壁虎断尾可以重生,只要家族能够传承下去,我们这些被断掉的尾巴,迟早都会在下一辈身上长回来!”

  “你是我们周家的希望,日后你要是能筑基成功,周家的族长之位就会传到你手上,到时候你若是心慈手软造成祸事,害得就不止是你一人,而是整个周家!”

  平时一脸慈祥和蔼的老人,说起这些话之时,脸色却是说不出的冷酷,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周阳知道,这一刻,对方不再是以一个和蔼长辈的身份在和自己说话,而是在以家族长老的身份在告诉自己。

  作为修仙家族的子弟,凡事一定要以家族利益为重,万不可因为个人的心慈手软,给家族造成巨大的损失。

  说实话,这种家族利益至高的理论,他并不是完全赞同,但是他也知道,这才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修仙家族的正常生存方式。

  而且周荃老人的做法虽然显得冷酷不近人情,但实际上却是快速达成目的的最好选择。

  妖兽不是野兽,野兽只会凭本能行事,而妖兽除了拥有妖气力量外,还开启了灵智,二阶妖兽的灵智已经不低,懂得进行简单的思考。

  如果他们下令矿洞中的矿工撤出去封闭矿洞,那只【食金鼠】妖兽过来后发现这种情况,肯定会意识到不对劲,根本不会再现身。

  所以,为了引诱这只妖兽出来,必须要让矿工们充当人饵,必须要有人为此牺牲!

  因此周阳最终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能默认了周荃老人的做法。

  以矿工为人饵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让矿工们知道的,所以在做出决定后,周阳两人都是利用敛息术收敛气息,悄悄藏身在矿洞内某条无人支道内等待了起来。

  等待是煎熬的,因为谁也不知道【食金鼠】什么时候会过来,周阳和周荃老人都不敢弄出任何动静,更别说是修炼了。

  为了这次蹲守顺利,周荃老人甚至提前准备好了两瓶二阶灵丹【辟谷丹】,练气期修士服用一枚丹药,能够维持7天的身体所需不用再进食。

  这一遵守,便是十几天。

  十五天后的一个下午,周阳因为太过无聊而拿出老族长所给的炼器典籍研究着炼器术之时,原本尽是些矿工敲敲打打挖矿声的矿洞内,忽然响起了矿工们惊恐欲绝的惊呼声。

  “啊!有妖兽,妖兽杀人了!”

  “快跑啊,快去请仙师大人除妖!”

  矿工们惊呼着,哭爹喊娘的扔掉手中矿锄等工具,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的拼命向着矿洞外面跑去。

  却是没有人发现,他们口中的“仙师大人”,早就已经出现在了矿洞中。

  周阳和周荃自听见矿工们的惊呼声起,便马上收起敛息术行动了起来。

  他们没有和矿工们去挤那狭小的矿道,而是直接施展出“土遁术”绕过矿工们直奔事发地。

  不一会儿后,两人便赶到了【食金鼠】的行凶现场,再次看见了这头凶恶的妖兽。

  “以血为引,血灵显形,着!”

  一见到【食金鼠】身影,周荃老人便咬破舌尖张口一喷,直接喷出一口精血施展出了“血灵印记”法术。

  只见血光一闪,【食金鼠】还未反应过来之前,身上便陡然多出了一个血光闪耀的印记。

  以周荃老人练气九层的修为施展出“血灵印记”法术,这个印记至少能够在【食金鼠】身上持续一天时间,而只要印记存在一刻,只要双方距离不超过千里,周荃老人便能通过冥冥中的感应,随时找到【食金鼠】的位置。

  而【食金鼠】显然还不知道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血光印记代表着什么。

  它在血光沾身之时,确实吓了一跳,以为这个上次将自己打成重伤的人类,又对自己施展了什么妖术。

  等到发现血光印记沾身后并未伤到自己分毫,它浑身毛发一舒,猩红的鼠目中闪过一抹人性化讥讽之色对着周阳二人一阵龇牙咧嘴。

  吱吱吱!

  它口中发出一阵尖锐的鼠叫声,身影一动瞬间钻进大地中,消失在了周阳二人视线里。

  “好狡猾的畜生,竟然学聪明了,不过想在老夫面前玩声东击西,你还嫩了些!”

  正当周阳严阵以待的祭出【银罡盾】法器,全神贯注的防备着【食金鼠】突袭之时,周荃老人却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沉声低喝着揭破了那畜生的行踪。

  原来【食金鼠】上次吃过亏后,已经对老人的“指地成钢”法术生出了畏惧之心,根本没想着再和两人正面交手,而是玩起了“声东击西”的把戏。

  它看似遁地隐藏身形准备偷袭二人,实则是悄悄遁向了矿洞出口,追杀向了那些逃走的矿工。

  “走,咱们去矿洞出口。”老人一声低喝,身形一动,直接收起自己那件金瓜大锤法器向着矿洞出口赶了过去。

  后知后觉的周阳见此,也连忙紧跟着追了上去。

  而在矿洞出口处,刚刚死里逃生一场的矿工们还来不及庆幸,便见到一头狼狗大的黑老鼠从地下破土钻出,张口就咬向了最近的几人。

  “跑啊!”

  骤然的惊变,吓呆了众多矿工,然后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所有人顿时如同受惊的麻雀一样,呼的一下子四面八方疯狂奔逃了起来。

  只是这些两条腿的凡人,又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妖兽。

  只见得地面上一道巨大的黑影左冲右突一阵突刺,逃跑的矿工们就像是麦子一样惨叫着成片倒伏了下去,短短十几息时间里,数十个矿工就倒下了近半。

  照这样下去,最多一分钟不到,这数十个矿工就得全部死在【食金鼠】爪下。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

  在【食金鼠】蹿上地面大开杀戒之时,发觉不对的周阳和周荃老人终于赶到了地面。

  指地成钢!

  指地成钢!

  两人看着满地追杀矿工的那道黑影,不约而同的用出了“指地成钢”法术封锁大地。

  不同的是,周荃老人是释放自身所学的法术,而周阳却是使用周荃老人交给他的二阶符箓。

  这封印着“指地成钢”法术的二阶法符,乃是周家“光”字辈三长老,二阶上品制符师周旦亲手所绘,是周荃老人上次返回家族后,特地向这位五弟讨来的。

  这时候两个“指地成钢”法术一同使用,瞬间就将【食金鼠】周围上百平米内的土石化作了精钢,让它的遁地之术失去了用武之地。

  然后不待它从这惊变中反应过来,周荃老人那件金瓜大锤法器已经破空砸向了它的脑袋。

  “赤炎剑,去!”

  周阳口中一声低喝,也没有干看着,果断祭出了自己十五岁生日之时,父亲送给自己的二阶中品飞剑“赤炎剑”。

  只见火光一闪,周阳祭出的“赤炎剑”,反倒是先一步斩到了想要逃跑的【食金鼠】身上。

  然而就像周荃老人当初所言那样,【食金鼠】皮毛坚韧,非二阶上品法器不可破。

  二阶中品的“赤炎剑”斩在它身上,只是稍稍斩落它一缕鼠毛,在它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印,根本无法伤到它真身。

  不过周阳并不因此感到沮丧,因为他这一剑,本就只是想着牵制一下【食金鼠】,给周荃老人的金瓜大锤法器创造机会。

  果然,被他这一剑一拦,【食金鼠】身形不可避免的稍微迟滞了一下,就是这一下,让得后面紧追上来的金瓜大锤重重砸在了它脊背上。

  吱——

  重锤加身,【食金鼠】顿时一声惨叫栽倒在地,大口大口往外狂喷着鲜血,其中甚至还带着一些血肉模糊的内脏碎片。

  周荃老人的“憾地锤”法器中那“憾地”二字可不是白叫的,一旦被这件法器砸中,便会激发法器中的“憾地”神通,形成一股强大的震荡力量对敌人造成二次伤害。

  【食金鼠】因为吞噬金属成长的原因,皮毛骨骼都很坚韧坚硬,等闲法器难以伤它。

  但它身体防御力再强,内脏这些器官总不可能也和金属一样坚硬,“憾地”神通激发的震荡之力落到它身上后,瞬间就对它的内脏造成了极大伤害,形成了严重的内伤。

  这已经是它第二次栽倒在同一招下了。

  “厉害,三爷爷果然是老当益壮,老而弥坚,姜还是老的辣啊!”

  周阳收回飞剑,满脸赞叹之色的对着老人一阵吹捧。

  当然他这也不是完全的拍马屁,老人的实力,确实要比他强得多,毕竟就算不计较法器的差别,两人的修为也是相差了足足三层,一个是练气中期六层,一个是练气后期九层。

  而能够得到他这个周家年青一代第一人如此称赞,哪怕明知道他这话有吹捧夸大的成分在里面,周荃老人也是忍不住一阵得意,不禁手捋胡须呵呵一笑道:

  “呵呵呵,小九你过奖了,老夫不过是仗着年纪痴长你一些年岁,等再过个十年八年,小九你的修为提升上来,到时候再收拾这等孽畜,定然是手到擒来。”

  “那就借三爷爷吉言了,侄孙一定会以三爷爷为目标努力修行的。”

  周阳脸上微微一笑,也是毫不客气的接受了老人的称赞。

  他们两人这里互相吹捧着,也没人去管那身受重伤的【食金鼠】。

  直到【食金鼠】一路吐血的拖着重伤之躯跑出“指地成钢”法术影响范围,遁入地下消失之后,两人才相视一笑,像是偷到鸡的狐狸一样,脸上笑出了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