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超级系统之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神圣的屎

超级系统之家 奥卡姆Q 2279 2019.09.13 15:37

  不要误会,这些“眼球”们并不是粪海狂蛆,也不以吔屎为生。

  马里亚纳海沟底下的“母树”初次降临地球的时候就发育过一次,散播出去了上万颗“种子”。

  第一批“种子”其实都是“眼线”,它们“知道”水是生命之源,所以顺着一切连通着的水流,包括海洋、湖泊、江河、地下河,然后以宝石的样子登陆,迷惑世人。

  普通人拿到它们,最多把它们当做玩具或者珍宝,有科学精神的有可能把它们带进实验室做各种实验,但检测结果会让他们失望,因为它们无法被切割、腐蚀、燃烧、冰冻、高能射线透视,就算最顶尖的物理实验室,也只能把它们压扁了搓圆了拉长了,只能做到普通的形变而已。

  这种状态的它们会被有心人持续关注与研究,因为人类的好奇心非常旺盛,科研精神也讲究打破砂锅问到底,所以这样的“绿宝石”会逐渐变得炙手可热。

  然后它们就会正式进入人类社会的视野,被各种传看、展览,就这样,它们找到赵贺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倍。

  这就叫“广撒网”,总有捞到赵贺的那一天。

  在真正遇到赵贺的那一刻,某只幸运的“绿宝石”才会从休眠状态下觉醒,然后向母树汇报赵贺的位置。

  是的,这就是那棵海底巨树的计划,它是植物型的,本身并不具备移动能力,又因为刚穿越位面来到地球,就倒霉地降临到了地球最深的深渊里,上万米的水深屏蔽了它感知赵贺位置的能力,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用自己的“种子”们化作眼睛,前去寻找了。

  这种被动的寻找方式,其实是非常耗费工夫的,但也许是赵贺太倒霉了,恰巧遇到了一个捡到“绿宝石”的小偷,然后又恰巧被这个小偷了钱包,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他“激活”了那颗“绿宝石”。

  那颗“绿宝石”变回原形,也就是眼球的形状,在确认了赵贺身份之后,立马沉入地下河通风报信。

  母树发射了一大堆“同伴”过来,首先要确认赵贺来过这里的证据,用特有的感应能力,“眼球”们冲出地下河,穿过城市的下水道系统,来到了机场,然后找到了饱含赵贺气息最浓厚的物体——一坨坚硬的粑粑。

  嘿,你看这坨屎,它又大又圆,它是如此的坚硬,以至于赵贺拉它的时候差点脱……呕,不说了。

  总之,“眼球”们很兴奋地确认了赵贺位置信息的真实性,那颗通风报信的“眼球”在粪坑中瞬间“升级”——得到了同伴们的认可,它进化了。

  这是一种非常奇异的生命形式,母树明明是植物,种子却有着一定的动物性,此刻的“进化”方向,也是朝着动物性的方向去的。

  那颗幸运的“眼球”得到了奖赏,进化后,它的体型增大了10倍,眼球的外面长出了一层双眼皮,甚至还有睫毛。

  它带领着同伴们向上冲锋,从化粪池一路逆行,击败了无数顺流而下的屎尿屁,最终在冲出马桶的前一刻停下了——领头冲锋的“大眼睛”个头太大了,比苹果还大,马桶眼儿太小了,堵住了。

  因为刻在基因深处的等级本能驱使,其它的小“眼珠”们无法僭越,它们只能跟在作为“大将军”的大眼球后面,所以它们跟着自家老大换了一个又一个马桶,可惜都钻不出去。

  愤怒的“大眼珠子”的眼白开始充血了,它失去耐心了,眼球开始发出高温,直接把陶瓷马桶熔化了。

  一般陶瓷的熔点大约在3000度左右,只坚持了不到10秒就被熔化了,因为和马桶里的水接触,所以直接发生了蒸汽爆炸。

  3个来自美利国的肥仔游客站在小便池旁,一边方便一边闲聊,突然被身后的爆炸吓了一跳,接着他们就看到了地狱入侵一般的景象:

  一大群眼珠子从爆炸的残破马桶里钻出,朝着厕所外涌去。

  那几个肥仔自然被殃及池鱼,被水流一般的眼珠子冲击得摔倒在地,然后随着这股“眼球潮流”,被带到了卫生间外面。

  当有一天,你被眼珠子组成的河流淹没了,你会做什么反应?

  起鸡皮疙瘩?尖叫?喊救命?挣扎?晕厥?

  对的,就是按这个顺序,三个肥仔喊了几声“妈妈”和“上帝”以及“神圣的屎”之后,神经崩断,直接晕了过去。

  紧接着,整个机场里传出了各种尖叫声,慌张的人群、束手无策的安保、赶紧紧闭门窗的店铺,一副末日来临的景象。

  也许,这是异界怪物第一次以如此规模出现在人类大众的视野。

  从今往后,或许没人可以再掩盖它们存在的事实。

  毕竟和之前的怪鸟以及墨鱼怪不同,“眼球”们的数量太多,目击人数也太多了,而且已经被手快的人拍了照片、视频上传到了社交网络,即便事后法国的有关部门封锁消息,也没啥效果了。

  “大眼珠子”带领着小弟们冲撞了无数的人群、柜台、桌椅后,终于来到了之前它熔化成的那个小洞边上,就在两个多小时之前,赵贺还躺在小洞旁的长椅上小憩,调整时差。

  可现在赵贺不在这里了。

  他已经登机了,那架飞往几内亚首都的飞机,已经在6分钟之前起飞了。

  毫无疑问,“眼球”们扑了个空。

  虽然法国人的工作效率被全世界吐槽,但好歹在半个小时之后,警察们赶到了。

  面对着还在疯狂搜索赵贺的“眼珠”们,警察们尽管已经提前有了心理建设,但还是被吓得够呛。

  毕竟,他们之前受过的所有训练、经过的所有案子,都没有这一次的让人疯狂。

  别说他们了,就算是正规军,又有谁见过这样的玩意儿?

  怎么办呢?

  开枪射击?

  “眼球潮”中裹挟着大量被吓晕过去的游客,随便开枪,很可能会造成误伤。

  不开枪?

  赤手空拳上去用手抓?

  谁敢?

  他们又不是敢死队。

  仅仅在10年前,法国警察还拥有“全球最佳反恐力量之一”的美誉。1995~2012年间,得益于充足的警力和有效的运转,法国治安状况良好,然而在2012年前后,政府削减了约1万名警察和宪兵,使得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巴黎地区仅剩3万多警力。

  在信息爆炸的年代,警察们每天要处理网络监控等各种信息,还有追踪疑犯、面谈调查等日常工作,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按规定,法国警察每两周能休息一个周末,但实际上大部分警察每6周才能休息一个周末。压力骤增的同时,财政预算却被削减,工资也同步降低。

  在这种情况下,谁会轻易上去送命呢?

  本来就很难熬了,何必呢?何苦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