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超级系统之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使我有洛阳二顷田

超级系统之家 奥卡姆Q 2085 2019.08.05 19:26

  赵贺的心愿实现了,直到深夜,他顺顺利利地送完了20单外卖,再也没出过什么“幺蛾子”。

  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住处,他给自己下了一把挂面。

  下雪天外卖配送费高一点,再加上他又是深夜配送,每单多一元钱的补贴,所以今晚赚得比平时稍微多一点,可刨去摩托的油钱、电话费,实际上到手的钱还不到一百。

  用老干妈和酱油随便拌了拌面,囫囵吃下,洗漱完后,赵贺摸到床边,倒头就睡。

  因为雨雪天气肆虐,赵贺已经好几天没晒被子了,用“布衾多年冷似铁”这句诗来形容赵贺的被窝,再准确不过了。

  赵贺缩在冰冷的被窝里瑟瑟发抖,仅有一米二宽的小铁床被他的颤抖带动得咯吱作响。

  也幸好这间小小的屋子根本就没有窗户,才没有寒气从窗沿钻入,以免雪上加霜。

  “努力!奋斗!”赵贺像往常一样自语了一声,闭上了眼睛,睡5个小时起床,他又该去厂子里上班了。

  10分钟过去了,赵贺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睡着,他的身体的确很累,内心却无法做到像往常一样踏实平静,今晚他遭遇了二十几年人生中从未经历过的事情,特别是“系统”。

  在赵贺看过的小说里,宿主都是可以和系统随时沟通的,但他的“系统”从那会儿进电梯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

  他也不是没有抱着侥幸心理在心里“召唤”系统,可惜什么回应都没有。

  一个平时勤勤恳恳的人,突然给了他一条可以轻松成功的捷径,他能平静才怪呢。

  现在好了,系统一点反应都没有,给了希望又失去,还有比这更闹心的事情吗?

  脸颊、耳垂、双手、双脚上的冻疮又痒又疼,干坨坨的挂面开始让他胃胀,被窝依旧冰冷,努力了几年吃了千般苦楚,遭受了万般奚落,收入却依然赶不上房价的上涨,首付给不起,他想做房奴,可惜没资格……

  说好的“富贵美人谱”,现在看来又是在想屁吃。

  心理稍微失衡的赵贺不可避免地对现实、对世界产生了一丝怨意……

  ………………

  和赵贺一样闹心的还有三个人——赵信和他的两位发小。

  三人没挨过社会毒打的大学生分别睡在宽敞的主卧和客卧,吹着暖气的空调让房间像春天一样温暖,可这三个人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幸福,他们像失了魂儿一样仰躺在床上,瞪着眼睛,想不明白几个小时之前脑子里的“系统绑定”到底是不是幻觉。

  可这幻觉也太伤人了吧?

  什么叫“系统搞错了对象”?

  你找错人了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儿了?

  太残忍了!刚得到系统不到一分钟,系统就飞走了,那种疑惑、不甘、愤懑的复杂心情,实在太让人难受了。

  三人心中的怨气在同一时刻与赵贺形成了共鸣。

  “咯吱,咯吱”

  赵信的爸爸养的那只鹦鹉又开始作了,三更半夜不知道又在咬哪根木头,时不时地还发出几声怪叫。

  赵信很讨厌这只鹦鹉,养了一年多了还是学不会说话也就算了,拉的鸟屎还特别臭,今天他心情很糟糕,爸妈又不在家,现在那只蠢鸟又在作妖,赵信怒气冲冲地翻身起了床,走到阳台边上拉开窗户就把鹦鹉丢了出去!

  他家是个独栋的小别墅,反正这二楼也摔不死鸟。

  雪后的夜太黑了,赵信没有发现,被他饱含怨气地丢出窗外的鹦鹉,只在窗外扑腾了一两下翅膀,然后身体就僵住,像块石雕一样坠下楼去,砸进了厚厚的雪堆。

  鹦鹉身上原本彩色的羽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黑羽,还把它周围的积雪也染黑了,不到一分钟,就像一滴浓墨滴在宣纸上,整个小区被冰雪覆盖的地方,全被染黑了。

  黑色所到之处,那些绿化带里的常青植物,都在瞬间枯萎,转眼又化作了灰色的草木灰,被寒风吹散。

  三十分钟后,污黑的雪地逐渐褪色,又变得纯白如初,所有的黑色素都像江河入海一般,汇入它们的源头——那只鹦鹉。

  “嘎!”

  一声刺耳的怪异嘶鸣声从变得像乌鸦一般的鹦鹉嘴里发出,然后张开暴涨成四米长的翼展,一飞冲天!

  血红的双眼,大雕一般雄壮的双翼,被狂风吹得互相撞击的翎羽,发出金铁交鸣一般的声响,这只怪鸟,已经不再是鹦鹉了。

  ………………

  赵贺还是睡着了。

  不仅睡着了,他还做了一串梦。

  为什么说是“一串”梦呢?

  因为这次做的梦很奇怪,两个不同的梦境,居然可以像隔壁房间一样,随时串门儿。

  第一个梦境里,四周一片灰蒙蒙的,没有边界,三十几个穿着紧身衣的人正在长跑。

  赵贺可以用上帝视角随意观察这些人,甚至可以看清他们每个人脸上的毛孔。

  这些人大多都不年轻了,只有少数几个看上去三十几岁的样子,皮肤和双手都保养得很好,平时生活水平应该挺不错的。

  因为紧身衣的缘故每个人的身材都一目了然:

  在最前面领跑的男子看上去不比赵贺大多少,他在所有人里算是身材最匀称健壮的,带着几个同样身体魁梧的中年人跑在最前面,队伍中间的是一些看上去上了年纪,但体力很好的小老头,他们平时爱锻炼又注重养生,体质很不错;队伍的吊车尾是几个大腹便便的胖子,他们汗如泉涌气喘吁吁,看上去已经不行了,快掉队了。

  把“上帝视角”再调得高一点,俯瞰全局,就能发现这些人的长跑路线,是一个看上去就让人眼花的玄奥纹路,有点迷宫和魔法阵图结合起来的怪异感。

  老看人家跑步也没意思,梦里的赵贺觉得无聊,梦境就被切换了。

  第二个梦里的主角倒是熟人,正是那个被救护车带走的超能精神病,梦里面,这家伙依旧套着那个滑稽的头套,在医院里操控着一件医生的白大褂,在病房的走廊里飘来飘去,吓得值班的小护士们尖叫连连。

  第三个梦境最简单,那是从太空中俯瞰地球的卫星图一样的画面,一片黑暗,正在以苍南市为中心,向全球蔓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