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雨中铁剑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4章 何以入微

雨中铁剑来 景涵秋 2622 2018.01.13 12:28

  出了秦家,布衣少年跟小镇上的乡亲和儿时的玩伴,聊了一下午的天,晚上回到李家院子休息,第二天天不亮,就带着小白棋和壮硕少年,与老道士一齐离家向北,再次走进那座江湖。

  李家的大仇暂时告一段落,背叛江湖的王维谷等五人也已被诛,三人这次游历江湖,就以磨炼武艺,提升功力为主。碰到什么名山大川,或者江湖前辈留下来的名胜古迹,就停下游览一番。听到江湖消息,说哪里的一座前朝将军的大墓被发现,就去和江湖人一起倒倒斗,瞧瞧里面有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武学,和值得出手争夺的兵器。

  三人转了两个多月,又有七玄道人这个武学名师护道在旁,时不时的点拨几句,内功外功都是大有进益。

  这一日,几人转到了北方贺兰郡。这地儿北面有山脉阻隔寒冬冷气,又有湿热气流从南方和东方流转过来,因此气候温润多雨,河道处处,杨柳依依,风景不比江东那边差。

  四人吃了饭,在河边一家茶馆坐下,要了几杯茶水,两碟茴香豆,纳凉闲聊。

  老道士拍拍鼓起来的肚皮,得意的笑道:“老道的肚皮,这段时间,可净享清福喽。贺兰郡的驴肉不多,只有那么几家,可却家家都有各自绝活,味道跟外面大不相同。那味道,用穷酸秀才的话咋说的来者?好像叫做‘拍案叫绝’,啧啧,对对,就是这个词儿。”

  说到吃食,小姑娘第一个来劲,狠狠点头,嚷着道:“我还听说这里有几家锅面,也是顶呱呱的好吃,今天晚上咱就去吃。”

  老道士拍手叫好。

  壮硕少年冯云起,趴在桌子上,想着怒海千叠浪几个招式里面的奥妙,根本就没心思讨论这些有的没的。布衣少年则伸手摸了摸腰间干瘪下去的钱袋,无奈的想着,最近要不要来次船到桥头自然直。

  贺兰郡的官府,行事霸道,对当地百姓压迫极甚,动不动就要加重赋税,不听话就用鞭子乱抽。可这在秦国,几乎随处可见,官府没有随意虐杀百姓,夺走百姓最后一口饭食,让百姓活活饿死,百姓就已经感天谢地了,因此这地方的百姓,对官府的风评还算不错。

  要是他们下手洗劫官府,最后吃亏的恐怕还是这些老百姓。

  老道士逗着小姑娘,聊了会吃食,忽的想到前几天在雨花阁的藏书屋里,偶然得到的那本记载着内功入微心得的手札,问布衣少年:“喂,挨千刀的臭小子,想啥嘞?那本内功手札,你瞧得咋样?你小子可是一个月前就到了九品上境啦,得了那么难得的手札,咋还没动静?”

  布衣少年无奈叹气,心想咱内功禀赋确实不咋地,您老人家也不至于这么揭人家伤疤呀,只得老老实实的道:“看了手札,对入微境界,确实多了不少了解。入微入微,就是对自身内劲的掌控,达到深入微毫的地步。能把自身内劲,全都得心应手的用在该用的地方,无论是施展武学,还是随意打出的一拳一掌,威力都与寻常大不相同。

  往深里说,进入入微境界,就是把原本只存于丹田的内劲,分散在全身。那位武林前辈说,他入微的时候,刹那间福至心灵,劲气溢满周身,自此破镜。

  可具体如何入微,道路应该怎样走,这位武林前辈,似乎也并不是很确定,只说出了,这跟全身经脉的关键穴位有关。”

  老道士捏两个茴香豆,咯吱咯吱的嚼着,缓缓道:“想要入微,说难,确实难,可要说不难吧,也真的不难。

  比如你小子,心思太重,一瞬间的工夫,脑袋瓜能转千八百个圈,不能心境纯一,就难得很。再说咱家小白棋,心思纯净的跟张白纸一样,要破镜,也许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至于这破镜的路该怎么走,还他娘的要看个人体质如何,修炼的哪门心法,练的是啥武功。

  入微要散布一身内劲于全身,可也不是毫无目的的把内劲弄得全身到处都是。这写手札的家伙,那是踩了狗屎运,就这么糊里糊涂的破镜。可破镜之后,从自身内劲的分布状态去看,还是确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分散全身内劲,不是散尽内劲,而是把一身内劲,存在周身经脉,各个穴位里面。

  可是具体要存放在那些穴位,哪个放多,哪个放少,就跟老道之前说的个人体质,所修心法,所练武学,都大有干系了。其中意味只能自己体味,别人可传授不了。

  不过老道劝你们三个崽子一句,如果没有十全的把握,千万不能冲击入微境界。入微破镜,最是凶猛,稍有差错就是内功反噬。轻的休息个三俩月,也就没事儿了,下了床照样蹦跶。可要是出了大差错,那不是撅屁股嗝屁,就是武功尽废,你仨可悠着点。”

  三个少年男女凝神细思,老道士这番堪称经典的武功指点。

  小姑娘想事情的时候,最是可爱。红润的小嘴撅着,好看的眉毛皱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的出着神,细白的小下巴撂在粉嫩嫩的小手上,一脸的纠结为难模样。

  小姑娘想了一会儿,忽然哈的一声,伸出小手,在桌子上一拍。

  两个少年惊醒过来,正端着茶水,得意喝茶的老道士,也被惊得滚烫茶水,洒了一裤裆,不但烫得鸟疼,还看着像是没憋住尿,尿了裤子。

  老道士脸一黑,正要训斥小姑娘,可瞧见小姑娘拍出的那只手掌,却是猛地愣住,老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震惊神色,活脱脱就像见鬼了一样。

  小姑娘拿开手掌,神气十足的扬起小下巴,开心的道:“成啦!”

  布衣少年明白过来,向小姑娘手掌拍下的地方,吹口气,那个地儿的桌面就飞起一条条细细的木丝,像是沿着木头纹理,一丝一丝的剥离下来的。

  他在三年前,就拿春寒剑,切开过罗好汉入微后,一掌拍过的河边小树,瞧过树干里面类似的情景,不由得也咧咧嘴,暗叹咱家小白棋,就是不一样。

  随着微风吹过,木丝飞起,茶桌上就出现了一个空洞,正是小姑娘的手掌模样,边沿整齐如刀割。

  寻常武林高手,要想一掌拍断一张柳木桌案,并不难。如布衣少年和壮硕少年这样的大成顶尖高手,运足内劲,一掌把一片木板震成粉末,也能做到。可要想把木头沿着纹理一丝丝的打散开来,并且边缘处还如刀锋切过,做到每一缕劲气都随心如意,那就只有入微了之后,才能做到了。

  冯云起看得心头沉重,心道真像师父所说的那样,江湖卧虎藏龙,有很多事情,你想都想不到,别人却能轻易做到。有些人,你就算苦练一辈子,也都有可能比不上。

  这个看了就让人提不起兴致的小姑娘,内功资质,当真是高的奇怪。

  老道士抖抖裤裆上的茶水,心里叨叨念:“老子刚说完,冲击入微,要慎之又慎,小姑娘你就分分钟入微了,还给不给老子一点老脸过活?”

  就在小姑娘欢喜激动,老道士一脸无奈,两少年震惊咋舌的这时,茶馆外来了一个头发半白的老汉,和一个身材中等,略显削痩的中年汉子,二人都是身穿麻衣,腰带别剑,做江湖打扮。

  二人走进茶馆,在布衣少年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坐下,要了一碟茴香豆,一边百无聊赖的吃着,一边闲聊。茶水上来,汉子吸溜喝一口清茶,萎靡的神色,稍有恢复。

  汉子抬眼一瞧,老汉大战一夜之后,依然精神抖擞,奇道:“我说老倌,你他娘的也在丽春院大干了一夜,为啥还这么精神,有啥秘诀,教教我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