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妖皇后俏帝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二十七只狐狸

狐妖皇后俏帝君 喻容 2109 2018.12.03 17:00

  云良一会到府中就赶紧换下了男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时间思绪万千,就这些个不长不短的日子,猛地经历了这么多,突然自己就要嫁进皇宫,虽说只是一场戏,但是身为女子,谁对自己的未来夫君没有点美好的期待呢,可偏生自己要嫁的是一个世人皆知的痴儿。

  云良想起了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一时间又狠不下心来。

  正在想着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吾主,思绪杂乱不利于修行。”

  云良苦笑着回应道:“你一个小孩子,怎地满脑子想的都是修行。”

  琉璃不满道:“吾乃上古神兽的后代,期间一直在沉睡,算算我的岁数,是你的几百辈子了。”

  云良笑着打趣道:“那你沦落至此究竟是为何,神兽大人,居然会认我这等小女子为主,啧啧啧,怎么想都是……”

  琉璃气的在房里乱飞,“这其中缘由还没到该告诉你的时候,急什么急。”

  云良捂着嘴巴笑,头上的玉簪也随之微微晃动。

  如画急急忙忙的进屋,对着云良说到:“小姐,您这是又去哪里了,日子都定下来了,老爷还要交代你些大婚的事情……”

  云良轻叹道:“如画,你觉得这个婚事怎样。”

  如画立马惊觉低着头不安道:“小姐这是折煞奴婢了奴婢怎敢随意评价国婚。”

  云良立即安慰她:“你别紧张,我就只是随口一问。”

  如画倒也是个机灵丫头,立即回答道:“小姐不必忧愁,如画会随您一起入宫,方便照顾。”

  云良淡笑看不出喜乐,对着如画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如画行了礼就默默退下了。

  云良在这时候想起了一个记忆中模糊的身影,一袭白衣分外清雅,喃喃道:“他是个如此美好的人,我怎会如此狠心说负就负,骆宸,实在对不住。”

  对于当时悬崖下发生的事情,云良的记忆也是分外模糊,自己明明认定骆宸是自己的恩人,可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就在自己思绪万千的时候,只听窗户嘎吱一声,一个红衣身影已经坐在了自己身旁,“丫头,我来了。”

  云良不耐烦道:“奥。”

  君临渊拿起扇子就敲到了云良的头上,“见到我就这么让你难受啊。”

  云良双手一摊,“那你要我怎样,国师大人。”

  君临渊站起来,“欸欸,你这等阴阳怪气……”

  云良说道:“您这么大的身份,老是如此翻墙入院的总归是不好,那日你见到我男装的模样,怎么,是要借此来威胁我吗。”

  君临渊开口道:“你的火气怎么这么大,我就只是来看看你罢了。”

  云良奥了一声不再作答。

  君临渊又开口道:“三日后,你就是那宫墙里面的贵人了,我来,其实就是交代你一句。”

  云良问道:“什么,你赶快交代吧。”

  君临渊认真道:“你在宫中要学会忍耐,眼见的不一定为实,记住我说的话啊。”

  没等云良反应过来,他就没影了。

  云良沉默不语的模样,心道“为何这一个个的都是如此神神秘秘的”

  云良看向窗外,微风阵阵,心中似乎是有无数的东西无法表达出来,但是自己又不知道自己在忧虑什么。

  阿栈未曾找到,自己却稀里糊涂的卷入了这场皇室的斗争,云良懊恼的抓了抓头发,顿时感觉有些烦躁,再等等,再等等,等我查清楚自己想知道的所有,我一定撂挑子就跑掉。

  夜幕缓缓降临,在这座巍峨高楼林立的皇城之中,明争暗斗层出不穷,谁又在谁不知道的时候搅动了一池湖水,看似平静的湖面实则早已波涛汹涌,说到最后可能是谁也已经不重要了,大家也只都是彼此的棋子罢了。

  云良躺在床上,又翻了个身,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忧虑,一对蛾眉微微蹙着,最终还呢喃着些什么。

  正在这时,一只修长的手带着微微温热轻轻的抚摸着云良皱起的眉头,在黑暗中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似遗憾似惋惜,好像还带着一丝丝不舍,这低低的声音,就像是一片羽毛飘落,被黑暗吞噬,不着痕迹。

  只觉云良睡沉了,那只手才缓缓地挪开,随着一阵淡淡的蓝光闪过,空气中好似留下了一句轻轻的声音,一句听不真切地对不起,随着那片蓝光消散在夜幕之中。

  窗幔微动,纱帐随着微风微微晃动,滴滴点点的星光洒落在云良的身上,不知道她会梦见些什么,嘴角轻扬的样子真是该死的迷人。

  在这最后三日的准备中,宋景卓对云良的管束越发严格,连经常翻墙出去的那个角落,连加送菜的后门都有了把守的人,这让云良窝在家里整日涣散无聊,。

  在此期间,听如画说过,骆宸似乎是来找过她,可是却被宋景卓拦了下来,最后也是自然没有见到的。

  云良也不是什么能真的被管束住的,在她的抵死反抗之下,成功的在两天之内气走了六七个管教嬷嬷,为此她还在如画面前吹嘘了半日。

  这几日过的倒是逍遥,云良伸了伸懒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种招猫逗狗,游手好闲当废物的日子真是过瘾。”

  语毕她耳边就响起了琉璃的声音,“朽木。”

  云良微微一笑,“琉璃,你除了会给我说个风凉话你还会干啥。”

  琉璃冷哼了一声,“你何时才能想起抽时间修习你的灵力。”

  云良不满的回答道:“不是我不想,这毕竟也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婚姻大事啊,我能不糟心吗。”

  琉璃有些炸毛,“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天天呆在你头发上,你的事情我是最清楚的,不就一场假婚事吗,操啥心。”

  云良道:“一个女子的名声多重要啊,虽然我在云楼呆了那么久,但我这些日子最起码也是了解了很多的。”

  琉璃轻笑着回答道:“原来你就是担心这些啊。”

  “嗯,对呀。”云良答。

  “那你好好修炼,等我化为实体了就娶你。”

  “喂,你个小屁孩还娶我,哈哈哈。”

  “你,你这女人,你对本尊放尊重一点。”

  琉璃冷哼了一声就不再回答,云良一个人在那里捂着肚子笑,笑的眼角都挤出了泪水。

  谢谢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