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妖皇后俏帝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二十五只狐狸

狐妖皇后俏帝君 喻容 2168 2018.07.19 16:08

  云良慢悠悠的回过头来,只见一旁站着六七个生面孔的丫鬟婆子。

  云良淡淡的开口发问道:“什么事。”

  其中一个婆子站出来,微微屈膝行礼:“回小姐,奴婢们奉太后娘娘懿旨,来服侍小姐试穿朝拜礼服。”

  云良轻轻一笑,“试个衣服而已,居然还劳烦太后亲自交代了。”

  那婆子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云良开口喊道:“如画。”

  如画进来对着云良开口:“小姐。”

  云良微微笑着对那个婆子开口:“我还是喜欢自己人伺候,嬷嬷你们也是服了命令的,就在一旁候着吧,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也不敢做什么反驳,恭敬地退到一旁。

  云良看着托盘中的华服以及那些个繁琐的礼冠,缓慢的移步到帷帐之内。

  如画立即跟了进去,准备服侍云良更衣。

  云良面无表情的看着外面那些个繁琐的礼服,开口道:“快点换吧。”

  如画有些气不过的回答道:“太后这分明就是…”

  没等她说完就被云良立即打断了,“其余的话无需多说,以后入了宫还要更加谨慎言语。”云良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色示意如画。

  如画瞥了一眼帷帐外偷偷往里面看的丫鬟婆子们,不屑的切了一声。

  云良轻轻的褪下外袍,往贵妃榻上随意一扔,“如画,快点帮我弄。”

  如画回答道:“这皇后的礼服太繁琐了,小姐恐怕要把中衣一并换了。”

  云良轻轻的嗯了一声,爽快的脱下了中衣,光洁如玉的美背暴露在空气之中,云良张开双臂,“快点啊,冷。”

  云良扭头一看,如画的脸颊红的像是熟透的红石榴一样,手里还拎着白色的中衣。

  云良皱起眉头发问道:“怎么了你。”

  如画轻咳一声,立即为云良穿上了衣裳,“小姐,您真直接,一点都没有平常女子该有的娇羞。”

  云良穿好后轻笑着说:“你我都是女子有什么害羞的,如画,你真可爱。”

  如画的脸颊变得更加红了,“小,小姐,您怎么能…”

  云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引得外面候着的人不知所以面面相觑。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云良还在不断地发着牢骚,“为什么还没好,我这都站的腰疼了。”

  如画一边回答着,“小姐别急,马上就好。”一边把玉佩在腰间戴好,然后轻轻的为她理了理裙摆。

  “好了小姐。”

  云良微微点了下头,如画走到一旁轻轻的拉开帷帐,几个打哈欠的丫鬟立即抬起了头。

  只见云良背身站在那里,一袭华服,名为翟衣,这是宫中命妇最高级的礼服,裙身金丝绣着翟鸟纹,全套衣裙整体为大红色,黑色的边裾显得格外典雅高贵,云良一个回身,通身的气质完全和这套礼服相配。

  云良一个空灵的眼神望过去,让这套衣裙都变得灵动了起来,众人皆是愣在了原地,云良走了几步,裙摆微微拂动,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紧蹙秀眉,对着如画开口道:“我这身上的衣裙怕不是有十几斤吧,压的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如画轻笑着为云良整理了一下飘乱的青丝,“小姐,这还是轻的,再加上凤冠,就不只这十几斤的重量了。”

  云良看向她差点崴了脚,无奈地撇了撇嘴。

  站在一旁的嬷嬷此时突然站出来恭敬地开口:“小姐,凤冠仍在赶制之中,再过上两日就能够送过来了。”

  云良瞥了她一眼,“现在你们都可以回去复命了。”那几个丫鬟婆子相互看了几眼,低着头行了礼,“奴婢告退。”

  云良伸着脖子看着她们走远,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朝着如画喊道:“如画,快来帮我脱了这衣服,真是沉死了。”

  两人一边嬉闹着,丝毫没有发现门外闪过了一个身影。

  宋景卓看着那些奴婢离开,又转身看了一眼云良的房门,眼神中流露出不知名感情。他站定了一会,转身就离开了。

  此时的云良又换上了一身男装,不慌不忙地走在大街上,她心想着要去良居看看,在几日就是国婚,想出来也是个不方便的。

  正在思绪万千之时,突然就被一双年轻男女拦了下来,云良抬眼看去,两人均是泪光莹莹的,她正要问怎么了。

  只见那男子突然就跪了下来,大声喊着:“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云良倒是被这一幕弄得是一头雾水,“我何时救过你,这位公子,你快先起来,我并不认识你啊。”

  那男子一把拉着他身旁的女孩,让她也跪下来。云良立即伸手阻拦,“你们这是作甚,好歹也要说明个缘由才好。”

  此时他们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云良不想让事情闹大,急忙让其起身。

  那男子与女孩皆是锦衣玉袍,两人眉目之间也是颇为相似,想来怕是富家子女,更何况有这等相貌与气质的在这上京也当然不会是平常人家。

  云良轻咳一声,“你且说来听听,我竟记不得自己何时救了一双相貌非凡的妙人。”云良一边说着一边刷的一声打开了折扇,半遮着脸颊。

  那男子依旧情绪激动,泪光莹莹的,只见他理了理衣摆的褶皱,开口道:“恩人,我就是那日化形失败,被您恰巧就下的人,这是舍妹。”

  云良猛地想起来,讪讪的笑着说:“不过是小事一桩何谈救命之恩呢。”

  那男子猛地拉着云良的手臂,环顾了四周,低声开口道:“恩人,这路上人杂,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细说。”

  云良收起折扇,单手附后,“如此也好。”

  周围的人们看到他们离开,就渐渐散开了去。

  此时云良和那两个人坐在临湖的酒楼阁楼之中。

  那男子率先开口道:“恩人,在下唐修礼,,这是舍妹唐修仪。”

  云良点了点头,“然后呢,有什么话不能在外面说呢。”

  只见那唐修仪一拍桌子,“你别再装模做样了,我们唐家的盛名整个上京无人不知,你听到我们的名字还如此这般。”

  云良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不好意思啊,我刚来上京一个多月,可能是我们乡野之人过于粗鄙无知,竟不识得你们的大名。”

  唐修礼立即狠狠地瞪了唐修仪一眼,“恩人,舍妹素来娇蛮,希望您…”

  没等他说完,云良就起身开口道:“既然你们只是来亮亮身份,我也认识了,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