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妖皇后俏帝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三十五只狐狸

狐妖皇后俏帝君 喻容 2141 2019.07.16 11:08

  明镜先是顿了一下,冷静的开口道:“奴婢明镜。”

  云良的视线看向那扇紧闭的门,抿着嘴唇没有发出声音,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好像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凝固。

  最终还是明镜先开了口,她轻轻叹了一口气,门内的人都能感受到她无奈的语气,“娘娘,奴婢没什么值得瞒你的。”

  云良很是疑惑但又没有过多问话,“进来吧。”

  明镜的表情自然,从怀里掏出了刚才的手帕递给了云良,“这是在郑西德窗下发现的。”

  云良手指顿了一下,试探地开口道:“你为何突然想着去查看他的房间了。”

  明镜机械的回答道:“刚才盯着翠竹的时候,听见了绿荷说他们昨晚不知为何就睡着了,奴才愚钝,认为那些绿荷也不是个贪食的,不可能喝那么多的酒...”

  云良点了点头,打开了帕子,捏起了那个竹管,轻轻的嗅了嗅,”还不错,你倒是挺警觉的,这是曼陀罗研磨的粉末,迷药的一种。“

  明镜心头一紧,谨慎道:“娘娘可是认为那个翠竹是内鬼?”

  云良直勾勾的看向明镜,淡淡的开口道:“整个承阳宫,我倒是觉得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内鬼,你觉得呢?”

  明镜轻笑道:“娘娘是在怀疑我?”

  云良不作回答,依旧是直勾勾的看着她。

  明镜直截了当的回答道:“奴婢可以说是这整个后宫里最值得您信任的人,不做一点假,至于原因现在暂时不能说...”

  云良见她实在是不想说就不再问,周身的气势瞬间弱了下去,“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那个郑西德。云良顿了一下,看向那个面上没有几个多余表情的明镜,“还有,你继续盯着翠竹,顺便找个人去一趟内侍省,查一下近期翠竹家中的情况。”

  “是。”

  明镜刚刚走出去,琉璃就施施然的飞了回来,落在云良的指尖,兴奋道:“我发现了一个灵气浓郁的地方,这皇宫里面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云良一挑眉头,“你这跑出去这么久,说吧,是什么地方。”

  “大概位置是在最西边的一个温泉汤池,这个汤池周围四季如春,百花竞相而开,你看呀这都快八月底了,能有...”

  云良立即起身,“走吧。”

  琉璃切的一声,轻飘飘的落在云良的发髻上,准备给云良指路。

  她正想着要怎样才能不引人注目的出去,琉璃就叫住了她,“你现在这样子怎么大大咧咧的出去,真是没脑子。”

  云良没理他,又拐了回去,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套侍女的衣裙,又大致梳了个简单的发髻,倒是一副骄傲的扬了扬下巴。

  琉璃先于她飞了出去。

  云良在床榻上用枕头塞在被子下,拍了拍手满意的走了出去。

  “还有多远啊,我脚都疼了。”

  琉璃恶狠狠的回答道:“看你这弱的不得了的模样,总是辜负我一副苦心。”

  云良嘟嘟囔囔的抱怨道:“那你倒是好好带路啊,你到底是认不认得路啊,是不是走错了。”

  琉璃继续飞到一扇小门面前,“就这里了,我来的时候此处无人看守...”

  不等琉璃说完,云良就喜滋滋地打开了门。

  琉璃在后面嘀咕了一声,“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

  云良迎面走进去,扑面而来的皆是暖意,眼前皆是一副春花灿烂的模样,还时不时的传出几声清脆的鸟鸣,她惊奇的环顾着四周,怎会有如此景象。

  只见云良穿过一片竹林,里面烟雾缭绕的,时不时的传出几声淅淅沥沥的水声。她安静的走在鹅卵石砌成的小路上,感受着那些舒适的灵气,感觉自己耳鼻通畅,五官清明,果然是个宝地。

  那竹林中央有一处仙气四溢的温泉,云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正要走过去,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诗情,给本君添酒。”

  云良瞪大眼睛,这声音听着好耳熟,然后定睛一看,温泉侧壁的石头旁靠着一个人,洁白透亮的肩膀水光粼粼,还沾着几片花瓣,一头青丝如瀑散落,若不是出了声音,说这是为美人出浴图也不为过。

  是君临渊那个妖里妖气的男人!云良突然意识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听见他又开口道:“怎么没听见我的话吗?”

  云良也不敢发出声音,轻轻的走过去拿起一旁的银酒壶,给他添上了酒。

  云良的脸藏在烟雾里,倒是不能看的清楚,她攥紧酒杯递给君临渊,心里倒是把琉璃骂了个遍。

  只听见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串低沉的笑声,腕部一紧,自己就被狠狠的拽入了汤池之中,这池子也不是浅的,再者云良被这突然发生的情况弄得猝不及防,就这样跌了进去,猛地呛了一大口水。

  她猛地拍打着水花,哗啦的一声站了起来,“你是不是有病!”

  君临渊这家伙是真的长得好看,说是千娇百媚都不为过,一双狐狸眼流光百转,媚眼如丝,他抿了一口酒,轻启薄唇,“小皇后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居然还偷看我洗澡。”

  云良这才反应过来,瞥了一眼君临渊光溜溜的上半身,脸颊红彤彤的扭了过去,“我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

  君临渊瞥了一眼云良湿漉漉的身子,戏谑地笑道:“那你是打算弄一出偶遇?嗯?勾引吗?”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云良的身子。

  云良气愤的砸了一下水面,提着裙子走了上去,“是我无礼在先了,还是先走了。”

  君临渊哗啦一声站了起来,咻的一下穿上了一件袍子,“你这副模样从我太极殿走出去,又是平白给我招黑。”

  云良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这里是太极殿吗?我看那个小木门以为是什么不知名的地方。”

  君临渊倒是笑的肆意,“哈哈哈哈,小皇后真的是可爱,那里是一个小小的偏门,您下次过来可以直接走正门的。”

  云良和他说话越说越气,一甩袖子就要走。

  只听君临渊朝无人处交代到,“诗情,给皇后找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来。”

  从那处缓步走出来一个冷艳少女来,“是。”

  云良此番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人就在旁边站着啊,那刚才...”

  君临渊笑着说:“我见你想演就陪你演喽。”

  云良无语的开口,“呵,国师大人可真是善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