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妖皇后俏帝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三十六只狐狸

狐妖皇后俏帝君 喻容 2179 2019.07.17 10:03

  云良瞪了他一眼,接过诗情递过来的衣服,扭头就走,完全忘记了自己来这个地方的目的。

  自己走远的时候才猛的反应过来,一拍脑门懊悔地跺着脚,身后还传来君临渊那令人厌烦的笑声,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走掉了。

  琉璃也不敢出声,知道是自己太过于急功近利了,一边不服气又很怂的开口道:“如是在我的巅峰时期,三个君临渊都不是我的对手,只是现在这个人不太好对付,我们忍一时之气...”

  云良冷哼一声就是不理他,气呼呼的走着。

  正气呼呼的走着,云良猝不及防的就被一团白花花毛茸茸的不明巨型物体猛地撞倒了,还没等云良看清楚是什么东西,自己就被人拖拽了起来。

  只听见一个尖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是哪个宫里的人,居然惊扰了白大人。”

  云良还保持着一个懵懵的状态,就感觉有一个湿热的东西敷在了自己的脸颊,定睛一看,这,这不是一头大狼狗吗,这家伙居然还傻呵呵的用头蹭着云良的脸颊,就好像是讨好一样。

  云良怕被人认出自己,就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回答道:“奴婢是承阳宫新来的,惊扰了公公实在是罪过。”

  他们一群内侍都被那狗子抱着云良的腿讨好的模样惊呆了,一时没说出话来,为首的内侍轻咳一声,“既然是承阳宫的,就顺便把白大人送回去吧。”

  这群人一说完就跟躲瘟神一样赶紧扭头就走,留下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

  云良低头看着这个狂摇尾巴的小白,扶额轻叹,她狠狠的揉了一把小白的毛发,“走吧小白,我要负责把你领回去了了,你可千万不要捣乱哦。”

  这大狗也是个十分聪明有灵性的,居然安安静静的就跟着云良走了。

  宫里这几日事务繁杂,反倒是没有人注意到云良悄悄地不见,又悄悄地回来,云良把小白先安置在了偏殿,他很乖,就那样安静的趴在那里,傻乎乎的歪着头看向云良。

  云良也笑着对它说,“不知道的以为你是真的能听懂人话的。”

  说完就进了里屋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云良刚把簪子戴好,就听见门外传来骆安大大咧咧的声音,“娘子,他们说小白送过来了,你有没有看见啊。”

  云良笑着走出来对骆安开口:“他很乖,就在那等你呢。”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小白趴着的位置。

  小白见到骆安明显没有像是见到了云良那样的热络,只是眼皮抬了抬看了一眼骆安,就继续趴着了。

  骆安也丝毫没有被小白冷淡的态度影响,一下扑了过去把小白抱得紧紧的,“小白啊,有没有想我啊,这些天没有见到我,是不是很伤心啊,以后可不能乱吃东西了啊。”

  云良看向闹做一团的他们,眼里的笑意都快要溢出来了,不过很快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收起了情绪,对着骆安开口道:“安儿,我有一件小小的事需要你的帮忙。”

  骆安把头抬起来懵懵懂懂的看向云良,“娘子只管交代,安儿一定会做到的。”

  云良把他头发上沾上的狗毛捏走,“这件事情不能告诉别人哦,是属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好不好。”

  骆安眼底的好奇已经是十分明显了,云良见他如此就附身在骆安的耳畔悄声交代着,温热的气息轻轻的打在骆安的耳垂上,就像是羽毛混着了蜜糖又痒又甜的刮动人的心房,不知不觉那精致的耳垂就变得粉红...

  很快一日过去了,此时的嘉禧宫内,一个年纪比较小的侍女正颤颤巍巍地给蒋知意交代,“娘娘,承阳宫传来消息,皇上又病倒了,据太医所言,是今日的事情惊吓住皇上了....”

  蒋知意嘴角的笑意并不是那种温文尔雅的模样,那平淡无波的黑眼珠甚至透露出了几分兴奋,“你叫香荷对吧,你可是比你姐姐懂事多了。”

  那女孩子的手都猛一颤,眼神里面皆是不可思议的惊恐,“娘..娘娘,我们姐妹皆是您从本家带来的,自然是忠心无二的。”

  蒋知意的眼神里面透露着几丝贪婪和渴望,虽然被掩饰的很好,但是此时的香荷倒是明明白白的感受到周身的氛围发生的变化,想起来自家姐姐生前给自己讲过的话,心头又是一跳。

  只见蒋知意站了起来走向香兰,手里捏着一串暗红色的佛珠,一副慈善的模样,她的手轻轻的温柔的拂着香荷的脸颊,她的身体已经微微颤抖,不敢作声。

  蒋知意的语气温柔的瘆人,“年纪小小的就入了宫,看着细皮嫩肉的模样,真让人心疼。”

  香荷也不敢抬眼,“娘娘...”

  蒋知意话锋一转,放下了自己的手,“既然你姐姐不在了,以后就是你接替她的位置吧,你们姐妹之间行事作风必定有相似之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香荷正要推脱,就听见门外传来声音,“奉皇后娘娘旨意,请太后去一趟承阳宫,有要事相商。”

  嘉禧宫里的气压突然因为这一句话变的缓和了起来,蒋知意立马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气势,淡淡的答应道:“本宫这就赶过去。”

  外面的苏茂倒是感觉这嘉禧宫里面冷飕飕的,不自觉地揉了揉鼻子。

  很快蒋知意身着檀色常服,头上简单的带着几个翡翠发簪,倒是显得格外的成熟典雅了起来,明明很年轻,做事行为确实十分老派。

  香荷静静的跟在蒋知意的身后,也不敢过多言语。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承阳殿。

  殿内站着几个不常见的面孔,蒋知意淡淡一笑算是给那些老人打了招呼,看着她淡然超群的模样,云良心里微微感觉不太舒服,那感觉就像是遇见了一只黏滑恶心的毒蛇,不敢轻易惊扰,又得提防着她突然的攻击。

  两人落座之后,下面的人开口了,先说话的是魏青海,“皇后娘娘,经过几个老仵作的查验,以及我亲自再次核对之后,确定这个女子已经逝去三日有余。”

  云良满脸疑惑的开口:“如果没记错的话,太后娘娘前日还让这姑娘来请臣妾过去,此事有许多疑点,还请太后为臣妾解答一下。”

  蒋知意捏着佛珠,眯着眼睛,一副超然脱俗的模样,“皇后这是认为本宫有罪?”

  云良立即反应过来:“臣妾惶恐,臣妾请太后来此只是想明白事情的缘由,怎会无辜冤枉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