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妖皇后俏帝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三十八只狐狸

狐妖皇后俏帝君 喻容 2109 2019.07.19 16:03

  香荷悲不自胜的凄切道:“娘娘,奴婢何时能...”

  蒋知意的神情贪婪的看向香荷,那一双眼睛就像是一直盯上了猎物的凶兽一般,“香荷啊,你做的很好,以后你就好好为本宫做事,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香荷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蒋知意好像没看到一样转身就离开了。

  她一个人附身在贵妃榻上,嘴角渗着血,表情痛苦的喃喃道:“你又干了什么。”

  蒋知意身旁的空气瞬间扭曲凝结成了一团半透明的人型出来,一个头上带着尖尖的触角的黑衣男人站在了蒋知意的身侧,弯下腰轻轻的拂去她嘴角的血渍,温柔的开口道:“这些个腌臜事我都替你做了,你不是看不惯那个小皇后吗...她早晚...”

  蒋知意一把甩开他的手,“够了,我的事情我自己也可以解决,你现在竟敢随意压制我的灵识,东野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这个黑衣男人就是蒋知意的灵兽冥蝶东野,他一双幽绿的瞳孔,闪动着惑人的光芒,棱角分明的侧颜也甚是苍白,他的神情样貌,妖冶中还带着几丝忧郁。

  东野一开口几分话语中就透着幽幽的冷意,“主人心中所想心中所愿我都能感受到,我们的作用就是用来放大你们心中的最渴望追求的愿望。”

  蒋知意的脸上恢复了血气,愤声道:“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还不是为了用我的脸喝那几口血吗,呸,你们这种东西真恶心。”

  东野满不在乎的捏着手指笑道:“主人可是忘记了我是怎么出现的吗。”

  蒋知意眼神微闪,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做言语。

  东野的眼中还闪烁着嗜血的光芒,期颐的看向窗外,“我还是比较怀念最初遇见你的模样,你的恶念如此香甜,把我从沉睡中唤醒,那种味道,我至今都还在怀念...”

  蒋知意的语气微颤,“东,东野,你以前说你是来救赎我的,我想离开这深宫,想陪着阿娘,你说过会实现我的愿望啊。”

  东野微冷的眸子看向蒋知意,并不说话,没一会儿就笑了一下消失了。

  蒋知意抬起一双失神的眼睛,呆滞的看向窗外那一抹浅浅的光亮,又紧紧的闭了眼睛,喃喃道:“罢了都是自己选的...”

  此时的承阳宫中一片喧哗,热闹非凡。

  “苏茂,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来安置我来了。”

  “就是,你说把我们赶出承阳宫就赶出去了,得给我们个说法吧。”

  “就是,就是。”

  苏茂一脸谄笑,“各位在之前也是要被我尊称一声的,还有各位姐姐,你们不必与我在此争辩,这毕竟是皇后娘娘的安排,我一个当奴才的能有什么办法,毕竟我们也都是这承阳宫里的老人了,我自然是不想你们走的。”

  那些个侍从一个个面面相觑,又带着几句小声的嘀咕。

  有一人大声喊道,“按你说的,我们是这里的老人了,说走就走,于理不合...”

  此时明镜走了出来,对着苏茂斥骂道:“就这一点小事你都办不好,皇上皇后娘娘要你有什么用。”

  明镜皱着眉头,厉声道:“所有在名单上面的人自行领命离开,如若不从,自是会交去内侍省,我们都是奴婢,谁也不比谁尊贵,没想着为难谁,明白了吗。”

  一群人听了明镜的话,有的想再上去反驳几句,被旁边的人拉了几下,索性就没人再发问了,都前前后后的离开了。

  明镜瞪着苏茂,“你都不会厉声严斥几句吗,办个事情磨磨唧唧,真是指望不上。”

  苏茂还是一脸笑眯眯地,“明镜姐姐你教训的是,我下次一定注意,还是多谢姐姐给我解围了。”

  明镜脸上的表情微微抽搐了一下,“够了够了,你可看着比我长几岁你喊我姐姐,苏茂你可有点脸吧。”

  苏茂那一副狡猾的模样,还是笑眯眯地,就像是一只嘴上摸了蜜的狐狸一样,“姐姐说说的是啊,我下次一定改了。”

  明镜气的脸颊红扑扑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留下苏茂自己在那傻笑。

  云良低着头,呢喃道:“安儿,我做不到,我不够...”

  骆安拉起了云良的手指,“娘子很好,谁敢说你不好,我就下旨揍他们。”他一边说着一边攥紧拳头挥舞着,一副可爱的模样,像一只佯装发怒的小老虎一样。

  此时小白也慢吞吞的走了过来,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云良,就好像在安抚她一般。

  云良不由地笑出了声,“你们一大一小两只怎么都这么可爱呀。”

  骆安也跟着满脸笑意,连嘴角的小虎牙都显现了出来。

  云良揉了揉骆安的头,随即就对外面呼唤着明镜。

  明镜沉稳的走了进来,一副波澜不惊处事不慌的模样,微笑着开口道:“娘娘有什么交代。”

  云良立马收回了审视的目光,“翠竹的后事好好置办。”

  明镜答应道,“是,奴婢这就安排。”

  云良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件事情还没完,继续给我找太医,就说皇上惊吓过度昏厥,额间滚烫,面色苍白,找几个喜欢嚼舌根的婆子,把这件事情传的越严重越好...”

  明镜一时间没明白云良的意思,“这样不妥吧。”

  云良摆了摆手,“无妨,你就按我说的做吧。”

  明镜行了礼就下去了。

  云良眼神狡黠,流光微动,心中念道,这件事情还不算完...

  是夜,令人厌烦的雨声簌簌而下,未熄灭的烛火随风摇曳,云良静静的听着骆安平稳地呼吸声,正在思虑之时,窗外发出了一阵轻响,就像是衣物拂过的沙沙声。

  云良一瞬间就警惕了起来,披着衣服起身轻声道:“谁?明镜吗。”

  正要走向窗边,一阵厉风刮过,云良的口鼻就被人捂住,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别动。”

  云良呜呜了几声很快就静了下来,她并没有带着杀气。

  黑衣女子开口道:“别出声,我放开你,我只是来传个话。”

  云良云良被她松开之后立即转身看向她,那女子正双手叉腰站在那,直勾勾的盯着她,“不错嘛,小丫头挺机灵的。”

  云良才无暇与之开玩笑逗趣儿,当机立断地发问道:“你是谁,传又是谁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