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妖皇后俏帝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三十三只狐狸

狐妖皇后俏帝君 喻容 2130 2019.07.14 15:14

  云良趴在承阳殿的屋檐上,低声道:“这个何嬷嬷不太可信。”

  琉璃用灵识与云良交流道:“这是为何。”

  云良摇了摇头,停顿之后又忽然出声,“她一早就知道我要来,说明她和外界有一定的联络,再者她是容家人没错,可她不是骆家人,还有,何嬷嬷的眼睛不一定有问题。”

  这下子轮到琉璃愣住了,“为何。”

  云良得意的扬了扬下巴,“一个双目失明的人房中为何会放着一副未绣完的鞋垫。”

  琉璃不屑道:“你就是大惊小怪,怎么就不会是侍女放置在房中的。”

  云良笃定道:“她那院子一看就是自己收拾的,顶多会有个来给她送饭和换洗衣物的小侍女,怎会有人与其同住,还有啊,她喝水的时候能准确地找到水杯的位置,一个失明的人怎么会如此。”

  琉璃不满的开口:“你这些聪明劲儿若是多用在修炼上,你我早已经成为所向睥睨的组合了,何必委委屈屈的呆在这种破地方。”

  云良胡乱的应着琉璃的话,“走了走了回去睡觉了。”

  云良悄声进入屋内,静静的观察着屋内人的动静,已然深夜,骆安轻轻的鼾声响起,只见他紧紧的搂着被子,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梦话,温柔美好的睡眼,无不诉说着岁月静好的感觉。

  云良轻轻摇了摇头,把骆安怀里的被子拽出来,自己跻身躺下,骆安下意识地搂住了她。

  云良先是微微愣住,然后很自然的拉上了被子,听着骆安缓缓地呼吸声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清晨,一声尖叫叫醒了熟睡的二人。

  骆安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醒来,不满的嘀咕着:“怎么如此喧闹。”

  云良显然是一副没有睡好的模样,她揉了揉骆安的头发,“皇上接着睡吧,让我出去瞧一瞧。”

  骆安做势要起身,“我陪娘子一起。”

  云良也懒得与他争上一争,就不做阻拦。两人一起走出去的时候,一个小内侍扑倒在他们脚前,“皇..皇上,皇后娘娘,前面出了些事情,还请尊驾不要前去观看,以免污了眼睛。”

  云良看像他那躲闪惊恐的眼神,就想让骆安回去,“皇上还是先回去吧...”

  骆安立即打断了她的话,“皇后不必多说,你我一同过去看看。”

  云良对着那内侍问道:“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一大清早的就如此慌张。”

  内侍嘴唇颤抖地回答道:“殿后的院子里死了一个人,死相惨烈,实在是瘆人,清晨换班的奴才们看见吓着了,才会惊扰了皇上。”

  云良听闻也是一惊,居然有人在皇上的居所如此,且不知是自杀还是他杀,此事牵扯甚广,不能随意处理。于是云良交代到:“先不必慌张,去把内侍省的管事的召来,调一下小队禁过来看牢后院,见到可疑的,东张西望打听的人立即抓捕。”

  内侍正要下去交代,又被云良叫住,“此事暂且不可声张,你一个人去叫,就说是...”云良看了一眼骆安,“就说是皇上的口谕。”

  内侍回答道:“奴才遵命。”

  云良立即快步朝着后院走去,只见一棵树下,一群丫鬟婆子围在一起,见到云良过来,立马散开,明镜立马小跑着到云良身旁,“皇后娘娘,出事了。”

  云良一顿手,淡然的开口道:“这里是承阳殿,不必慌张,你慢慢说。”

  明镜的视线落在云良坚定的眼神上,没想到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了六七岁的皇后有如此遇事不慌的气魄。“回皇后,死的是一个一等侍女,太后的陪嫁,香兰姑娘。”

  云良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惊讶,“香兰怎么会出现在咱们这里,嘉禧宫到这里可是有一段距离的,死因能看出来吗。”

  明镜回答道:“从今天翠竹口中了解到,香兰是自杀,在院内上吊的。”

  云良看向那群侍女,“翠竹是哪个,站出来我瞧瞧。”

  一个十五六岁的侍女站了出来,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回皇后娘娘,奴婢就是翠竹。”

  云良问道,“你是什么时间看见的。”

  翠竹回答道:“大概是卯时,奴婢与绿荷姐姐轮值的时候。”

  “是具体什么时候,换班前还是换班后。”

  “换班后。”

  云良又开口朝人群中喊道:“绿荷是谁,站出来。”

  一个和明镜差不多大的侍女走了出来,“奴婢绿荷见过皇后娘娘。”

  云良抬眼问向她,“你为何和翠竹换班的时候没有看到。”

  绿荷眼神微颤,躲躲闪闪的模样,“奴婢没有注意到。”

  云良眼睛微微眯住,严声道:“内侍省的马上就过来了,我问不出来,他们的手段还能问不出来吗。”

  绿荷赶紧跪下,嘴唇轻颤,“奴婢真的不知晓啊,奴婢,奴婢前日没有在后殿的侍女房住。”

  云良看着她绝望的神色,也大概猜出了几分,就没再打算问,谁知道身后传出了声音,骆安学着云良的声调开口发问:“皇后问你你就老老实实的回答。”

  绿荷的脸上一青一白的,继续回答道:“回皇上,昨天奴婢在郑公公那,未曾回过后殿。”

  被点到名字的郑公公立马跪下,不敢言语,云良看了一眼那个眉清目秀的小公公,轻咳了一声,没在发问,“你们暂且退下吧。”

  正在此时内侍省的人来了,那个去找人的小内侍慌慌张张的开口道:“皇后娘娘,奴才把魏都知带来了。”

  魏都知开口道:“臣正六品入内都知魏青海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

  骆安嘟着嘴不满道开口道:“你可来得真慢。”

  云良笑了笑打着圆场,“魏都知先领着你的人过去看看吧。”

  魏青海领着几个小黄门和高班走了过去。

  云良也跟了过去。只见那姑娘衣衫略显杂乱,领口微开,嘴角紧闭,表情痛苦,面色发绀呈青紫色,眼球突出,伴有大量红血丝,口角,下颌,胸前都有点滴状血滴,但是奇怪的是,这姑娘看起来格外的瘦,就像是干瘪的气囊一般。

  云良一副思索状,记得昨日见到的时候,虽然没有认真看这姑娘的模样,但绝对是一个面色红润,中庭饱满的艳丽女子,怎会一夜变得如此干瘪消瘦,就好像,就好像是被妖怪吸完了精气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