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妖皇后俏帝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二十九只狐狸

狐妖皇后俏帝君 喻容 2161 2019.07.10 12:51

  云良轻轻的叹了口气,开口道:“站着作甚,天色已晚我们早些休息。”

  骆安抬头看了云良一眼,“那娘子我们现在是要洞房了吗?”

  云良捂嘴笑着说:“这些又是谁教你的。”

  骆安挠了挠头发,”我们洞房需不需要拿锤子啊娘子,这屋子结实不好打洞啊。”

  云良已经笑的说不出话了,跌坐在了床上,“皇上,我们不用这样,安心睡觉吧,你睡床上,我去外面的榻上睡。”

  骆安无辜的眼神水光涟涟的,像一只跑离了妈妈的怀抱的小鹿一样,“娘子为什么不和安儿一起睡,你是不是也像他们一样嫌弃安儿,我知道,我就知道...”

  云良被如此弄得一头雾水,“当然不是啊,我怎会嫌弃你呢,我我是怕你和别人一起睡不好。”

  骆安灿烂地笑起来,“只要是娘子你,我又如何会不习惯呢,娘子我们熄了灯就睡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灯捂子去熄灯。

  云良阻拦到,“皇上且慢,今晚的红烛是不能熄灭的,这是寓意新婚红红火火长长久久的意思。”

  骆安的眼睛已经笑的迷成了小月牙,“嗯嗯,安儿一定能和娘子长长久久。”

  云良听着他的话愣住了,长长久久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然后自嘲的笑了笑,“睡吧,睡吧,我累了。”

  说完两人都躺下了,和衣而眠,说来也是奇怪,云良在骆安的身边并没有什么不习惯的,感受着他平稳的呼吸,竟然很快的入睡了。

  与此同时,王府里面也是热闹非凡。

  蒋知梦哐的一声砸碎了一个茶盏,“凭什么,到底是凭什么,她都嫁给那傻子了,王爷怎么还是不死心。”

  蒋晋看向自己姐姐,只见她发梢凌乱,双目通红,一脸愤恨的模样,微微叹了一口气,“姐姐,你明知道,你明知道如此,为何偏要在这泥沼中挣扎呢。”

  蒋知梦跌坐在一旁,两行清泪从脸颊上滑落,“当年是他三书六聘,八抬大轿,迎娶我进府的,他说过府中有我管家,他不会再聘,从一开始的温柔以待,到现在的淡漠如仇,整整一个长达这么些年的骗局,骗局!”

  蒋晋把她一把揽进怀中,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姐姐,当年我就告诫过你小心此人,他的心机深重,小小年纪连父亲都看不懂他的心思,唉,你又如何知晓。”

  蒋知梦一把抓住蒋晋的手,“阿晋,你带我走吧,我们再也不要...”

  蒋晋皱着眉头,抽出了自己的手,“姐姐,你我如今都是这局中人,我们早已无法脱身了。”

  蒋知梦的眼泪更加止不住了,“这可能就是父亲说的我和姐姐的区别,我根本无法选择啊,无法选择...我对不起姐姐,更对不起父亲啊。”

  蒋晋轻轻的收拢着她耳旁的碎发,“快了,快要结束了,等到一切结束,我就带你离开,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骆宸独自在书房,不声不响的,也没有点烛火,就这样默默的坐着,自嘲地笑道:还是这样,过了这些年还是如此。“

  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王爷,良居出手了。”

  骆宸语气冷淡的回答道:“按耐不住了么,饵已经放出来了,势必给我查出来他是效忠于谁。”

  “是。”

  骆宸的身上身上骤然升起了淡淡的血色雾气,和他的一身白衣甚是不符,骆宸突然捂住了胸口,“小意,你近期的状况很不稳定啊。”

  周围一片安静,他就像是在自言自语。

  晨光初照,第二日很快得到来了。上京还是那个上京,一片热闹非凡。

  云良悠悠转醒,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发现翻不过去,睁开眼发现自己被紧紧的搂在骆安的怀里,她轻轻的挣扎了几下,发现这小子把她箍得紧紧的,索性是放弃了,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此时骆安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又很快不见了,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云良被骆安轻轻的晃醒,“娘子娘子,我们先吃过早饭吧,我饿了。”

  云良揉了揉眼睛,“你下次睡觉不许抱着我了。”

  骆安委屈道:“娘子,你可是生气了,我,我什么都做不好,又要惹人生气了。”

  云良摸了摸骆安的头,“你这脑袋里整天都想的是什么,我何时生气了,唉,算了,走吧,先吃饭去。”

  骆安突然指着一边笑道,“娘子你看有蝴蝶,有蝴蝶欸。”

  云良看了过去,发现是琉璃飞了回来,伸手一接,那蝴蝶就缓缓地落在了云良的指尖,云良把他放在了头发上。

  骆安的小眼神亮晶晶的,仿佛是看见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张着嘴巴呆呆地说不出话。

  云良捏了捏他的脸蛋,心里暗自感叹到,这皮肤是真好。“好了好了,不是要吃饭吗。”

  骆安和云良到了桌旁,看着那些个一桌子的珍馐美食,在骆安正要下口的时候,皱着眉头开口问道,“皇上的餐食都是何人安排。”

  只听一旁的内侍回答道:“回娘娘的话,皇上的膳食都是御膳房安置的,这些个都是皇上爱吃的。”

  云良一摔筷子,怒声道:“皇上不懂事,你们这些奴才也不懂事吗,是个人都知道清晨的餐饮忌油腻,易伤肠胃,御膳房那些个掌事的个个都是傻子吗。”

  那内侍吓得赶紧跪下请罪:“奴才该死,奴才不知。”

  云良开口道:“替皇上传话下去,以后的膳食都按照正常的流程走,还有,都给我列上清单,时不时的给我交过来检阅。”

  “是。”

  云良挥了挥手“退下吧。”

  骆安,咬着筷子也没敢吃,“娘子如此厉害。”

  云良笑道:“以后没人敢欺负你了,吃吧。”

  骆安欢欢喜喜的吃了饭,正在和云良聊天的间隙,突然有侍女过来传话,“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太后娘娘派奴婢过来问,娘娘何时去嘉禧宫请安,太后等了许久。”

  云良一脸疑惑的看向骆安,“我怎么忘了这个...”

  骆安说:“不过是一个小娘娘,娘子不想去就不去了,派人回个话就是了。”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刚才的侍女,“你回去给那什么太后说一声,我们不去。”

  这侍女一脸为难的看向云良,“这...”

  云良开口道:“何必为难一个侍女,等下就过去,你且等会儿带个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