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妖皇后俏帝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狐妖皇后俏帝君 喻容 2104 2019.07.12 16:54

  云良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琉璃轻咳了一声,“不过,虽说你没上品级,但是你的灵力和操控化形状态已经十分熟练了。”

  云良疑惑地问道:“是不是说上了品级才算是化形的入门级啊。”

  琉璃瞪了她一眼,说不出的嫌弃,“你们这个时代灵力稀薄,不比当年鼎盛,上了品级的也算是个中高手了。”

  云良摸着下巴疑虑道:“她身为女子已有如此修为,怎甘心入着深宫...”

  “我和你说这些不是让你管别人的闲事的...”

  “好了好了,我会好好练功的。”

  “还有啊,我上次沉睡回忆起来一件事,像你这种品种的,血脉不纯,每年生辰就会变成灵兽的形态。”

  “啊喂,什么叫我这种品种。”

  “你先安静,真是聒噪。”

  “至于为何今年才出现突然变成狐身,咳咳,上次我大部分灵力没有恢复,没有看出来,你身上有一个高阶的封印。”

  云良正要发问,就突然感觉到一股大力将自己拉了出来。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一脸焦急的骆安,“娘子,你要吓坏安儿了,呜呜,娘亲没了,娘子不能再离开我了。”

  云良捏了捏骆安的手指,“我没事的,别担心了。”

  骆安的眼眶红红的,活像一只小兔子,奶声奶气的在诉说着自己的不满,“那个妖女的住处我们再也不要去了,好不好嘛。”

  云良正色道:“皇上,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为什么...”云良余光看向几个鬼鬼祟祟的内侍,“你们几个,先退下吧,人太多我看着心烦。”

  那几个人互相眼神交流了几下,恭敬地行了礼退下了。

  云良坐直身子开口问道,“安儿,我问你,为什么要那样说太后。”

  骆安哼哼唧唧的不愿意说,云良拉着骆安的手掌温柔的开口道:“我现在是你的娘子,你还是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吗。”

  骆安慌乱道:“怎么会呢,安儿什么都不会瞒着娘子你的,只是,只是这些我也不懂。”

  云良微微笑着说:“没事的,无所谓懂不懂,你说吧。”

  骆安开始认真地回忆道:“可能是爹爹还没有去很远的地方的时候,那个妖女,哦不太后...我还没有见过她,她好像突然就到了宫里,然后那年爹爹走了,那些漂亮阿姨们全都不见了,太后就变成了太后,整天神神叨叨的,我见了就很害怕,见了她会生病,何嬷嬷说不让我见她,就没有见过她几面。”

  云良一副沉思状,突然到了宫里很有可能,就是被人安排进来的,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呢,还有那么些嫔妃突然消失,若不是去殉葬...细思极恐,这个何嬷嬷和骆安关系应该不错,知道护着他,是个突破点。

  云良开口问道:“何嬷嬷是?”

  骆安笑着回答:“是我的奶娘,奶娘对我很好的,只不过...”

  云良看着骆安光彩四溢的眼神变得暗淡,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骆安低着头回答道:“何嬷嬷的眼睛不能用了,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他低着头豆大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坠。

  云良把他揽在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轻易掉眼泪的,你以后还得好好保护何嬷嬷,还有我呀。”

  骆安用袖口擦着眼泪,含含糊糊的回答道:“嗯!我一定会保护好娘子你和何嬷嬷的,哦对还有小白。”

  云良问道:“小白是谁啊。”

  骆安就像个呆呆地小孩子,哭过了立马就忘记了,“小白是我捡到的小狗。”

  “娘子别急,小白贪吃前几日吃坏了肚子,它现在没力气陪咱们玩儿,过几日我们带它去捉兔子。”

  云良笑着起身,“好了,你是皇帝不能老在我这耽搁,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门口的小内侍等的着急,一听见这话立即进来,“皇上,摄政王已经在书房等您了,说是有要事。”

  骆安正要发脾气,云良扯了扯他的衣袖,笑着摇了摇头,“快去吧。”

  骆安一步三回头的甩着袖子离开了。

  云良大概的收拾了自己,对着明镜交代到:“你知道何嬷嬷在哪儿吗。”

  明镜回答道:“回皇后娘娘,何嬷嬷现在年纪大了,不过...”

  云良皱着眉头,“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必在这里支支吾吾的。”

  明镜回答道:“嬷嬷念旧,现居咸福宫蔷薇苑。”

  云良点了点头,“嬷嬷行动不便,我们简单安排一下,去看看她。”

  明镜支支吾吾的开口道:“皇后娘娘,这个地方不许人出入的,就连皇上也只能定期去看。”

  云良惊讶地问道:“天子奶母,先皇后故人,居然被人幽禁,是为何故。”

  明镜回答道:“是摄政王按着先帝的旨意安排的,其余许多奴婢也不知。”

  云良对着她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开,明镜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行了礼离开了。

  云良低着头扳着手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的御书房里,只听那刺啦一声,纸张被撕裂的声音,格外刺耳。

  “张尚书,既然皇上不喜你的建议,就不必再次上疏了。”骆宸坐在一旁淡淡的开口道。

  骆安趴在桌子上拎着那半个奏折,“朕都听哥哥的。”

  张述张尚书叹着气,恭敬道:“皇上既然不允,臣也无话可说,不过这盐运之事还需皇上再做定夺。”

  骆安偷偷的看向骆宸,只见骆宸不做任何表现,便开口道:“如此就再议吧,你可以退下了。”

  张述当然也看见了骆安的眼神,摇了摇头,双手合拢弯腰拘于前额,行礼道:“臣告退。”

  待到张述离开,骆宸先于开口道:“听闻皇后娘娘晕倒,可是有什么大碍。”

  骆安挠了挠头回答道:“是安儿没有照顾好娘子,今晨去了一次太后宫中,可能是中暑也不可知,回来路上晕倒了。”

  骆宸眼中微闪,袖中紧紧握拳,“想来此时也无大碍了,今日的公务也处理完毕了,皇上还是回去陪着皇后吧。”

  骆安笑得灿烂,“正要向皇兄请辞。”说完便风风火火的起身要离开,留骆宸独坐。只见他将杯中的冷茶一饮而尽,紧蹙眉头,眸中色冷,淡淡的看向高位,起身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