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妖皇后俏帝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二十四只狐狸

狐妖皇后俏帝君 喻容 2035 2017.12.07 17:08

  蒋知梦稳住身形,颤颤巍巍的开口道:“王爷,她马上就是皇后了。”

  骆宸的眸色暗沉,脸色潮红,“你做出这等下贱的事情,还有脸提她。”

  蒋知梦又要靠过去,那香气格外刺鼻,骆宸使用内力猛地把她推了出去,蒋知梦猛然倒地,一缕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她凄然的笑着:“果然,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接受我。”

  蒋知梦的眼神凄迷,直愣愣地看向骆宸。

  骆宸正扶着额头,面色已经红到了脖子上。

  蒋知梦立即起身去查看。

  骆宸的眼神已经有了些许涣散,他看着蒋知梦,竟然一时把她看作了云良。

  他轻轻的抚上蒋知梦的脸颊,眼神迷离的开口道:“阿云,你只能做我的皇后。”

  蒋知梦的笑容因为他的话瞬间凝固在脸上。

  骆宸奋力的晃着头,蒋知梦伸手去阻止他捶脑袋。

  骆宸猛一拉过她的手腕,把她带进了怀里。

  蒋知梦伸手攀住骆宸的脖子,坐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一滴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在骆宸眼神迷离之时,轻轻的送上了自己的唇。

  凌乱的吻混杂着女子的清泪,他急切地像一个不经世事的孩子,慌慌张张的吻着,随之而来的就是帛锦被撕扯的声音。

  正在这时,房门被人嘭地一声大力踹开了,房中暧昧的气息被一阵外面的空气吹散了不少,蒋晋冷冷的看向缠绵的二人,一把将蒋知梦从骆宸的怀里拽开了去。

  只听啪地一声,一个耳光落在她的凌乱的妆容上。

  蒋晋近乎咆哮的开口:“你为什么要活的这么下贱。”

  蒋知意直愣愣地看着蒋晋,蒋晋皱着眉头,解下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

  骆宸面色潮红的趴在桌子上,嘴里一直叫着“阿云,阿云。”

  蒋晋看着蒋知梦的泪珠连串的顺着脸颊滑落,双手按着她的肩膀,愤怒的晃着她,“你听到了没有。”

  蒋知梦抬起头,一双哭的红彤彤的眼睛呆滞的看向蒋晋,苦笑一声,凄然地说道:“我是他唯一的妃子啊,原来我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蒋晋努力的平复着心情,扶着蒋知梦缓缓地朝外面走去,他瞥了一眼骆宸,顺手带上了房门。

  蒋知梦抬眼看了一眼蒋晋,“阿晋,你这已经是第几个年头护着我了。”

  蒋晋没有回答。

  蒋知梦笑了笑接着说道:“也是,我这等不入流的模样,还有什么值得你护的呢。”

  蒋晋淡淡的开口道:“我先送你去丞相府,这几日你务必不可回来,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蒋知意浑身瘫软的倚着蒋晋一步一步地走,“其实,我也不想的,可我真的越来越怕了。”

  整个长廊只剩下蒋知意低低的抽泣声,以及缓慢地脚步声,渐渐散去。

  第二日,骆宸悠悠转醒,恍恍惚惚的睁开眼睛,脑海中猛一激灵,立即从凳子上弹坐起来,冷静的环视了四周,脑海中浮现些许断断续续的记忆。

  他起身发现房间周围都格外干净整洁,就好像是被人刻意打扫过一样。骆宸眸色一冷,理了理衣裳,大步走了出去。

  对着门外候着的小厮开口问道:“蒋侧妃呢。”

  那小厮恭敬地回答道:“回王爷的话,蒋侧妃昨日来找过您之后就离开了。”

  骆宸捏着眉心对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虽然疑惑,但是他没有过多的思考,换好官服之后就匆匆的出府了。

  在骆宸离开之后,几个小厮互相打了个眼色,慌忙地走向偏厅。

  御花园之中,一身明黄龙袍的少年正在花丛中钻来钻去。

  一群太监宫女们在后面急忙地跟着,生怕出什么意外,“皇上,您小心点啊。”

  骆安笑得很灿烂,大喊着:“别跟着朕,朕要找到这世上最美丽的花。”

  “安儿为什么要找最美的花呢。”

  众奴婢急忙行礼,“参见王爷。”

  骆安抬眼看向他,白皙的脸蛋上已经沾染了了灰尘,脸上的笑容简直比阳光还要刺眼。“皇兄,你来看朕了。”

  骆宸朝着他微微笑着,骆安接着开口道:“朕要为皇后找到这世上最美的花,其他的都配不上她。”

  骆宸眸色一紧,笑容凝固在脸颊上。

  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冷,一众太监宫女都站在一旁一动不敢动。

  骆宸突然轻笑道:“皇上就这么喜欢你的皇后吗?”

  骆安攥着一把杂七杂八的鲜花笑着对他说道:“那当然,良儿早就说过她要嫁给朕的。”

  骆宸眸色阴沉,冷冷的开口道:“皇上,她不是你的良儿。”

  骆安把手中的鲜花猛地摔在地上,撅着嘴泪光莹莹的大声回答:“才不是。”他刚说完就推开骆宸,朝着外面跑去。

  奴婢们急忙追了上去,“皇上,您小心着走。”

  骆宸看向地上的一堆鲜花,挪了一步狠狠地碾了上去,抬起眼盯着骆安离开的地方。

  骆安跑出好远,一个猛子撞到了一个人,抬眼一看,那个红衣国师正轻轻的拍打着衣裳,只见他嘴角轻轻动了一下,骆安就猛地朝后踉跄了一步。

  君临渊一把扶住他的肩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然后诡异的笑了一下,“皇上以后走路小心一点吧。”

  骆安低着头闷声回答道:“国师讲得对,朕会吸取教训。”还没等君临渊回答,骆安就立即撇开身子准备走。

  君临渊轻笑着说了一句话:“皇上,您要记住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说完就慢悠悠的迈着步子离开了。

  骆安瞥了他一眼,又恢复了灿烂的笑容,一蹦一跳的跑开了去。

  在这长长的青石板路上,那个明黄色的身影随着阳光和微风缓缓地晃动,影子渐渐的越拉越远。

  又是几日恍恍惚惚的日子渐渐过去了,云良站在窗台边上,刚好此时微风不燥,带着落日的余晖,轻轻的吹动云良脸颊上的碎发,不施粉黛的容颜带着些许孤寂荒凉。

  房门被人嘎吱一声推开了,云良并未回头,只听到身后响起了好几个人的脚步声,她们齐声道:“见过小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