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武御尘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龙中星辰

武御尘嚣 慕尘孤曦 5665 2019.07.12 08:27

  这天中午,龙晨一家难得吃了一顿团圆饭。龙银坐于家主之位,龙晨坐于长公子之位,龙曦坐于其旁,小锦在龙曦背后侍奉主子,因为按照规矩,只有在主人吃完饭后,下人才可以吃饭。

  留仙和虚竹列坐龙晨与龙曦正对面,位尊于晨曦兄妹。众人的座位方位分别为:龙银东向座,晨曦兄妹北向座,留仙虚竹南向座。

  西向座本无人,但龙银特地派人前往龙嬴府上,邀请来了虚竹的外甥龙嬴。这样以后,这顿家宴终于座无虚席。

  龙银在宴上始终笑意盈盈。毕竟,自己的爱女终于无性命之虞,而长子的修炼天赋又终于重见天日,他能不开心吗?

  虚竹虽然平日里表情不多,但今日宴上,他少有的浅笑却也足以证明他的喜悦。毕竟为龙曦之病他已经操心了整整十七年,直到那位姑娘的方法确实奏效之后,他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自龙银丧妻而悲后,虚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他笑了。虽然龙银和以前一样,习惯独自在外闯荡,他们平日里见面机会并不多。

  但龙银笑了,确实是虚竹印象中的第一次,只凭这一点,也足以使虚竹今日也流露出喜悦的笑。

  龙晨心里也高兴啊!他的好妹妹,虽然因为卧病久了,身子还有点虚弱,但终于能够正常活动了。也就是说,后面他的生活,将完全可以如以往一样:

  妹妹偶尔会亲自下厨做饭给他吃;妹妹会来看他练功;甚至他终于又可以带着妹妹到北边的山隘去;和妹妹远远眺望那北方天柱,以及盘旋其上的幻虚城……

  在龙晨记忆中,传说中的幻虚城,就有留仙长老所说的神,而且有两个,战神和幻神。以前他和妹妹就听父亲讲过战神的故事,所以当留仙提到“神”这个名词时,龙晨马上想到了战神,所以脱口而出的形容词才会是:无人能敌。

  妹妹在身边时,龙晨的记忆都是温馨的。温馨的笑容,温馨的话语,温馨的饭菜,温馨的劝慰,温馨的陪伴。妹妹简直就是温馨的化身!

  连龙晨最害怕的父亲,在有妹妹的记忆里,都是温馨的模样。比如说:两人一起听父亲讲战神的故事的那段记忆。

  如果龙曦不是妹妹的话,那么他们俩人就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五岁时,龙晨带着三岁的龙曦,躲过族长府的重重下人,一同跑进了北瀚城的集市里玩耍,还差点被偷了包子跑路的小偷撞飞。

  七岁时,龙晨的胆子比较肥,毕竟初生的牛犊不怕虎,他竟然带着妹妹翻过了北瀚城郊区的那座雪山,结果差点和妹妹命丧雪虎之口。

  那次是虚竹和留仙要一起去山里寻药,两个娃娃吵着要一起去玩,他们便带着晨曦兄妹一起到郊区玩耍。虚竹独自去山里采药,让留仙留在郊区带孩子。

  当时,龙晨人小鬼大地说,要和留仙玩捉迷藏。然后便带着妹妹偷偷地溜掉了,他们循着虚竹爬山的方向登上了那座低矮的雪山,然后在雪雾林里遇到了雪虎,多亏了虚竹及时出现才逃脱性命。

  如今想来,龙晨都有些后怕。九岁时,龙晨已经修炼了三年,龙曦也修炼了一年,但不知怎的,虽然修炼了一年,龙曦却不能使用真气。

  一天,他带着她又一次去集市里玩,同样是躲猫猫。两人短暂的分离过程中,龙曦佩戴着的玉佩,被一个十一岁的“胖虎”给抢了。

  龙晨虽然只有九岁,但毕竟有修炼,能用真气强化自己的身体。他听完龙曦的哭诉之后,立马就去把那个孩子王揍了一顿,并抢回了玉佩。

  九岁以后,他就很少和她一起玩了。因为父亲开始亲自督促他修炼银皇指。他对父亲的敬惧,就是在那一年建立的。

  为了使他的指骨,尽早变得如银皇指修炼要求的那般坚韧,龙银时常狠心掰断他的手指,然后接上。

  那些年,龙晨吃的是父亲特意关照的,下人给安排的,几乎是全族最有营养的饭菜;龙晨承受的是,全族当下有修炼武技的孩子中,最多且最大的痛苦。

  龙晨是怎么挺过来的呢?因为有龙曦啊!龙曦第一次听闻龙晨的手指被父亲掰了又接,接了又掰,立马就当着龙晨面哭了。她向父亲撒过娇,求过情,请求父亲不要这么对哥哥。

  父亲对龙曦很宠爱,但唯独在这件事情上态度坚决。父亲告诉她,男儿当自强。她哥哥该是个大丈夫。

  以后他将要如自己一般练就盖世武功,那么眼前的苦是不得不吃的,毕竟唯有“吃得苦中苦”,才能“方为人上人”。

  但龙银允许龙曦亲自为龙晨上药和包扎。于是,龙曦虽然无法解除龙晨身体上的痛苦,但每次都很用心地帮他上药,包扎。并一直用她素来温柔的话语劝慰龙晨,在精神上抚慰龙晨。

  再后来龙晨就遇到了修炼瓶颈。在多次寻求突破无果之后,不满于族长府不问族事的族人的冷言冷语,便找上了他。其中喜欢冷言冷语者,不乏有和龙曦自**好的女孩。

  龙曦非但丝毫不受她们言论的影响,对哥哥一如既往地好,甚至在有些女孩言语实在过分后,还一改温和脾性,下定了决心和那人断交!

  然后她还一直鼓励着龙晨,乃至在龙晨十八岁成年后,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到二十岁都突破不了时,还一直劝慰哥哥说:“不是还有两年吗?凭哥哥先前的天赋,一定能在两年内成功突破的!”。

  她说那话时,态度很坚定!仿佛已经忘了,龙晨本就已在两年内未能突破。她甚至比龙晨本人还要坚定,连龙晨本人都被这股坚定所感染了,又努力寻求突破了一年。

  十八岁到十九岁的这一年里,龙晨一边不甘地想方设法寻求突破,一边忧心忡忡于是否真要在二十岁时被安排到族中产业去了?

  他家的产业,只有天下酒肆的店小二、厨师以及驿站的饲马师,是不怎么需要修为实力就可以担任的。

  难道自己的未来,真的要在酒肆或者驿站马廊里,过上或吆喝阵阵,或烟熏火燎,或土面泥手的生活吗?这让龙晨怎么甘心?

  如果这样,他修炼银皇指之艰苦便也灰飞烟灭了;昔日父亲对他未来身影之伟岸的期盼也将彻底落空,他怎么可能甘心呢?

  但是他突破不了整整三年,族人们也嘲讽了他三年,他真的怕了,心里开始畏畏缩缩。甚至连性格都由外向变得有点内向。

  她觉得他这三年过得实在太苦了,身体和心理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才说出了那句足以颠覆武人三观的话:

  “如果不善于修炼,人生还有很多路可走,可以学个一技之长,安安心心过日子,也比苦囿于此搏命之学强。”

  在她的想法里,如果他最终突破不了瓶颈,她想让他学习厨艺,日后当个厨师。这样至少,比当店小二和饲马师要体面一点,他也更能接受一点。至于他的厨艺老师嘛,她可以充当。

  至于她,愿意在老师的帮助下突破御师之阶,并解决体质问题之后,向父亲申请,前往他所在的城市担任城主。无论上界还是下界,只要实力达到御师,就有资格担任一城之主。她就是这么设想未来的。

  后来,龙晨想到了一个突破的方法:利用瀑布之冲击,将原本无法聚合的火元素压入体内。第一次无意外地又失败了,但是火元素确实有成功压入体内过。

  于是整顿之后龙晨决定再试一次,成功了,他自然摆脱了三年来的阴霾;失败了,他就愿意认命,走上她帮自己规划好了的人生路线。反正日后还有机会和她生活在一起,虽然不甘心,但还算是可以接受的未来。

  谁知第二次突破失败,他一苏醒,就听闻她昏睡了小半个月的消息。他心急如焚,一再追问虚竹她怎么了?但虚竹不肯说明,只是声称龙曦病了,并鼓励他好好修炼。

  虚竹鼓励他修炼,只是出于龙银对他抱有殷切希望,所以虚竹也不想他沦为平庸。

  谁知素来机敏的龙晨竟然会错意了。他以为虚竹所言便是她的愿望,并天真地以为只要自己突破了,她就会苏醒。

  于是他便开始了疯狂的借瀑布之力突破。然后在三四个月见不到活蹦乱跳的她之后,他于第六次突破前夕再次疯狂追问虚竹:她到底怎么了。并且比先前更加不依不饶。

  虚竹被逼问得不行,只好声称龙曦病了,病得很严重,只有水属性天材地宝可以救治。然后又由于,族中适时公布出了武举大会冠军奖励,其中有水属性天材地宝:九璇冰灵芝。

  龙晨由此坚定了参赛、夺冠,夺取九璇冰灵芝的信念,并带着这份信念开始了关键的第六次突破。

  这份信念也许还起了感召作用,竟然无意中唤醒了龙晨前世的灵魂,并帮助了他突破修炼瓶颈。这使龙晨得以参赛,并在目前取得了第二轮和龙嬴并列小组第一晋级第三轮的好成绩。

  龙晨在家宴上百感交集,竟然几乎回味了自己的前半生,他前半生的功业成败,都离不开她。

  如今妹妹的手就在他的手里,而妹妹本人正活生生地坐在他身边。他知道妹妹体质使然,体温比正常人低,所以妹妹的手在他手里是冰凉的。

  这股冰凉,很能激起他的保护欲。他一直想用自己温热的手心温暖妹妹的手。同时握着妹妹的手,龙晨总能意外地感到心安。

  这种感觉就好像握着一块冰凉的玉。龙晨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就在自己的手心里,然后有“一片冰心在玉壶”的神奇之感,心里莫名的清灵。

  所以龙晨也许偶尔会想,如果她就是她,而不是妹妹该多好!但是呢,毕竟妹妹就是妹妹,这毕竟是事实。

  所以龙晨对妹妹的喜欢,只会局限在“帮妹妹找到一个好夫婿”这一最终目标上。这一目标,伴随着龙晨还是龙晨地走到了最后。

  龙曦在宴上笑得柔美,很有名门淑女的范。她心中所想和龙晨差不多,也回忆了两人共同的记忆。当然,还有那使她钟情于哥哥的关键瞬间,那是她心里永久温馨的画面。

  至于龙晨目前心目中,妹妹的理想夫婿:龙赢,此刻内心也是高兴的,但高兴之余,心里总有些小小的落寞。龙曦是醒了,但她的注意力,还是一如既往地,只放在自己的哥哥身上,完全没有注意过自己。

  这一直以来的状况,随着龙曦的苏醒,今日又重现了,这让龙嬴有点难受。幸好龙晨是龙曦的哥哥,而不是自己追龙曦路上必须打败的竞争对手。否则龙嬴一开始就输了,不是得郁闷死?

  既然这样,那他就还不算失恋。还有信念和理由为龙曦的将来谋划。据舅舅虚竹所言,龙曦的病,在其修为到御师之前,都得需要冰属性天材地宝来治疗。所以虽然龙曦醒了,他还依旧有必要为龙曦赢下九璇冰灵芝。

  这宴上笑得最欢的,莫过于留仙了。不过他没什么心事。徒弟也好好的,丫头也好好的,族长笑了,虚竹也笑了,龙嬴也笑着,这就是他开心的源头。

  于是这场家宴,便是以众人的笑容开始,以众人笑容的因由为线,贯彻始终,并最终也以众人的笑容告终。

  ……

  当夜,星辰璀璨,万彩斑斓,星汉照人,百感交集。

  龙晨坐在自己房间的屋顶看星星,他已经很久,心里没有像现在这般平静过了。是妹妹的苏醒,让他难得又有这样的雅兴。

  如果漫漫人生路只是一场梦,那么他和妹妹共同的记忆,便是这漫长梦路中最美的风景;如果人的记忆亦如漫天星辰,那么他和妹妹共同的记忆,便是里面最璀璨的星群。

  不多时,龙晨的父亲也来到了屋顶。他们父子俩约好了,今晚谈谈心。“晨儿你近日参加武举大会,战绩斐然呢!父亲我和你母亲的在天之灵都很欣慰呢!”

  难得回家一次,龙银试着以一些温柔的话开始今日的话题。“多亏了父亲当年教授于我的银皇指,否则孩儿这么弱的实力,早就被淘汰了。”龙晨小心谨慎地说道。

  “唉,果然你心底还是会认为,父亲我当年对你太严厉了,所以至今都不敢亲热地叫我一声“老爹”啊!”龙银叹了口气说道。

  龙晨听了有些愕然。他对父亲从小就抱着一份敬畏,确实在无意间都只是尊称对方为父亲。这不知不觉就成了父子两人亲情之间的隔阂。龙晨迟疑了一下,别扭地说了声:“老爹。”

  龙银听了,笑言道:“如果不习惯,就不要勉强了。我们父子,确实还不如你们兄妹亲近。”龙晨听了默然不语。

  龙银则继续说道:“但晨儿你一定要明白,无论当年父亲对你多么严苛,都只是希望,你日后在武学上能取得不菲成就。你父亲望子成龙的心,和自己的实力一样强啊!”

  “如今你也长大了,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路了。父亲不强求你走父亲的老路。老实说,你要是二十岁之前不能突破,父亲也有能力让你留在族中,只是人言可畏不得不逼人妥协罢了”

  “如果晨儿愿意弃武而去,随时都可以。毕竟武者之路确实太过危险。如果不是出身于修炼世家,为父也不愿意你再趟这趟浑水。”

  “不,父亲,呃,老爹,孩儿愿意继续修炼!”龙晨听了这话,语气坚定地说道。这让龙银听了很是欣慰。龙银见龙晨叫不习惯“老爹”还硬叫,笑着说道:“真的叫不习惯就别勉强。”

  “你想要继续修炼,还只是为了自己的妹妹吗?据虚竹所言,她如今的身体状况,已经不用再太过依赖于药物了。虽然还是需要,但已经没有那么急切。”

  “所以,现在就连武举大会是否必须夺冠,都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问题。你还愿意立志于夺冠吗?如今又该是出于什么目的去战斗呢?晨儿你想过吗?”

  龙晨听了,愣了一下。他确实因为妹妹的病情有所好转而有所懈怠,以至于对武举大会并没有如先前那般热情,对夺冠也没有如最开始那般信念坚定了。

  但是思索了一会儿,龙晨依然坚定的回复道:“即使不是为了妹妹,孩儿也会努力尝试着夺冠的!因为这不仅仅是为了救助妹妹,同时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不输于人!”

  龙银听了龙晨的这番回应笑了笑。他听得出来,龙晨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真心实意的,是龙晨出于对自己实力的肯定——或者说一种骄傲——而抒发的肺腑之言。

  只是,其内在的力量,终是不及“为妹妹而战”的信念啊!龙银在心里摇了摇头,但随即,他便又想到:不过长子好歹愿意为了证明自己而战,这也是一种进步,值得肯定!

  于是龙银说道:“这样很好,但晨儿你一定要记得,别让自己过分透支,一定要学会懂得顾惜和照顾自己。”龙晨听了点了点头,但不太理解龙银后半句话的意思。

  “明天父亲我又要离开族里,到外面闯荡去了!”龙银回答长子的疑问道,“外面的世界很美好,令人不想回家啊!”

  龙晨听说父亲又要走,感到有些失落,但他也清楚父亲的秉性,北族太小,北瀚城太小,根本困不住他父亲。“那父亲你什么时候还会回来?”龙晨问道。

  “能不回来就不回来了!如果父亲我回来了,必然意味着家里发生了什么麻烦事,已经连虚竹和留仙两人都解决不了了。这点你不是感受到了吗?”龙银温和地说道。

  龙晨愕然,的确是这样。连神秘身影先前所言,最终打动他的理由都是:父亲无事必不归。突然,龙晨意识到了什么。那种感觉就像是,父亲将自己看穿了一般。

  “如果决定继续走武学这条路,就继续好好努力吧,晨儿!我有预感,你未来的成就会超过我,甚至是族中所有人。”

  “真遗憾啊!如果不是你爷爷龙瀚非要定都北瀚城,我已经游遍全大陆了。只可惜,为了保证治安,巩固统治地位,北陆的主人一辈子都不能离开北陆。

  所以日后晨儿你要是有机缘,一定要出去闯闯,甚至可以去上界闯——那可是真正的修炼圣地呢!”

  ……

  龙晨父子星月下夜谈之后,龙银给了龙晨一枚龙王令。说是只要在下大陆,见此令,几乎没有任何人敢伤害龙晨。

  这算是龙晨收到的,来自父亲的更珍贵的礼物吧!比那三枚三阶妖核珍贵不止千倍了呢!

  星辰浩瀚,而浪人的心,应该比之逊色不了多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