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变强从挨打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贾浩南,假浩南

变强从挨打开始 鱼非闲 1934 2020.01.10 11:40

  啸~

  为首的黄毛小子吹了声口哨,五部机车全部停了下来。

  五人各自从车上抽出了一根手臂粗的钢管,黄毛走着嚣张的步伐,来到白活身前,打量了他一眼,不屑道:“一身地摊货,看来又是穷鬼一个。”

  说着从怀中拿出包软中华,点燃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一口浓烟喷到白活的脸上,一副老江湖的口气命令道:“现在开始,抢劫,给你一分钟的时间,除了内裤全部给我脱了。”

  白活双手插兜,淡笑的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样子的少年,心中暗道:南区的传言是真的,未满十六岁的少年不负法律责任,所以在南区经常能够看到少年组成的不良团伙到处流窜作案。

  有些甚至一个未成年老大,手下几十上百个成年壮汉打手。

  想到这里,再对比北区,那待遇简直天地之差。

  如果在北区有这样不知死活的臭小子敢当街打劫,基本上只有两个下场。

  1,打断他双腿,让他永远不会再有作恶的机会。

  2,打断他爹的双腿,子不教,父之过。

  所以在北区,这种未成年人打劫的事情是闻所未闻的。

  白活一副好奇的看着黄毛,询问道:“小子,你今年几岁?”

  话音落下。

  一旁的绿毛当即跳了出来,拿着手臂粗的钢筋指着他叫嚣道:“你TM说什么屁话,敢叫我们老大小子,你TM不想活了吗?”

  “我告诉你,这位就是我们这条街的老大,浩南哥!”

  黄毛深深的吸了口烟,将烟头扔到了地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手臂上有一条明目的青龙纹身。

  白活嘴角微勾,眼中是强忍的笑意,抱拳道:“天下浩南千千万,不知阁下是哪一路?”

  黄毛一扬头,傲然道:“穷鬼,你给我记住了,老子就是这条街的扛把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贾浩南就是我了!”

  “啥?姓贾?!”

  白活终于忍不住了,捂着自己的肚子大笑道:“噗哈哈哈,搞半天,原来是个‘假浩南’,卧槽,你们太他凉的有才了,不行,笑得我肚子都疼了……”

  贾浩南看着肆意大笑的白活,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

  白活指着自己的脑袋,边笑边说道:“来,打我,往这打,用力,把你们吃女乃的劲儿都使出来。”

  贾浩南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主动讨打的人,一时间有些犹豫了起来,下意识的看了下四周,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埋伏,但是心中依然有不安的感觉。

  就在贾浩南犹豫的时候,一个小弟上来就是一记闷棍从背后袭击白活。

  咣!

  “啊!!!”

  这个小弟突然一声惨叫,扔掉了铁棍,抱着头在地上打滚,额头有鲜血流下,口中骂道:“谁?谁TM偷袭我!”

  白活看了眼地上那根已经变得有些弯曲的铁棍,又看向疼的满地打滚的绿毛,心中恍然,原来那个基础相对论的反伤效果是这么回事。

  攻击自己的伤害直接反伤30%在攻击者身上。

  不过当他看到脑海中自己的濒死进度条才涨了10%的时候,顿觉索然无味,攻击太弱了。

  白活望向一脸惊疑不定的贾浩南,说道:“喂,还打不打,不打我就走了。”

  贾浩南盯着地上那个抱头痛哭的小弟,不断的开始打量四周,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谁攻击了他们?

  难道有埋伏?

  贾浩南凝视着一脸镇定的白活,心中很是犹豫,这家伙如此的有恃无恐,恐怕真的还有什么人潜藏在周围。

  可恶。

  我最讨厌的就是放冷木仓的家伙。

  白活看着一脸阴晴不定的贾浩南,大步走到他的面前,扶起他手中的铁棍放在自己的头上,大声道:“出来混,最忌讳的就是临阵惧敌,来,打我,听不懂人话吗?打我!往这打,用力!”

  贾浩南眼中厉色一闪,骂道:“曹他凉的,不管了,老子打死你!”

  铁棍高高举起,一棒子挥了下去。

  duang!!!

  钢铁敲击的声音响起,铁棍在白活的脑袋上完全变形,贾浩南因为是受到反伤效果,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晕了过去,头上鲜血顿流。

  其他小弟见状,更是惊恐无比,一群混子何曾见过真正刀枪不入的人啊,当下顿做鸟兽散,一溜烟就全不见踪影了。

  白活看着自己的濒死进度条又增加了25%,蹲下拍了拍昏迷的贾浩南,啧啧叹道:“诶呀呀,小伙子,晕了吧?脑袋嗡嗡的吧?”

  白活暗笑,这家伙力道是够了,可惜不够持久,恐怕真打下去,我还没到濒死100%,这家伙自己就被反伤反死了。

  “诶,这些臭小子,还真的是一点义气都不讲,丢下老大全跑了,我TM一个被打劫的受害者,还得帮劫匪打120急救,这TM是人干的事儿吗?”

  入夜。

  T市最热闹的步行街中有一间号称全市最嗨的酒吧——夜莺。

  白活此时就坐在夜莺酒吧中,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饮酒,看着那些衣着性感的妙龄少女随着音乐节奏正疯狂的甩着头,还有一批更是跟着节奏用力的猛点头。

  但是白活觉得,这节奏,这股劲儿,更适合清明节上坟的时候使用效果才会最佳。

  谁说坟头不能蹦迪的?

  谁说年轻人不喜欢拜的?

  只是没有找对节奏罢了,不然清明都能给你蹦出国庆的嗨劲儿来。

  就在白活一个人喝酒的时候,在酒吧的另一边卡座,穆晓月正和几个闺蜜笑谈着,突然她的目光一凝,讶异的自语道:“咦!他也在!”

  “他?他是谁呀?”

  张瑶瑶好奇的顺着穆晓月的目光看去,顿时嘿嘿怪笑道:“诶呦诶呦,没想到我们从来不对男人加以颜色的小月月竟然在偷看男人,快说,你是不是动心了?”

  穆晓月摇摇头,嗔怒道:“瑶瑶,不许胡说,只是在医院见过他两面而已,没别的。”

  “真的没别的,可是刚刚看你的眼神不像哦?”

  另一个闺蜜,陈雪敏笑眯眯的凑了上来,做出挠痒痒的架势,威胁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没有,啊,真的没有啦,哈哈哈,不要挠了,哈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