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杂家巨子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成有道 2075 2019.01.08 12:56

  呈现在孙若愚面前的景象简直有点让他怀疑这艘巨大的花船是不是被巨炮轰击过,甲板直接破了一个大洞,隐约间可以看到是一个手掌形状,昨晚与席天河喝酒吃饭的阁楼仿佛被飓风刮过一般,只剩几根残缺的柱子歪倒竖立,眼前绝大部分房屋瓦片几乎被掀完,那根竖立的高耸船杆早已被折断。

  孙若愚僵立片刻,这才回过神来,他动了动僵硬的面部神情,小心翼翼的顺着屋檐下到一个走廊当中,走了一段,来到住房区域后,蓦地看到这些房门全被虚掩,孙若愚心中暗自一凛,已然明白当中到底遭遇了什么。

  此时此刻这艘船上是寂静无声,两边一直延续到拐角,五六间虚掩房门让孙若愚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暗中有鬼魅透过虚掩的房门默默注视着自己,随时会扑上来一般,想到这里的他不禁是头皮发麻,有点站不住脚。

  他深深吸了口气紧了紧手中的长剑,以便随时能够应对突发状况,孙若愚慢慢走到第一间虚掩的房门面前,侧着身子,以长剑抵住房门,轻轻将房门推开。

  吱呀!

  平常还不怎么在意的开门见摩擦的声音,这一刻几乎像有恶魔在刺挠一样,让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悬到嗓子眼里,等到将房门推开,确定里面没有任何异常后,孙若愚这才小心翼翼,全神戒备的踏入房间,房间布局一般,远没有他所居住的那间豪华,但陈设装饰亦是不凡。

  孙若愚绕着房间检查了一圈,最后将目光放在了床上,他慢慢走到床边,看着床上被被褥盖着如毛毛虫一样,孙若愚伸出长剑,将被褥挑开,赫然看到两条白花花的男女躺在床上,女在下,男在上。

  看着这一男一女脖子上那泛着青乌的伤口,孙若愚请吐了口气,看样子就是被那群来历不明的黑衣人用淬了毒的兵刃一击毙命,甚至都没有反应时间便死了。

  这还真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这下子孙若愚反倒是略显平静了下来,只要不是未知的鬼魅做的,而是人,那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就是威力也太大了吧,这花船竟然能够受到如此大的破坏,难以想象,简直不可思议。

  一直对武艺和练气有些模糊的孙若愚,这下子慢慢有了一个概念。

  神话传说中的担山赶月,移山填海,千里之外飞剑取人首级……

  练气修仙啊!

  孙若愚心中火热,这一刻是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面前,深深吸了口气,将澎湃的心潮平复下去,眼前可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怎么说也得先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才是。

  接着孙若愚连续查探了五六间房,里面皆是男女,死状差不多,就是姿势不一样。

  看得多了,也就麻木了,孙若愚心思彻底镇定了下来,想了想,转道直接前往昨晚与席天河一叙的阁楼。

  待到他七绕八绕,最后所幸直接窜上房顶,朝着阁楼而去,踏上阁楼后,入眼看到的便是席天河正正端坐在在凭栏处,唯一让孙若愚在意的就是他神色苍白,脸色晦暗,似乎命不久矣。

  看到孙若愚上来,如同石头的席天河终于略微抬起头来,声音沙哑道:“太子,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也遭毒手,万幸无事。”

  孙若愚眉头深皱,“这是怎么回事。”

  “恐怕太子已经探查过一番,花船上的人几乎全死光了。”

  “谁做的?”

  席天河无奈,“杂家的乌子健,昨晚偷袭了我们花船,没想到千防万防,最后竟是内里出了鬼,惹得对方侵袭过来。”

  “乌子健?”孙若愚神色一动,他听张方说过。

  席天河微微点头,“杂家乌子健是杂家巨子,网罗天下杀手,成立的乌鸦会中杀手皆是一顶一,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想不到今次我兵家也会遭了暗算。”

  说到这里的席天河长叹一声,随即晦暗的目光陡然一亮,盯着孙若愚道:“太子,我们的约定依然有效吧?”

  看到孙若愚有些懵逼的神色,席天河紧接着说道:“你放心,我不是兵家巨子,我兵家巨子乃是孙良,失了我,兵家亦没有什么损失。”

  孙若愚道:“你要死了?”

  “是的。”席天河微微颤颤的伸出手顺了顺脖子,孙若愚看得真切,席天河脖子上有一根细如头发的银针深深插入他脖子内。

  孙若愚看得新奇,“这就是致命伤?”

  席天河道:“是的,我所剩时间不多。”

  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一块白玉雕刻的玉牌,“这是我兵家虎符,你拿去。”

  孙若愚依言上前接过虎符,席天河见孙若愚接过虎符后,开口道:“兵家在钟吾有驻扎地,你那虎符去找他们,他们会全力助你。”

  孙若愚了然,“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

  “我想要学兵家的武艺,练气亦可。”孙若愚心中有些忐忑,面上平静无比的说出了这句话。

  席天河眸子精光爆射,甚至有些刺眼,让孙若愚不自禁的眯了眯眼,这时席天河才出声道:“好,我会倾囊相授,但我兵家主沙场武艺,练气方面不太擅长,你拿虎符可以让兵家的人为你去道家引荐一人,传你练气。”

  说到这里的席天河开口道:“秀儿,你出来。”

  阁楼旁一个地板蓦地撑了起来,那秀儿默默的从这夹层中爬了出来,她此时此刻神色哀恸,看着席天河,低声道:“先生。”

  席天河摆摆手,朝孙若愚道:“太子,我希望你能将秀儿带回我兵家在钟吾的驻地,作为交换,她教你兵家所有武学,她因为体质问题,不能练武,尽管踏足练气,但时间尚短,没有自保之力。”

  孙若愚毫不犹豫地点头,“好!”

  听到孙若愚答应后,强撑着一口气的席天河终于是泄了劲,没了声息。

  孙若愚看得是不由得唏嘘,看样子这席天河是笃定了孙若愚还活着,一直强撑等着他过来交代事情。

  看着秀儿情绪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大哭,孙若愚也不晓得说些什么安慰的话语,他就这么静静站立等待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