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太平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成有道 2096 2018.12.27 19:26

  孙若愚出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梧桐山上有颗活了五百年的梧桐树,听人说很灵,所以我想要去看看。”

  孙若愚蓦地想起当时老三在土屋里的话,梧桐山上有颗神树,有很多人在哪里祈愿。

  孙若愚心下不由得好笑道:“难道你想祈愿?”

  李雁微微点头,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孙若愚一副果然如此,悠然道:“那么,灵吗?”

  听到孙若愚的话语,李雁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将军,我只是小人物。”

  孙若愚默然,是啊,小人物,小人物又有什么力量来改变,所能做的,不就是只有祈求吗。

  他不禁询问,“你想祈求什么?”

  “等将军到了就知道了。”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静静在盘山小路走着。

  ……

  ……

  孙若愚与巨虎搏杀的河边,骑在战马上的孙若成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景象,坍塌的树木,满是触目心惊巨爪抓痕,周围的树木折断了一大片,几乎清出了一个光秃秃的空地。

  孙若成问道,“这就是那只凶兽,山虎的威力吗?”

  看到这一幕的严将军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回答道:“山虎只能称得上三流凶兽,除了口吐气刀,飞腾一段距离外没有任何异力。”

  易副将此时在一旁半蹲下,伸出手抹了抹地上的血泥凑到鼻下闻了闻,出声道:“这是凶兽的血液,这些出血量还不足以让山虎死掉,应该是他与山虎搏杀后,将山虎伤了,然后自己主动撤离。”

  “这只凶兽,应该对他造不成生命威胁吧?”孙若成询问。

  严将军微微摇头,“以他的实力,这只凶兽只是去送死的。”

  说出这句话的严将军蓦地想起孙若愚没有接住长剑的画面,眼角微抽,补充道:“不过也说不定。”

  孙若成道:“那他去哪里了?”

  过了好一会儿,易副将才回来禀报道:“公子,将军,周围并没有他撤离的痕迹。”

  严将军慢慢走到河边,盯着湍急的河流看了一会儿,“兴许是从河中。”

  ……

  ……

  四个小时后,孙若愚看着前方的山顶不由得轻轻吐了口气,四个小时左右不停歇的往山上爬,这李雁中途居然没有丝毫休息,这弱女子真是厉害了。

  拄着棍子的孙若愚张口道:“你体力不错啊。”

  李雁瞥了眼孙若愚,“将军也不赖,身上有这么多伤,依旧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孙若愚咧了咧嘴,他能说是自己看到李雁都没有停下,他一个大男人要是表现得不如这一个弱女子,岂不是太丢脸了,这一路走来,他可是强撑着,身上的伤口痛得不行。

  他一脸故作风轻云淡,“行军作战,身体受伤已是家常便饭,已经习惯了。”

  “哦?”李雁好奇道:“那将军您脸上怎么出这么多汗?”

  这都是给痛得!

  孙若愚面不改色道:“我身体有郁气,行走间所以略微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出汗。”

  李雁也没有多语,等两人到了山顶上,太阳已然西落,昏黄余晖照射在孙若愚身上,让他染上了一层金黄,并不炽烈的阳光晒得他浑身暖洋洋的,就连伤口亦感到酥酥麻麻。

  他看着前方那颗生长在悬崖边上的参天大树,树杆极粗,约摸有四名成年人合抱这么粗细,繁密的枝丫上挂满了由红绳系着的木牌,风一吹,这些木牌碰撞间,就能听到叮叮当当的清脆碰撞声音。

  孙若愚感慨,这梧桐树屹立在山顶数百年,经历风吹日晒,依旧坚韧不拔,实在是难能可贵。

  他问道:“这就是梧桐山上的那颗神树吗?”

  李雁怔怔的看着这颗梧桐树,好一会儿,才从怀里掏出一块早已准备好的木牌,孙若愚看得仔细,上面的字虽然不是简体字,但却明白其意思。

  太平!

  孙若愚心中一时沉默了下来,看着李雁穿插红绳,略显费力的将木牌挂在树枝上,牢牢系好后,李雁退了几步,看着在风中摇晃的木牌,她慢慢舒展身姿,跳着不知名的舞蹈,轻启嘴唇。

  “籊籊竹竿,以钓于淇。岂不尔思?远莫致之。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笑之瑳,佩玉之傩。淇水滺滺,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孙若愚默默的看着,听着。

  李雁的歌声从这里慢慢扩散,似乎整个梧桐山都能听到一般,孙若愚心里听着诗经中的歌谣,心里堵得慌。

  战争,太过残酷了。

  重复了数遍词的李雁停下了舞姿,此时此刻已是泪流满面,她转过头看向孙若愚,展颜一笑,“将军,天下会太平吗?”

  孙若愚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想要安慰的话语怎么都吐不出口,沉默了会儿,他轻声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外如是。”

  李雁脸上泛起了苦涩笑容,“那么将军,你能把这样的战争结束吗?”

  孙若愚又怎敢做出这样的承诺,他微微摇头,“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做到的,若要太平,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走。”

  顿了顿,孙若愚低声道:“严格说来,我也只是一名小人物,又哪里搅动得了天下。”

  李雁惊讶的听到孙若愚的话语,“你是将军,又怎么不可能。”

  孙若愚无奈,“就算是当上了王,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两人默默的看着神树好一会儿,这才慢慢下山,看着依旧在前方五米处的李雁,孙若愚已经习惯了,他开口道:“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李雁牵着马,慢慢的往前走着,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迷茫道:“走到哪算哪。”

  孙若愚道:“钟吾国挺太平的。”

  “只要是强国,国内都挺太平的,将军,我是小国出生,我没有见过太平。”

  李雁话语虽然平静,但孙若愚怎能听不出当中的无限心酸,好一会儿,他才说道:“这是你们王太自私了。”

  “自私?”

  “是的。”孙若愚点点头,“为了一己私欲,建立一个弱小国家受人欺辱,不如加入强国来的更好。”

  李雁脸上露出一丝讥讽,“你觉得可能吗?”

  孙若愚微微摇头,“权力,使人冲昏头脑。”

作者感言

成有道

成有道

例行求推荐票,求收藏,感谢各位打赏的读者朋友,非常感谢非常感谢,元旦过后开始三更打底,不定时四更,谢谢各位谢谢各位!!!你们的收藏和推荐对我非常非常重要!!!

2018-12-27 19: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