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难怪骨瘦如柴

东方神话降临异世 成有道 2125 2018.12.22 12:23

  孙若愚平静道:“看样子你挺感触良多的。”

  于孙若愚而言,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尤其是强大的华夏国,现代社会物质极大丰富,整个世界总体处于和平,只要自己稍微努力一番,再不济也保管饿不死人。

  老三扭头看了眼孙若愚,见他脸上毫无所觉,显然知道后面躺着的这个家伙没有体验过人间疾苦,老三感慨道:“和你说了都白说,你得自己去体验一下才知道,将军,除了打仗,你平常都在做什么?”

  这让孙若愚怎么和他说,难道说自己除了工作之外休闲的时候是在撸啊撸或者吃鸡之类的?说了这些他也听不懂不是。

  好一会儿,孙若愚才慢慢扯道:“攻于谋略,练习武艺。”

  这两个词语应该很符合这两个游戏了吧。

  老三也没意外,点点头,“你知道没有战事的时候,我在做什么吗?”

  孙若愚瞥了眼老三的背影,随口道:“助人为乐,扶老太太过马路?”

  “助人为乐倒不说,我喜欢种菜。”老三大声道:“我喜欢种茄子,烧茄子我最喜欢吃了。”

  “我也喜欢吃茄子,酱爆茄子,肉沫茄子,我都喜欢。”孙若愚感慨,这是他最喜欢的两道菜,当初他女朋友可是经常做给他吃的,她手艺很好。

  老三慢慢的拖着板车,和孙若愚诉说着自己的梦想,渐行渐远。

  ……

  ……

  这是一处黄土坡地势,赫然是之前老三遇到的黑衣人,那黑衣人想不开失足自杀而死的地方。

  易副将把黑衣人全身上下检查一遍,起身朝严将军禀报道:“将军,看尸体腐烂程度,大约是昨天死亡的。”

  他看了眼旁边的尖锐竖杆,“是被人用这个捅穿的。”

  严将军微微点头,“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就算他不死,我们也得让他死,倒是省了些事。”

  易副将听到严将军毫不在意的话语,神色微微一僵,随即沉默了下来没再多语。

  严将军没有注意到易副将的神情,或者说他注意到了也不甚在意,翻身上马,“看样子就是这个方向没错了,抓紧时间,走!”

  易副将看了眼神情略显兴奋的成公子,默默翻身上马,扭头看了眼黑衣人,双腿一拍马腹,迅速离去。

  那名黑衣男子,是孙若愚的两名副将之一,以前曾与易副将共事过,被成公子这方收买,没想到最后还是死了。

  一行上百人,马匹的踢踏声密集的响成了一片,声势浩荡。

  一直快马行进到孙若愚与老三歇息的五人房屋,成公子与严将军等人下了马,领着七八名军士进屋内探查,其余戒备周围。

  成公子进了房屋,看到地上的尸体时不又得眉头微微一皱,“这些人?”

  严将军左手扶住腰间悬挂的剑柄半蹲下身看了一番,起身道:“这些人都是些下三滥的流匪,只能欺负欺负普通人,身上有剑伤,一剑毙命。”

  说着,他又仔细看了眼掉落在地上的钢刀,刀锋上有几颗米粒大小的新鲜缺口,明显是经历过战斗后,这些人被干净利落的杀掉。

  “是他吗?”成公子询问。

  严将军仔细端详了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用剑并不是这样,可不是他,又有谁能做出来。”

  易副将出声道:“是不是那些江湖游侠,晚上路遇这些流匪,所以发生了战斗。”

  成公子询问,“那些江湖游侠,武艺真的很高吗?”

  严将军回答道:“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有高手,有下三滥,不外如是,公子你有好些门客都是三教九流,诸子百家当中的人。”

  成公子转眼一看,走到桌上看了下散落一地水壶,低头闻了下,皱眉道:“这些水里掺杂着酒,还有一股怪味。”

  易副将闻声走上前去,伸出手沾了点水放在鼻子下问了问,眼中带着一丝异色,“乌子,是迷药。”

  正当成公子准备上前询问时,屋外突然传来略显嘈杂的声音,成公子转而开口,“发生了什么事情?”

  严将军走到门槛,赫然看到几名身着青色儒士衫,衣服皱巴巴的,浑身油腻,也不知多久没有洗过,一看便是游方学子的模样。

  当中一名年长,蓄着山羊胡的学子涨红了脸,气得浑身发颤,指着面前挡住自己去路的军士大声道:“天大地大,这又不是你们买下的地方,我们只是舟车劳顿,进去歇息一番而已,为何拦我去路!”

  军士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这名朝他喷口水的山羊胡学子,尤其是那嘚吧嘚吧的嘴巴不时露出老黄牙,甚至能够闻到浓重的大蒜味道,直欲作呕。

  他默默的握住剑柄,抽出一截剑身,山羊胡学子看到军士露出明晃晃的半截剑身,话语戛然而止,规规矩矩的退了两步,然后撸了撸袖袍,向军士行了一个见面礼后,正声道:“在下是羲和书院老师张方。”

  张方指着身后长得歪瓜裂枣,骨瘦如柴,似乎风稍微大一点都会将其吹走的三人,“这是我的三位学生,在下几人因为舟车劳顿,看到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所以想要在此歇息一番。”

  成公子跨过屋内门槛走出屋外,开口道:“儒家的羲和学院,我倒是没有想到居然能够你们这些游方学子。”

  张方见到出来的人模样不凡,身着的银甲,显然知道这是一位主事人,他笑呵呵摆摆手,谦虚道:“哪里哪里,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只有行游天下,才能悟出至理。”

  成公子嘴角一扯,仔细端详着对方骨瘦如柴的四人,“看样子你们儒家非常推崇游天下啊。”

  张方一听成公子的话语,山羊胡子翘了翘,“正所谓只有体验人间疾苦,才能知道天下兴亡。”

  成公子点点头,“难怪如此骨瘦如柴。”

  张方脸色一僵,还没来得及说话,便眼睁睁的看着成公子命人放了一把火将屋子烧了。

  临了,骑在马上的成公子朝张方拱拱手,“先生轻便。”

  说完,头也不回,领着众人马一溜烟的走了,徒留下一间火势越冒越大的屋子,还有在烈日暖风中凌乱的四名羲和书院的儒家游学士。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的张方哆哆嗦嗦的指着成公子的背影,“竖子不足与谋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