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刺客列传之天下归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意外所得

刺客列传之天下归心 云飞雪影 2217 2019.03.15 06:10

  左奕嘱咐道:“我儿到了书院只须好生学习,切勿惹无妄之灾,朝中之事为父自会处理,我儿切莫担忧。”

  左瑞点头正色道:“儿子明白了,儿子这就去收拾行囊,向朋友道别。”

  左奕深感安慰的道:“去吧,把你喜欢的东西都带上,其它的东西可到王城置办。”

  左瑞转身回到自己的住处,不管他自己是否愿意,都得去天权王城做人质,因为他自己明白,生在君王之家半点不由人的道理。只能是命令身边伺候的人为他收拾好行囊,准备远行天权王城自不必说。他自己则换了一身装束出门会友去了。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开阳郡主一行人带着大批名贵的礼物,跟随鲁大人一路同行,经过半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终于到了繁华的天权王城。

  这一日,开阳郡主带着儿子一同上殿。

  因为当初子煜之死,天权王上一直对这位郡主左奕心存不满,可无奈已经答应了慕容离不杀此人的请求,更何况当前中垣之势也不急于向此人寻仇,便只能暂时生生咽下了这口闷气。

  只听堂上二人一齐行礼,左奕恭敬的道:“臣左奕带吾儿左瑞见过王上。”

  天权王上沉默了一会儿,不咸不淡的说道:“开阳郡主。”

  “臣在。”左奕恭敬的答道。

  天权王上又道:“既然瑶光国主已将开阳郡送与我天权,那你日后就是我天权之臣,只要你做到臣子的本分,本王自当不会亏待开阳郡。”

  停顿了一下他将视线投到穿着白色锦缎镶着蓝色衣边长袍的俊美少年左瑞,换了个口气说道:“这便是令郎左瑞?长得果然不凡。”

  天权王上满意的轻点了下头,继续道:“好一番样貌的小儿,不知今年有几岁了?”

  左瑞躬身回答道:“臣子今年十二岁。”

  天权王上点了下头说道:“今后你就留在这王城的学宫之中,好好读书吧,望你日后能成为我天权的栋梁之才。”

  左瑞行礼,恭敬的答道:“臣子定当不负王上所望。”

  左奕在王城停留数日,期间私下见了一次名儒仲堃仪。

  仲堃仪说道:“郡主在王城需低调行事,回到开阳切莫轻举妄动,如若有事可飞鸽传书。”

  左奕恭敬的答道:“先生高义,本郡主自然尊从,左奕就在开阳城中等候先生示下。”

  仲堃仪淡然道:“郡主客气,先前之战,开阳郡已原气大伤,郡主当休养生息才是。他日事他日定,切莫急躁。”

  左奕钦佩仲堃仪的淡定,应道:“先生所说极是,在下这就告辞。”

  回开阳之前,左奕又向左瑞仔细交待了一番,便黯然离去。

  慕容离从方夜口中得知左奕借到天权王城之机,果然暗中拜访了那位仲先生。

  慕容离不屑的一笑,淡然道:“他能借开阳交接之机挑拨瑶光和天权的关系,自然是那位仲堃仪为他出的主意。看来,是他们二人早就已经决心携手扰乱这天下了。”

  他看着方夜正色命令道:“你令人密切监视此人,往他府中混进两个细作,发现异动及时报来。”

  方夜点头应道:“是。”

  天权王上命心腹寻找除慕容离手中之外的传说中的神剑。

  与此同时,慕容离令夜枭暗中寻找其它三柄神剑的去处,这一日,夜枭终于在左奕处寻得踪迹。

  自从收服开阳后,慕容离就已经命人暗中监视左奕行踪。知道此人城府极深,一有机会定会想着东山再起。无奈为了长远计,牵制仲先生便只能任左奕行走在天权的朝堂之上。

  左奕从天权王城返回开阳城后,便极少出门,低调处事,暗中却依然在图谋东山再起之事。

  一次书房对奕,左奕低声吩咐身边宠臣,挚友乾元,道:“卿当暗中设计新型武器,以图他日东山再起之机。”

  乾元恭敬行礼,道:“臣,遵旨。”

  在一个夜黑风高之夜,左奕只身一人小心翼翼来到内庭花园处的一座假山旁,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了。

  这一幕被恰巧来此秘密探查左奕府邸并躲在暗处的夜枭所见,他今夜穿了一身夜行衣,躲在暗处留意。

  半个多时辰后,左奕从一处暗门走出。

  左奕走远之后,夜枭便来到恢复成假山状的山门前,回忆着左奕的动作,无意间碰到山壁上一个略为突起的石块,机关启动假山下的一个大石块移动到一旁,露出一人高的洞口。

  左奕摸着黑顺着洞口的台阶一路向下,来到一处不大的石室。他打着火折点燃桌上的烛台。只见里面摆放着简单的桌椅、靠着墙壁立着几个实木箱子。

  夜枭小心翼翼的将箱子打开,里面藏着的只是一些珍奇异宝、名家字画等等。

  直觉告诉夜枭:开阳郡主深夜到这里绝对不是简单的查看自己收藏的这些宝贝。

  他看着屋子里的各色摆件,将目光投放到了墙壁上的一副古画。他走过去将画掀起,果然看到有一处只容一人进入的暗门,轻轻一推,暗门没有开。

  他又看着古画周围寻找开关。感觉到墙壁侧摆着的一处烛台十分可疑,他便走上前试着转动烛台,果然暗门打开了。

  夜枭松了一口气,进入暗室。暗室的墙壁上镶着数颗夜明珠,把不大的石室内照得很是明亮。

  夜枭见一处墙壁上挂着两柄宝剑,他也不知道哪把会是自家国主要找的那把剑,便将两柄一并取下。

  夜枭自语道:“没想到此人隐藏如此之深,看来其征霸天下之心未死。”

  他又查看了内室中储藏的其它物件,结果发现了两页残卷。夜枭心想:左奕将此残卷藏于此处必有大用,我需一并带走交予王上定夺。他将两把宝剑插入背后,又将残页折好放入怀中,便转身离去。

  在走出石室之时,夜枭故意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扔到地上,那块手帕是原天枢王室使用的手帕,上面有天枢王室的标致。

  这方手帕也是他在执行任务时无意间得到的,便有心留在了身上,不想今日派上了用场。今日就用它故意将矛头指向那位仲堃仪吧,也不知道这位多疑的开阳郡主,此次能否变得聪明些。

  夜枭走出了石室,将暗门关上、画卷放好。他自语道:“没想到此人隐藏如此之深,看来其自立之心未死。”就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假山。

  夜枭出了开阳郡王府,便悄悄潜回离城门不远的一处客栈房间。待到天亮城门一开,他便立刻纵马出城,将所得之物送回瑶光王城自家王上的手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