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谈钱伤感情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366 2019.06.16 09:00

  往事荒唐可笑,也确实错了,林渊不堪回首。

  张列辰却不肯承认,“我当时只是随口说说,哪知你真去做了。”

  林渊抬手打住,对方不认账就算了,他不想再说那些荒唐事,“不说了。她找上门要我还账,这事得解决。”

  张列辰狐疑,“你小子真借了她一百万珠?”

  借?林渊思绪有些飘忽,说‘借’是好听的,与其说是借,不如说是秦仪当年看他手头紧,硬给他的,也应该是悄悄给他的,秦道边应该不知道,否则秦道边出手后焉能不把那一百万珠给收回去。

  见他不说话,应该是确有其事,张列辰伸手,“钱呢?那一百万去哪了?”

  去哪了?林渊记得刚离开不阙城不久,那一百万珠就没了。

  刚离开不阙城,路上就遇上了歹徒,身上钱财被人抢光了,差点丢了性命,幸好遇上一个神秘人援手。

  蒙神秘人出手相助,治好了他的伤,还收了他做徒弟,以奇术为其洗髓伐经,重铸身体经络,让他获得了不错的修行资质,并传以奇功大法。之后又为他指了条路,指点他去了仙都,助他考入了灵山,成为了仙界首屈一指学院的学员。

  那个神秘人,可谓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然而他至今不知那个神秘人师父究竟是谁。

  当年一别后,再未见过。

  “花掉了。”林渊一句话撇过,有些事也没必要让辰叔知道,言归正传,“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不想再跟秦仪不清不楚。秦家那边应该不会对外宣扬家丑,当年的事情知情的人应该不多,我没必要再跑去扯出当年的事来,坏了她声誉,影响她和她男人的关系。”

  “男人?”张列辰反问,“什么男人?”

  林渊怔了一下,“她没嫁人?”

  张列辰好笑,“嫁什么人?你忘了,她年纪和你差不多,按照仙界律法,她还不到嫁人的年纪。”

  仙界律法,满五百岁者,方可婚嫁迎娶。

  立此法的初衷,是因为仙界有灵丹妙药延缓衰老,普通人的寿限只要不出意外,可达一千岁。

  若早早嫁娶生育,寿限绵长,仙界将面临人满为患的后果。

  只有嫁娶后,男女双方才可合法生育,否则将严惩。

  一旦嫁娶,夫妻双方将受到律法的严格约束,不得再二次嫁娶。

  可以离异,但离异的后果是,不得再嫁娶,不得再生育,一旦离异就意味着放弃了生育的权利。

  当然,五百岁之前,不受约束,谁喜欢谁,仙庭不管这破事,这东西也很难管,世上有几个真正无欲之人?不给一份宽松会出事。

  这份不受约束的宽松,看似是希望每个人都能郑重选择自己的另一半,实则对控制人口的增长有无形妙处。

  试问未婚男女之间,有多少能相处几百年而不腻的?反反复复几百年后,对婚姻这回事,男男女女之间都淡了,不少宁愿只谈情,不是遇上真想在一起的,一般都不会结合成夫妻,自然而然也就控制了人口增长。

  林渊晃了下神,想起来了,秦仪和他的年纪的确差不多,又问:“也没男性伴侣?”

  张列辰摇头,“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跟你之后,她一直没找过,好像一直忙着秦氏内部的生意,无心其他。”

  林渊:“不可能单身一辈子,将来总会有的。再对上秦道边,我也难堪,秦氏我是不会去的。”

  张列辰:“秦道边你不用担心,已经退了。秦道边的年纪也不小了,估计再有个百来年,寿限也就到了。秦道边两百年前就退了,他就一个女儿,早退有将女儿扶上马再送一程的意思。如今的秦氏,秦仪是当家人。换句话说,秦仪如今是不阙城的女首富,名气大的很,你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

  她已经成了不阙城女首富?林渊默默摇头,这些他还真不知道。

  张列辰呵呵,“看来你当初对秦仪还真只是心怀不轨,只是想利用,不存在任何感情,去了仙都后,对秦仪还真是一点都没关注过。”

  一点都没关注过吗?林渊思绪飘远,记得当年一开始是有所关注的,后来随着时间的久远,加之自己有了其他的事情,于是就渐渐淡忘了,于是渐渐不再关注了。

  这些事他不想多提,认真翻看了一下手上的名片,发现秦仪的名头果然是秦氏商会的会长。

  抬头道:“那些都不重要,我现在要还她的钱。辰叔,借我一百万珠。”

  张列辰翻了个白眼,“我到哪找一百万珠?”

  林渊:“凭你的吝啬抠门,我不信你这么多年连一百万珠都没攒下,你先借给我,我会尽快还给你。”

  其实一百万珠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不是拿不出来,只是他不便直接拿出来。

  一百万珠说多不多,但对一般人来说也不少,他一副落魄样,再以他以前在仙都的状况,突然拿出这么多钱来,有点解释不过去,容易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需要名正言顺的转一下手,希望辰叔能先出这笔钱,回头他暗中再补给辰叔。

  张列辰摆手,果断拒绝,“别跟我谈什么尽快,谈钱伤感情。我的规矩,不借钱给任何人。不说我没有,就算我有,我也不敢借给你。刚刚送她出门时,她还警告过我,让我不要插手这事。

  你应该知道,在仙界,我这种小医馆的生意不好做。我这一流馆如今的生意还算过得去,全赖她支持。因她发话,整个秦氏的员工,一般的病痛之类的,生意都关照给了我一流馆。我若敢不听她的,不说断我生意,她在不阙城的能量很大,想收拾我,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她只要打声招呼,有的是人找我麻烦。

  她能稳坐不阙城首富的位置,你以为是摆设?我劝你也不要跟她对着干,伏首认命,惹怒了她,你跑不了,也没办法在不阙城立足,我这里也不敢收留你。

  她若记恨当年的事,真有心搞你的话,你以为你还了钱就能撇清没事?”

  林渊皱眉不语。

  张列辰目光落在他腿上那血淋淋的伤口上,“封魔鸩,你施法压制也没用,拖下去,你被封印的修为会越多,还治不治了?还想治就趁早,乖乖去那边躺着。”抬手指了诊疗室的那张单床。

  林渊转身,一瘸一拐到床边,坐上去躺下了。

  张列辰则出去了一阵,之后抱了一只黑铁葫芦来,站在平躺的林渊跟前,再次提醒:“我的救治办法,会连同你被封印的修为一起消失,你多年苦修会损失近半,你确定要我出手?”

  林渊平静道:“动手吧。”

  张列辰:“会很痛苦,忍住。”

  林渊“嗯”了声。

  张列辰又挪步到他伤腿位置,拔掉了紫金葫芦的瓶塞,葫芦里立刻传来嗡嗡声,转瞬一团绿雾冒出,在诊疗室内盘旋。林渊法眼细看,发现不是绿雾,而是无数细微到近乎连法眼也看不清的飞虫,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张列辰一手抱着葫芦,一手施法搅动,逐渐操控了那团绿雾的飞行方向。

  驾驭绿雾浑圆自如后,忽戳指,指向了林渊大腿上的伤口。

  绿雾如长蛇般飞扑而下,钻入了伤口,就像是伤口将那绿雾给吸了进去一般。

  “唔…”林渊发出痛苦闷哼,身躯在不可遏制的颤抖。

  张列辰:“这些小虫子会钻入你的血脉和经络吞噬清除你体内的封魔鸩,不要施法抵御。”

  林渊依言而行,放弃了抵抗,尽管事先得到了提醒,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想到会是这般无法想象的痛苦。

  随着绿雾全部钻入了伤口,潜入了体内,林渊身躯颤抖的越发厉害,身上汗如雨下,两手紧抓床沿,身躯逐渐绷挺。

  张列辰忽出手,一指点在了林渊身上,林渊翻了眼白,脑袋一偏,当场昏迷了过去……

  夜晚,不阙城内最高的山上,灯火辉煌,也是城主府所在。

  送走了朱莉,返回的横涛来到主殿内,对洛天河道:“城主,仙都那边传来了消息,那个罗康安的底细已经摸清了。”

  洛天河手上拿着一份计划书,朱莉给他的。

  朱莉没有让他失望,人到了,组建不阙城传播平台的计划也拟好带来了。

  洛天河闻言抬头,“什么情况?”

  横涛转身走到一张桌前,在桌上摆放的金属圆盘上摁了一下,之后摸出一根小小的棱形晶柱插入圆盘内,刹那一道光幕弹出,人和影的画面呈现,激烈的打斗画面,轰鸣的声响。

  这段画面洛天河很熟悉,估计如今的仙界也没人不熟悉,前朝余孽攻打仙都的画面。

  横涛调整着播放速度,快进到了两尊高楼般巨大的人影交战的画面后才给予了正常播放速度。

  两道流光快若闪电,强势撞击在一起,威力太大,导致周边出现虚空崩塌迹象,地面剧烈震颤,真正是天塌地陷一般,声势激烈到难以复加。

  撞在一起的两道流光静止现形,赫然是两尊巨灵神在激烈交战。

  一尊玉面郎君般长相的巨灵神,头戴紫金冠,脚踩登云靴,身穿金甲,手持方天画戟,威风凛凛,正是天庭第一战神杨真,人称二爷。

  这尊巨灵神仿的正是二爷的本来面目,正是天庭为二爷量身炼制的巨灵神。

  天庭的巨灵神大军,大多一模一样,只有一定级别的人,才有量身定制的殊荣。

  与之对战的巨灵神明显不是本人模样,黑色主色调,外形上透着不羁和狂放,眉心有老虎额头的纹路,隐隐呈现一个“王”字,手中一杆霸王枪,正是被称为十三天魔之一的霸王!

  霸王枪锋芒欲破二爷巨灵的脑袋,二爷以方天画戟架住了。

  两人僵持不下之际,横飞出一尊巨灵神,趁机一脚将霸王巨灵给踹飞了出去。

  PS:新书内容少,推荐一本《聊斋之种道》给大家消遣。大家好久没砸场子了,手生了可以去捧场练习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