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回忆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066 2019.07.29 04:05

  客房内一片黑暗,阿衡辗转反侧,脑海中一个人影挥之不去,不时浮现出在通道中突然偶遇的那个男人的样子。

  明明很疲惫,却睡意全无,想强迫自己睡着,然始终半途而废。

  “他的名字是叫林渊吗?”侧卧的她口中嘀咕了一句,最终坐了起来。

  实在是睡不着,掀开被子坐在了榻沿,一双脚在黑暗中试探,始终找不到鞋子在哪,遂放弃了,赤着双足下了榻。

  轻悄悄走到了朦朦胧胧的阳台前,拉开了帘子,月光似水银般倾泻进了屋内,透过玻璃门照耀着长发披肩一身白长裙的她。

  嗡嗡!她轻轻着左右拉开了门,晚风进来,吹拂着她的长发,晃动着她的裙边,飘飘欲仙的仙子临月般美丽脱俗。

  本想走上阳台,但她要顾及自己的形象,怕外人看到,遂倚靠着门框慢慢坐下了,抱着双膝看着白月光,享受着清新夜风的吹拂。

  月光下的面容分外温柔,月光下的双眸也分外清澈明亮。

  “他的名字是叫林渊吗?”阿衡又喃喃自语了一声。

  她认识他很久了,但从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哪怕是一个假名字也不知道,只知称号。

  “林渊…”又呢喃了一句,恍惚中想起了两人初见时的情形,是在她的家里。

  她的家在仙都附近,在仙都附近的一个城里。

  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少女,记得才刚刚十五岁,一个长相黑黑的,骨瘦如柴的少女。

  她还有个姐姐,姐姐的名字就叫祁雨儿,也就是她如今的助手,只比她大一岁而已。

  两人并非亲姐妹,却有一个共同的父亲,是她们的养父。

  养父是城里的一名城卫,一名有点小职位的城卫。

  养父对她们不好,经常早出晚归的不管她们不说,还喜欢酗酒,酗酒后经常打她们姐妹。

  养父遇上当值的时候,经常会十天半个月的不回来,走的时候也不会给她们留下吃饭钱。

  她们想出去干活养活自己,尝试过一次,被养父知道后,养父很生气,把她们给毒打了一顿。

  养父打她们的理由是,让外人知道了,会认为养父在虐待她们。

  那次养父又走了,家里的粮食吃完了,两人不得不想办法,于是姐姐祁雨儿又让她看家,自己出去找吃的去了。

  后来她才知道,姐姐所谓的每次出去找吃的,是去偷。

  那次饥肠辘辘正在家等姐姐回来的她,突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嘈杂,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有人推开她家窗户翻身而入。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林渊,脸上戴着一张假面,胳膊捂着带血的肚子半蹲在窗下,与她对视着。

  门外人影飞掠,站在门口的她回头看向门外,看到了好多城卫人马,顿时明白了外面的城卫是要抓闯进自己家的假面人的。

  也许是因为养父的原因,令她对城卫没什么好感。

  她在门旁伸手指了指假面人的后方,那地方的墙板是可以拆卸的,墙板后面是空的,是她和姐姐弄来藏身的地方。每当养父喝醉了令她们害怕的时候,她们就会躲进去,虽然还是会被找到。

  蹲在窗下的假面人立刻后退,伸手一摸墙板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迅速打开,钻了进去。

  刚掩盖好墙板,便有几名城卫闯入了她家里,算是她父亲的同僚,也都是认识她的,问她有没有看到什么人闯进来,她当时莫名很镇定地告知没有。

  她的家并不大,也许是介于对她养父关系的那层信任,几名城卫在她家随便看了看便离开了。

  等到外面追杀的动静过去了,她立刻关了门窗,跑到墙板前小声道:“人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里面只有气喘吁吁的动静,却没其他反应,还能闻到血腥味,她放下墙板一看,看到了令她终身难忘的一幕。

  躺在里面的假面人似乎没了什么力气,腹部的衣服已经撕开了,颤抖的手不断往肚子里塞着什么,流了好多的血。

  她当时吓坏了。

  假面人颤抖着嗓音,“针线…针线……”

  她听懂了,赶紧跑去找了针线来,后又在假面人的示意下穿针引线,之后眼睁睁看着假面人潦草的把自己肚皮给缝上了,看得她头皮发麻。

  也看着气喘吁吁的假面人摸出了丹丸往嘴里连塞下几颗吞下,还嚼碎了几颗吐在掌中,抹在肚子伤口上。

  做完这些,假面人有气无力地躺在了那,眼神迷幻而无力的样子,似乎要闭上双眼睡去一般,可却在硬撑着。

  后来门突然开了,姐姐祁雨儿回来了,也抱回了一大包吃的。

  正兴奋的姐姐获悉家里藏了个匪徒后,吓的够呛,当即要去报案,被她给拉住了,求了姐姐不要去报案。

  姐姐答应后,假面人终于也撑不住了,眼睛一闭,脑袋一歪,昏迷了过去。

  而姐妹两个也连忙打水来,清理墙板里面从假面人身上淌出的血迹,好多的血。

  为假面人更换衣裳时,她摘下了假面人的假面,第一次见到了假面人的真容,一个面容刚毅的男子,也是她第一次亲手触碰到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

  之后听到外面街坊邻居的议论,才知道城卫正在抓一个犯下血案名叫“霸王”的悍匪。

  那时的霸王还没有成为后来威震仙界的十三天魔。

  霸王昏迷了几天几夜,偶尔会迷迷糊糊醒来一下,身子很烫,在发高烧,姐妹两个也轮流喂服水食照顾了几天几夜。

  养父回来了,又喝醉了,没敢往藏身地方躲藏的姐妹两个又被一顿毒打。

  被打时,她回头看了眼,感觉墙缝里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们挨打,她能感觉到躲在里面的人醒过来了。

  养父昏睡后,她悄悄打开墙板一看,发现里面的人果然醒了,静静与她对视着。

  霸王慢慢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似乎察觉到自己脸上的面具被摘了。

  她赶紧取了摆放在他身边的假面,双手奉上。

  霸王却盯着她手背上被抽出的血痕,沉默着没什么动静,于是她跪在地上,又小心着把假面戴回了霸王的脸上。

  合上墙板时,她小而低声的告知了一句,“晚点给你弄吃的来。”

  养父不知道家里藏了个人,照样早出晚归。

  霸王在她家里静养了差不多一个月后,能盘膝坐着了,估计也把她的家庭情况给搞清了。

  那段时间是她们姐妹很开心的日子,因为霸王有钱,两人不用再怕饿肚子了。

  有一次,霸王终于开口说话了,说的第一句话却是在问她:“你长大了想干什么?”

  她回头指向了墙壁上的画报,“成为像他们一样万众瞩目的仙子。”

  霸王看了眼画报,问:“那样好吗?”

  她天真幻想着回道:“不好吗?多风光啊,有花不完的钱,还能衣食无忧。”

  霸王便没再吭声了。

  后来养父又醉醺醺的回来了,打她们姐妹时说了些胡话,原来因为霸王犯下的凶案,上面震怒,养父也受了牵连,无法破案的话包括养父在内的许多人都要受到惩处。

  养父把火发到了她们姐们身上,也吐露出了一段往事,原来当年杀了她们姐妹全家的人就是养父,养父为了钱财假扮了蒙面匪徒,她和姐姐家因为是邻居两人跑出去玩了才躲过了一劫。

  姐们两个知道了真相,痛哭流涕之际,养父突然趴倒在了桌子上,一动不动。

  两人抬头,看到了戴着假面的霸王笔直站在她们跟前。

  霸王抬手一抓,虚空摄来一把匕首,递给了她,又一手揪起养父,对她漠然说道:“杀了他,给你们父母报仇!”

  她害怕不敢,霸王却揪着养父朝她步步逼近,她步步后退摇头,泪流满面。

  后来姐姐冒出一句,“杀了他,我们怎么办?”

  霸王扭头看着姐姐,徐徐道:“我会闹出动静离开,你们大喊来人,罪名自然是我担了。”

  姐姐抬袖用力抹了把泪,竟跑来从她手中抢了匕首,毫不犹豫地狠狠扎进了养父的心窝。

  发了次狠的姐姐似乎也清醒了,吓得跌坐在地。

  霸王随手拔出养父胸口的匕首,顺手带出一道寒光,划断了养父的脖子,喷射出的鲜血溅了姐妹二人一身。

  轰!下一个瞬间,摘下倒下的养父储物戒的霸王破门而出,就此消失了。

  身子一颤的姐姐开始嘶声呐喊,“来人!来人!来人呐……”

  于是姐妹两个又成了孤儿,两人正不知何去何从时,偶遇了霓霞商会的会长黄秋娘,仙界大名鼎鼎的演艺商会。

  黄秋娘说看好她的资质,问过她们愿不愿意后,找城卫办了手续,便带走了她们。

  从此以后,两人衣食无忧,只是学业辛苦了点,黄秋娘特意找了专人来教她们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学到半途,调教她们的人说姐姐不是那块料,天资不够,不是吃这碗饭的人,让姐姐去学了别的术业。

  而她这一学,就是深藏闺中三十年,足足学习了三十年,霓霞商会才把她给推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