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态度不错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259 2019.07.08 08:00

  “啊!”两人吓得尖叫,很快又叫不出来了,脑袋被头顶手爪上快速弥漫出的黑雾给笼罩了。

  黑雾快速钻入了两人的口鼻眼耳内,令两人颤抖着没了声响。

  稍一会儿,钻入的黑雾又快速抽离,吸附回了头顶的手爪内。

  眼前恢复清明的二人却双目无力,眼神涣散着。

  林渊双手一挥,两人左右飞了出去,飞上了正厅二层环绕的楼层,砰咚撞墙,又咣当掉落在了左右的二楼走廊上,没了动静,昏死了过去。

  正厅内风起,碎尸及一些陈设飞来,向一袭斗篷屹立的人集中而来。

  斗篷内挥出一只大手一震,砰!一切皆化作齑粉,化作了血雾。

  林渊从门口血雾中不疾不徐地走出,手上多了几件明晃晃的东西,曹路平的武器,断裂的匕首,被他顺手收了。

  出门,外面碎裂的尸体,他走到便抬手虚空一抓,碎尸飞来集中,又被他隔空单掌一震,砰声中化作血雾。

  院子里有手机滴滴响个不停的声音,林渊没有理会,对他来说不关他的事。

  他绕这院子快速走了遍,所有的尸体一一处理了干净。

  他不会留下任何“无妄”行凶后的痕迹。

  全部处理干净了,他飞身出了院子,落在了外面的路上,一辆车旁。

  开门抓了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头还拴着皮洪夫妇。

  挥手一拽,瞪大了双眼的夫妇二人被从车内拔出,飞出。

  林渊挥臂一甩,铁链拖着人横扫,轰!一旁的大块山石撞的碎裂垮塌,活生生的夫妇二人血肉横飞,如同爆炸。

  今晚见过他林渊这样现身的人都要死,曹路平如此,他们夫妇也是如此。

  而伍薇和温良则是个例外。

  “什么人?”两名身穿银甲的城卫飞来。

  两人刚好巡视到此,突然听到动静,飞来查看,见到行凶后的现场,凌空怒喝。

  林渊冷目一扫,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挥臂一甩,拽在手中的铁链蜿蜒飞舞,宛若矫龙横空,又似一道黑色霹雳。

  砰!一名城卫避之不及,胸口甲片被击散,胸口突兀内陷,口鼻噗出大口鲜血,瞬间充血的眼球似要爆出来一般。

  另一名城卫大惊,林渊挥臂又是一抖,击中一人的链稍反弹。

  砰!另一名城卫顿时面目全非。

  两人死前做梦也想不到,安详多年的不阙城内,竟然有人敢毫不犹豫地对城卫人马下杀手,而且是毫不掩饰的动手,简直是胆大包天,按理是见到他们就跑才对的。

  哗啦!铁链倒飞而回,缠在了林渊的胳膊上,链稍握在了他的手中。

  冷目扫了遍四周的林渊,身形咻地消失在原地,如一缕轻烟而去,留下一处血腥地。

  月朗星稀,四周一片死寂,被巨响惊的安静后的虫鸣声,好一会儿又再次响起……

  蕴霞楼,听到上楼的熟悉的女子鞋跟声音,躺椅上还未休息观看着播放光幕的赵元辰没回头地说道:“看看吧,洛天河突然弄出这个来,果然是被人说急了,换着花样的给自己解释。”

  近前的女子道:“可以理解,说其他的可以不在乎,说他纵容前朝余孽,他也担不起。”

  “这是仙庭内部的事,所谓的神仙也装着人的心思啊,咱们看个乐子就行。”赵元辰呵呵一乐,略偏头问了句,“曹路平还没离开吗?”

  女子道:“还是联系不上,我们安插在那边的人不接通话。会不会被曹路平发现了是我们的人?”

  赵元辰:“发现了又怎样?知道了是我们的人,他还能动手不成?直接联系曹路平。”

  女子道:“联系了,也联系不上,所以我才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赵元辰回头,“怎么回事?”

  女子道:“我已经安排了人过去查看,应该快到了。”话毕忽抬头看向屋顶。

  赵元辰跟着看向屋顶,他没发现什么异常,却从心腹随从的反应中察觉到了异常,欲起身。

  女子伸手摁住了他的肩膀,赵元辰没听到什么,她却听到了有人在屋顶走动的声音,一步一步不疾不徐的走动声音,犹如漫步似的。

  守卫?守卫又怎么可能在屋顶散步?

  外人?守卫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纵容外人在屋顶散步?

  啪!她屈指一弹,灯灭了。

  挥手一拨,一张椅子滚下了楼梯,同时顺手将赵元辰送进了床底下。

  本人则迅速闪身而出,破窗掠向了屋顶。

  她本打算迅速看下情况,一旦不对又立刻返回以保护赵元辰为首位的。

  然而人刚从窗口出去,又很快坠落,从窗口经过,没了脑袋,身子从窗口位置下去了,远处的灯光透视下能看到还有一片水洒下。

  楼下响起咣当砸落的声音。

  然后楼下又响起了一步步拾阶而上的脚步声。

  窝在床底的赵元辰骤然紧张了起来,蜷缩在下面大气不敢喘。

  啪嗒,开关声,灯亮了。

  赵元辰从床底看到了一双男人的脚在走动,还有伴着脚步的黑色垂披晃动。

  脚步走过去了,又走回来了,又走过去了,还有水滴跟着脚步在滴答滴答,赵元辰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什么人敢随意来这溜达?不可能的事情!

  他意识到了不对,急盼心腹随从回来,但不知为何没了反应,又没听到任何打斗的动静,按理说不该扔下自己不管才对,难道背叛了?可还有外面的守卫啊,总不能所有人都背叛吧,为何也没一点动静?

  哗啦!赵元辰眼前一花,发现床榻突然挪开到了一边,而他则是一副担心春光外泄蜷缩侧躺的样子,暴露在了灯光下。

  晃动的身影遮住了刺眼灯光,站在了他的跟前,他才看清了来人的诡异模样,正漠然垂视着他。

  此时他才明白水滴是怎么回事,滴下的是鲜血,不是水。

  来人手上提着一颗脑袋,一个女人的脑袋,瞪大着眼,满脸错愕的样子,正是他的心腹随从。

  赵元辰吓得往后连爬几下,撞在了墙壁上无路可去了才停下了,问道:“什么人?”

  手上提着人头的林渊,沙哑着嗓子问道:“你不该问话,我不高兴你会死的,愿意诚实回答我所有问题吗?”

  赵元辰也算有点见识的人,感受到了对方身上不一般的内敛气势,果断闭嘴了,点了点头。

  “是明白人,我相信你有诚意。”

  咚!人头落在了地板上,林渊走到挪开的床榻边,慢慢坐下了。

  赵元辰慢慢爬了起来,心理素质还算不错,慢慢整顿了一下衣裳,绷着脸颊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盯着对方打量。

  林渊:“为什么要查林渊?”

  他有自己的经验判断,相信曹路平的话,也不想再节外生枝,但为了避免阴沟里翻船,他想了想,还是直接过来了。

  林渊?竟然是因为那个林渊来的?赵元辰瞬间明白了曹路平那边为何联系不上了,瞟了眼窗外,不见自己任何守卫有任何反应,而眼前这位却大喇喇坐在了自己的跟前,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同时也有了自己的判断,不是因为秦氏,而是那个林渊,看来那个林渊身上果然有问题,自己误打误撞之下可能触碰到了不该招惹的人,怕是要被那姓潘的贱人给害死!

  深吸了一口气,回道:“不是我要查,是潘凌云要查,她觉得那个林渊在秦氏的处境有点怪异。”

  林渊:“为什么不是她查,她为什么交给你来查?”

  “周氏和潘氏联手了,我们进行了分工,她有其他事要处理,一些杂事交给了我来处理……”

  一问一答之下,赵元辰把什么都给招了,只要是自己知道的,毫不隐瞒,无异于把周氏给出卖了。

  周氏不是他的周氏,不如他自己的命重要,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也要自保。

  交代的很痛快,态度也很配合,吻合了曹路平交代的一些情况,

  林渊最后问道:“潘凌云住哪?”

  赵元辰:“景上春,不过今天已经离开了,这里扔给了我负责。”

  林渊:“知不知道去哪了?”

  赵元辰:“我也希望你找到她,帮我拉个垫背的,但我真不知道,她突然离开,应该是要进行她的计划,那贱人不会告诉我。”

  林渊:“态度不错,我都不想杀你了。”

  还是难逃一死吗?赵元辰喉结耸动,“要钱还是什么的,你尽管提,我想保命。”

  “抱歉,你看到了我。”

  “只要我能办到的…”

  “不需要。”

  “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没有”

  赵元辰搭在双膝上的十指紧握了,“能不能麻烦您帮个忙?”

  林渊:“可以说来听听。”

  赵元辰:“我有个表弟,名叫彭希,是我在周氏的竞争对手,一直以来让我和家人很痛苦,如果可能,帮我杀了他!”

  林渊:“不能给你确切答复,不过这个名字我记下了,如果有机会,又值得我动手,可以的。”

  “我很好奇,能不能让我知道你是谁?”

  “不行。”

  赵元辰惨笑,看了眼地上的人头,“我不想死的太难看,怕我母亲看到不好,能不能留个全尸,让我走的体面点。”

  “鉴于你的态度,我成全你。”林渊话落,一把抓了座下的床单,顺手成绳,席卷而出,穿上面横梁而下,绞了赵元辰的脖子,将赵元辰凭空吊了起来。

  吊着难受的赵元辰凌空蹬腿,对方说下手就下手,他觉得自己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经过的林渊抓住他腿拉了一下,颈骨断裂的咯嘣声传出,动弹了一下的赵元辰没了动静。

  啪嗒!灯灭了,一步步下楼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内清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