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前任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一律先抓了再说

前任无双 跃千愁 3153 2019.07.09 08:00

  “不是我们干的,会是谁?”秦仪思索着徘徊,稍后转身疾步道:“走,看看爹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她手上暗底下经营了一批势力,她老子手上也有一批,平时各自掌握调用,此时自然要互通有无。

  两人穿着睡衣快步出门,顾不上形象,急于弄清怎么回事。

  谁知抵达后发现秦道边和柳君君也起来了,也穿着睡衣,正坐在寝室外的沙发上沉着一张脸。

  白山豹也在,脸色更难看。

  入内一观察,秦仪开口便问:“赵元辰被杀的事,你们知道了?”

  “呃…”白山豹愕然回头。

  秦道边站了起来,“赵元辰也被杀了?”

  也?秦仪目光一闪,沉声道:“还有哪出事了?”

  白山豹难堪道:“我这里出了点漏子,恐怕要给家里惹来大麻烦。”

  白玲珑吃惊道:“爷爷,怎么回事?”

  秦仪目光也骤然盯向了他。

  白山豹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样子,一脸苦涩,“我今天去警告了一下曹光头,让他识相,逼他做选择,想通过他掌握周氏那边针对咱们的计划。我看曹光头有点含糊,怕他逃跑,于是事后派了一批人手去盯着。谁知人手赶到后,发现曹光头老巢外面的路上死了两名城卫,下面人当即进入了里面看动静,才发现曹光头的老巢被人给血洗了。”

  白玲珑不解,秦仪亦疑惑道:“就算如此,和我们家惹麻烦有何关系?”

  秦道边绷着脸道:“不巧的很,城卫人马刚好赶来,刚好把咱们的人堵在了曹光头家,直接把咱们的人当做了凶手进行围捕,咱们等于被捉了个行凶现场。若不是外面有人放风,悄悄脱身报信了,我们只怕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柳君君叹道:“被当场撞上了,还杀了城卫,一时怕是很难解释的清。”

  秦道边:“在不阙城内大开杀戒,已经犯了洛天河的忌讳,还杀了城卫,洛天河怕是要震怒,踩了他的底线,他的秉性只怕未必会给我们面子。”

  秦仪:“不急,不是我们干的,想办法自然能解释清楚。”

  柳君君问她,“对了,赵元辰又是怎么回事?”

  “赵元辰被人吊死在自己屋内,蕴霞楼也被人血洗了……”秦仪把获悉的情况说了下。

  “嘶!”秦道边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是大开杀戒!不是我们干的,究竟是谁干的?两地同时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是同一伙人干的!”

  柳君君略眯眼,“曹光头身边的人不少,赵元辰身边也有不少护卫,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竟能悄无声息地血洗两地?”

  秦道边哼哼一声,“赵元辰也死了,任谁都会认为是和巨灵神的竞标有关,秦氏因利益争夺下杀手,现在我们可真是有的解释了。莫不是潘氏和周氏故意栽赃陷害?”

  秦仪沉默思索着什么。

  秦道边忽做出了决断,“不能再迟疑了,再拖下去就被动了,等到城卫人马上门来抓人,影响不好。现在,大家赶快换衣裳,随我立刻去城主府,相关的事情问什么交代什么,不要做什么隐瞒,务必把事情解释清楚。”

  秦仪忽偏头对白玲珑道:“你不要去,留下。”

  秦道边沉声道:“现在有关案情的事不能再遮遮掩掩了,玲珑也要去接受问讯。”

  秦仪当没听见,面对白玲珑,很冷静地交代道:“三件事需要你立刻去办,务必尽快。

  第一,赵元辰的死,你立刻让人报案。

  第二,你立刻去阙城视讯找朱莉,务必求朱莉帮忙说情。双方合作愉快,朱莉承了我的情,碍于合作情面,她哪怕是为视讯考虑,也不希望秦氏垮掉,只要想办法说说,她应该会尽力试试的。这个时候,洛天河正在火头上,介于洛天河对视讯的需求,朱莉出面说情比谁都合适。千万记住,朱莉今晚不能出面,让她明天上午再去找洛天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第三,你私下去见总务官横涛。我们去向洛天河解释,你私下先向横涛解释一下,不需要多说什么,只需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横涛心中自会有所衡量。之后横涛若让你留,你则留,不让你留,你再来城主府不迟。”

  白玲珑记下了,但还是忍不住看了看秦道边,秦仪可以对秦道边耍女儿的性子,她不好当着秦道边的面不把秦道边当回事。

  白山豹闻言连连点头道:“老爷,小姐言之有理,小姐的安排极为妥当。”

  柳君君也点头帮腔了一句,“听仪儿的吧。”

  秦道边听了女儿的布置心中也认可了,嗯了声,“玲珑,就这么办吧。”

  “好,我这就去。”白玲珑这才应下,当即快速离去,事急如救火,不好耽误。

  其他人则快速换衣服,秦仪也不敢再穿新风气的衣裳了,知道洛天河心态守旧,此时就不要再碍洛天河的眼了,找出了古风衣裙穿上。

  其实她不太喜欢这种古风衣裙,因她现在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和贵妇人,经常要出席各种场合办事。古风衣裙一穿,事急脚步子稍微快点,裙边立刻前蹦后跳的,稍不注意就显得有失仪态。

  几人换穿好后碰面,秦仪注意到柳君君也换上了古装。

  招呼上护卫人手,一行出发离去。

  ……

  蕴霞楼,横涛从天而降,在手下的指引下登楼,一到楼上便看到了躺在地上接受尸检的赵元辰尸体。

  踱步观看了一阵,问了问检查人员情况,又出外看了看。

  整个蕴霞楼园子内,毁尸灭迹的迹象和曹路平那边的手法如出一辙。

  园中回首看向悬尸的楼阁,横涛心中多少有些奇怪,其他人死成了渣,赵元辰却是被吊死的,什么意思?

  还有曹路平家的那一对男女,杀了其他所有人,唯独留下了那一对男女。

  曹路平那留一对活口,又在这边留一个全尸,那心狠手辣的凶手究竟是几个意思?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蹊跷,可他愣是想不通,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感觉是个好奇怪的凶手。

  四处问了问后,他又掠空而去,直接横空飞落在了城主府。

  正往主府邸去时,一名甲士跑来,请住他,在他耳边低声道:“秦氏的白玲珑想单独见见您。”

  横涛偏头,考虑到案子还没定性,赵元辰的死又是秦氏报的案,那个如今恍若秦氏二号人物的白玲珑,他想了想,还是转身去见了……

  城主府主宅内部有一条通往山中腹地的山洞。

  山中腹地内,一座恍如冰宫的地方,阴暗中,寒气若隐若现,洛天河盘膝居中打坐。

  突一道亮光照射在洛天河前方,四周的晶莹寒冰当即折射出光芒,室内大亮。

  洛天河缓缓睁眼,知道这是有急事找他,否则不会在他修炼的时候打扰,当即徐徐收功,站了起来,飞身到了出口,推开石门走了出去。

  府主的正厅内,洛天河从遮屏的后面走出,身上隐约还有寒气浮动。

  横涛上前拱手,“城主,出事了,那个曹光头的老巢被人血洗了,还死了两个城卫……”

  情况听完,洛天河有点驼的背似乎直了起来,已是面露森寒,冷冷盯向了他。

  横涛继续道:“根据外面找到的两只储物戒中的物品,又大致确认了两个死者的身份,应该是不阙城三个档头之一的皮洪夫妇,我们的人随后赶去,发现皮洪夫妇那边也被人血洗了。

  后来接到秦氏那边的报案,发现蕴霞楼那边也被人血洗了,周氏的那个赵元辰被人吊死在了自己的房间内。目前的主要情况便是这般,时间尚短,具体的还在查办勘验中。”

  洛天河一字一句道:“蕴霞楼被血洗,秦氏报案?”

  “是的,秦氏那边一直在盯着赵元辰……”横涛把秦氏那边报案交代的情况解释了一下。

  洛天河:“两个活口失忆了?”

  横涛:“是的。初步判断,是头部受了重创导致失忆了。不过经过检验,发现一些根深的下意识的基本的生活本能还在,譬如还认识字,但对人和事统统都不认识和不记得了。”

  洛天河略带嘲讽意味地问他,“两个人,都头部遭受了重创,于是都失忆了,撞的真是恰到好处,你信吗?”

  横涛:“不信,应该是有人做了手脚。”

  洛天河:“那个什么光头,你好像说过,最近一直和那个什么赵什么的混在一起吧?”

  横涛:“应该是冲秦氏去的,所为的应该和巨灵神竞标脱不了干系。”

  洛天河:“那就查吧,所有相关人员,一律先抓了再说,一个一个审,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

  横涛了解他,这种时候这位的态度越是轻飘飘,越说明他心中的怒不可遏,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秦道边父女那边也抓吗?”

  洛天河盯着他,“情面要看什么时候,凡事都要有底线,有人已经越界了,已经大开杀戒了,四处血洗,连城卫也敢下杀手,还想干什么?再纵容,不阙城要大乱了!不抓他们,还查什么,你还往哪查去,那就不用查了,直接不了了之好了。”

  “是!”横涛赶紧拱手应下。

  正这时,一名甲士跑入,禀报道:“城主,秦道边父女来了,求见您。”

  洛天河:“跑来干嘛?准备巧舌如簧吗?不见!直接带下去审就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